位置:首页 > 青春 > 远离地球
远离地球

远离地球

  • 热度:
  • 时间:2019/11/20 2:42:16
  • 来源:阅文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万物之初,一片混沌。某一刻,碰的一声,宇宙开始无限扩大,无限膨胀,产生了无休止的扩张。时间、空间、物质、思维风暴……每一天都有新的发现,新的迷团,新的奥秘……  远离地球的瞬间,无数的未知在等待着那些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的家伙们去发现,去破解,去寻找……  探索、战斗、人性的交织、情感的碰撞……每一刻,被迫接受命运安排的人们都要面临选择与放弃……  这是一群也许是幸运的倒霉蛋们的故...

精彩章节预览

  序

  “全国的观众朋友们你们好!这里是CCTV新闻频道,我是主持人毓青!”

  ?怎么回事?原本已经打开啤酒,靠在沙发上准备好好欣赏上海和北京两只中超球队比赛的王海波,才看到两队入场突然电视画面一闪,竟然出现了著名的中央台新闻美女主播毓青的画面,不由楞了下神。刚抬到嘴唇边的罐装啤酒,纳闷之中又放回了沙发前的茶几上。

  搞什么鬼?你大爷的!我要看中超!中超……

  拿能厮体,久要放到度结局了,放新闻组啥?

  撒子事情呦,泳装女娃们刚出来的撒!谁个要看鬼的新闻哦!

  北京、上海、广州、重庆、宁夏……这一刻数之不清的抱怨声,惊诧声从全国各地同时响起。无论是地方电视台还是各大卫视,数字网络电视频道,无一例外全都停掉了各自的电视节目,所有的频道画面上都是美女主播毓青略显严肃的画面。

  是某个大佬过世了?王海波这时候和其他很多人一样,纳闷不解中连续换了许多个频道,发现全都一样时,长叹口气,手指点向了遥控器的关闭按扭。足球肯定是看不成了,即使当年纹川大地震的时候也不可能包括连儿童台都换成了中央一台。这种事情也只有当年伟大的邓老去世时才发生过。还是关了,洗洗睡吧!不是王海波这类人不关心时政,实在是现实的生活压力早让他们麻木了。对于小老百姓来说,上层的世界不是他们能够接触的,谁走谁来其实都一样,只要能让人活的下去,也就满足了!

  “……到底除地球以外有没有外星生命的存在,这个争论已经在全世界的存在了上百年的时间。今天,它那神秘的面纱开始掀开!外星生命是否真的存在,已经给了我们一个肯定的答案!下面,请看特别摄制组从……”

  王海波的手指猛的停在关闭按钮上面,疑惑,惊讶,难以置信的表情不断的在他脸上闪现。随着美女主播毓青的不断介绍,王海波的目光被电视画面上惊人的图象所震惊,默默的坐直了身体。

  这一刻,无数的王海波停止了抱怨和咒骂,带着无限的震惊和忐忑坐在电视机前,聚精贯神的瞪视着面前的画面。没有高声的叫喊声,没有剧烈的肢体语言,只有那象是特别压抑住的惊呼声和沉重的喘息声轻轻在四周回响着。

  这一刻,不光是中国,全世界都陷入了莫名的沉寂中。电视,广播,各种通讯器材前都围拢着神态各异的人群。汽车停止了前进,轮船放轻了长鸣,室外大屏幕前聚集着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望眼看去只能见到一个个高高仰起的头颅。

  从没有哪个时刻能象现在这般,让全世界陷入一片莫名的寂静之中。繁华的都市不再喧闹嘈杂,忙碌的道路不再烟尘弥漫,你追我赶。机器的轰鸣声这一刻,失去了巨狮般的吼叫声,只剩下烟囱中那股股轻烟还在向他人展示着自己的存在。

  无论全世界的人如何忐忑不安,如何的惊惧震撼,有一些人注定是和其无缘的。就在全人类密切关注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的同时,一个狼狈的身影也从一片杂乱中,缓缓坐起了身形。

  第一章迷茫

  “黑夜使眼睛失去它的作用,但却使耳朵的听觉更为灵敏,它虽然妨碍了视觉的活动,却给予了听觉加倍的补偿”

  带着一丝撞击后的疼痛和晕旋,萧白颇有些狼狈的从一片杂物中爬了起来,跪坐在地上。四周没有丝毫的光亮,只隐约间听到点点并不怎么真切的水滴声。他举起右手伸到脸前,却只能看到异常模糊的一团黑影,不由习惯性的念出了一句莎士比亚的名句。

  我这是怎么了?萧白手抚着依旧有些涨痛的额头,努力回想着。

  旅行团……南太平洋……瑙鲁……地震……对,想起来了!萧白猛的一拍额头,却忘了自己刚经过一场灾难,脑袋不由一阵眩晕,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南平洋的瑙鲁,世界上最小的岛国之一,著名的“天堂岛”旅游度假的圣地。由于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这个太平洋岛国正逐渐面临着别海水淹没的危险。为了国民的生存,繁衍。瑙鲁共和国的领导们为了民众今后能继续生存下去,开始尽可能的赚取大量钱财。矿场被大量的出售开采,附近的小岛屿也或租,或卖的出售给所有有兴趣的富豪商团。原本从不建交的国家,也主动向他们示好,改善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争取将来国民能移民到大陆上继续生活。

  因为2005年与台湾的“复交公报”瑙鲁与中国断绝了外交往来,但在现实的逼迫下,瑙鲁当局积极的恢复了与中国的关系,并主动削减降低了各种相关手续和费用,以次吸引大量的中国游客来瑙鲁旅游消费。

  正是借着这股东风,身家并不富裕的萧白才有机会驾临这座美丽的“天堂岛”。异国风味的美食小吃,美仑美幻的海底世界,满沙滩的各种肤色的比基尼美女……原本他在这个天堂般的国度中享受着难以言语的幸福假期,谁知道……今天刚从热带岛屿的丛林中探险回来,就突然遇上了可怕的地震。

  突如其来的强烈震动,让每一个人惊恐尖叫着,慌乱的四下奔逃。身手还算敏捷的他,第一个冲过惊慌失措的人群,在休歇的旅馆即将倒塌的瞬间,冲了出来。紧接着,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晃动,有什么东西撞到了他的后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再醒来,已经是现下这副情形。

  “呵呵,在国内都没有遇上过一次真正的地震。第一次出国到给碰上了,点还真背!看来假期要泡汤啦!还有好些东西没玩呢,可惜了!这么强烈的地震还能活着,运气也算不错的了!”想明白前因后果的萧白,颇有些遗憾的自嘲了几声,在黑暗中浑身上下小心摸索了起来。

  衣服有几处破了,身体有些酸疼,没有摸到液体说明没有出血,没有明显的伤口,骨头没有折断的感觉,疼痛感不算强烈,头手脚活动自如……因该……没事!仔细的检查完身体状况,萧白长嘘口气,心情轻松了不少,裂嘴无声笑了笑。

  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灾难,能够死里逃生,几乎毫发无伤确实值得庆幸。暗自高兴了一会,萧白又不由皱起了眉头。

  现在的情况是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见,根本不知道当下具体是什么样的情形。周围的环境出乎寻常的安静,除了细不可闻水滴声,偶尔有杂物倒塌而引起的轻微撞击声外,听不到其他幸存者的呼救声,没有海浪声,风声,没有警笛声,没有车辆开动的马达声,就连岛上繁多的动物声响这时候好象也全都受到了什么限制,一点细微的声音都没有传出来。鼻间除了丝丝物品烧焦的臭味,连那无处不在的海腥味也突然消失不见了。

  不正常,这一切太不正常了!萧白的心头浮上淡淡的不安。他抬头仰望天空,希望能寻找到哪怕一颗星星。可头顶上方只有一片黑暗,既没有皎洁的月亮,也没有闪烁的繁星。太诡异了!要知道,这里可是太平洋上的岛屿啊!漫天闪耀的星斗是最普通不过的景色,即使灾难刚过,也不可能出现现在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情形!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萧白刚平静下来的心脏逐渐开始越跳越快。他不由自主的猛然跳起,冲着四周大喊。

  “喂……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来人啊……救命……”

  “这里有幸存者……有人吗?回答我啊……HLP……”

  无论他怎样叫喊呼喊,四周始终静寂一片,没有一丁点的回应。更让他头皮发麻的是:原本应该是空旷的海岛地域,却诡异的连续不断的传来阵阵回声。声音之近,之清晰,就好象他根本不是站在一片岛屿上,而是待在一个密封空寂的房间内一样!

  “该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强忍着心头不断泛起的惊惧感觉,萧白开始小心的在周围的地面摸索着。他记得,自己昏迷前,应该把探险用的背包也一块带出来了。只要找到背包,就有办法了,至少里面放着冒险专用的强力手电筒,可以让他看清楚周围的情况,而不象现在这般在黑暗中束手无策。

  “找到了!”摸索了片刻,萧白终于在离自己十几步的地方摸到了丢失的背包。他迫不及待的拉开背包上的拉链,一阵忙乱的翻找下,总算找到了当下最重要的一件物品——手电筒。

  “咔”随着开关的声音响起,光明重新出现在萧白的眼前,虽然光束和照亮的距离并不远不亮,却莫明的让他感到一阵欣喜和安心。

  雨果的《笑面人》说:“黑夜时分,在黑暗的深渊的边缘上放了一支蜡烛,即使这支蜡烛只不过是下贱的油脂,灾时也变成了星星。”萧白感慨万分的喃喃自语着,开始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探询周围的环境。

  手电筒的光线不算很亮,主要是萧白为了省钱没有购置那些价格昂贵的专用探险电筒,而是买的最便宜的山寨手电。加上电池的功率不大,发散出来的光线自然不强烈。身前二十来米的距离还算清楚,再远就比较模糊了。

  萧白首先照射的是自己的身后,那是旅馆的方向。原本精致,充满异国风味的建筑,现在只剩下了一堆巨大凌乱的废墟。破碎的玻璃、断裂成各种形状的木头、半焦黑的棕榈树叶、破损的不成样子的各式家具、偶尔还有一些散乱的布匹碎片……谁还能还想象得出来,这片残破的废墟,原先是那么的精致美丽,富有情调。

  “喂……你……还好吗?喂……”光线扫过一片瓦砾,猛然又转了回来。一滩黑红色的沙土上,半只手掌钻出杂物的缝隙,暴露在光亮中。

  萧白强忍着心头的不适感,小心避开一些危险的倒塌物,走到目标前。

  这是一只较为粗壮,略显干涩的手,从肤色和毛发来看,它的主人应该是一位成年的白人男性。也许是错觉,或许不是,萧白感觉那只苍白的手好象微微动弹了几下。

  “哥们,坚持住!我来救你了!坚持住……”萧白猛的扑上前,奋力清除着手掌上方的堆积物,嘴里还不停大声喊叫着。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喊出的是中文,而不是英语,对方有没有听得懂的可能。他只是不停挖掘着,搬运着,将一块块碎石,一根根木料使力的搬开,推走……

  积压在对方身上的杂物逐渐被清理掉,渐渐露出了下面完整的身躯。眼看即将成功,萧白喘着粗气,更加卖力的工作着。也幸好,这家旅馆基本采用着当地特色的建筑风格,基本以木材为主,如果是钢筋混泥土的建筑,哪怕再卖力,也不是萧白赤手空拳能够搬运的了的!

  “哇……”搬开最后一块压在对方身上巨大的木板,大口的污秽物体突然从萧白的口中喷射而出。他终于看清楚了自己拯救的目标:那是一个体形健硕,有着完美肌肉,相貌看似非常英俊的白人青年。此刻他正仰面躺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机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上方。令人惊惧的不是他死时的样貌,而是浑身上下如同被什么东西从内部向外猛力积压爆破出来一般,皮肤崩裂,内部的肌肉象牙膏一样从大大小小的裂口被积压出来,形成一条条恐怖的肉条。他的腹部象爆炸般破开一个巨大的缺口,根根肋骨耸立向外,各种内脏碎裂的一塌糊涂的喷满全身。半块象是心脏的东西,半露在他的口外,两只眼珠也齐齐涨大突出眼眶,只有一丝筋肉相连。如此面目可憎恐怖的尸骸,萧白这样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接受的了,自然就吐的一塌糊涂,浑身发软。

  “呼……呼……”萧白连连喘着粗气,直到吐无可吐,身体软绵无力才停了下来。他赶紧远远离开对方的尸体,躲的远远的,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旅馆的废墟萧白暂时是不敢过去了,他只能把探寻的方向转向其他几面。借着手电的帮助,他开始一步步在黑暗中寻找着。

  “见鬼……这……这是什么?”随着萧白越来越远离废墟,一片令人惊诧的景象,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