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独步皇庭
独步皇庭

独步皇庭

  • 热度:
  • 时间:2019/6/13 16:34:24
  • 来源:书香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宇宙间虚空幽暗,无边无际,亘古不变。而就在幽暗宇宙间的边境线上,这里却有血河于暗色虚空下浮动流淌着......

精彩章节预览

宇宙间虚空幽暗,无边无际,亘古不变。

而就在幽暗宇宙间的边境线上。这里却有血河于暗色虚空下浮动流淌着,或大或小。血河数不清楚,太多!

并且这血色暗黑并不凝固,散发的强烈的血腥气经久不散,使得幽暗寂静中空间都过于粘稠。或许这是存在太久的缘故。

在血河中更有血尸浮沉,碎骨堆积,血肉泥浆!手指,腿骨,毛发……太多的残骸森骨数不胜数,随着血流动不止。

在血与肉骨外,虚空中,折戟沉重,横列在虚空,戟身暗淡的色光下杀气凛冽,竟把虚空扭曲一片!断剑无锋,寒光锋芒,虽千万年不变。金刀碎裂,洒遍了血场,光斑刺天。盾与矛相插,战甲碎片满野,没有完整的,即使是一块细小的碎片同样伤痕累累。

这里无声无息,却又恐怖无边,尸骨,血河,兵戈,战甲,洒满了虚空,一直从宇宙边境处蔓延向了宇宙深处,在幽暗虚空下,看向去血红无际!就连天宇都跟着哀伤!

煞气遮天,一幅真实地狱画面!

…………

咚咚咚……

鼓鸣紧凑震天,气势恢宏,从宇宙深处传来。接着……

杀……杀……

整齐的嘶杀声震世,轰动天地间。

快啊,魔物要逃!!!

决不能让魔物逃脱!有手持巨剑的青年大吼。

快啊,这是最后一战了,最后一战了啊,一定要消灭掉!有白发苍苍的老者声音颤抖。

声音化为骇浪,一声大过一声,气势浩大震动虚空。

这些人,速度比洪水猛兽迅猛,比火山爆发强烈,瞬间的功夫下,寂静的虚空沸腾了!

画面中,一团团黑色团体聚拢在一起,就像是黑云遮蔽了天宇,数目之大,有百万多!相互逃窜,向着宇宙边境冲来。所过之处,空间震荡,魔气冲霄。而在它们的后方,就是这奋吼的声海!便是这浩浩荡荡数不尽的百族兵将追杀!

大旗烈烈,杀意滔天。在他们的身上,战甲破损陈旧,手持的战器有缺古朴,满身的灰尘僵硬,人人脸上更是憔悴,唯有眼中的光如火,如刺,充满了恨意。

他们脚踏虚空声震天,气势成为风浪席卷着天宇。

这一次,他们不止要赶尽,还要杀绝!

近了!魔物近在眼前!

轰……

刹那间的接触,符文璀璨,金光纵横,犹如烈阳爆发巨光,瞬间有魔物崩碎,消散于虚空,更有百族被吞噬,凄历嘶吼,苍穹呜呼!

这仿佛是黑暗与光明厮杀,邪恶与善念对抗,魔气翻天下正气镇压,当光彩符文笼罩时,虚空瞬间亮了,一团团黑体被灭,一位位人族,海族,狮王族……被吞噬,场面极其的血腥混乱。

厮杀惨烈,天宇震颤,虚空波动,血溅当空,弥漫在整个虚空间!

兵将势不可挡,惨烈厮杀着在后面追逐着逃亡的黑se魔物,而百万魔物并没有恋战,只是一直向着边境逃窜,速度之快,闪电不及,转瞬间,已离边境不远,已然越过了血河浮尸锈器。

紧随而后的百族兵将看到那血河浮尸,有那么瞬间的沉默,在他们眼前这血汇成的河,骨与肉堆成的路,兵戈战甲陪伴的凄惨场面!是他们的先烈们!

虽然在场的都是百战老将,一路尸山血海战来,看到过无数的尸骨血河,但是每次看到都让人感到揪心的痛,无法跃过的苦。更何况这里是万年前的第一战场,一次无法忘记的用血肉抵挡的五十万将士的葬身地!

万年的时光,五十万将士无人生还,唯有血肉碎骨朽甲残留遍野,这都是他们的先祖,惨死在这啊!

无人收尸吗?无人问津吗?不是的。

万年时间,天天战,年年战。持续万年的战争有谁能够偷生,人族在战,妖族在战,海族在战,宇宙百万族都在战!只为抵御外魔,保护这璀璨的文明世间!

在他们的后方,是他们的家园,而今早已血流成河,尸骨如山,他们何尝不想把死者入土为安,可他们哪里时间!

只因烽火连天遍及宇宙。战旗浩瀚布满星空。一场战斗接着一场,没有时间停留,又哪来的空闲收拾战场!

眼前血在流淌,尸骨浮漂,如此恐怖的情景没有让他们感到害怕,而这里的恨却让这些心坚的将士心裂!

血祭!一道声音洪亮又充满了威严在宇宙边境传出!

数百万兵将一震,哀痛沉淀,齐声喊道。

血祭!……

血祭!……

声音撼动天地,天宇震颤,这一刻宇宙边境外混沌都在翻涌!

噗噗噗……

利刃划破手掌声瞬间传开,数百万众符文璀璨。

血祭!……

血祭!……

声势浩大,滚滚翻涌,一浪涌一浪。而后数百万众手掌向天,任鲜血滴落。

下一刻,百万道血柱从掌中冲天而出,搅动虚空。转眼间,幽暗的宇宙边境变得血红一片!

鲜血聚集在上空汇聚一道奇异的符文,散发着血色的光辉,笼罩了逃窜的魔物,而此时,就连虚空下的血河肉骨仿佛都有感,瞬间沸腾了!

大风在这一刻不知从何而来,血红的巨大云朵从虚空中出现,一切都无中生有。红色闪电在云层间纵横霹雳,接着,哄的一声巨响,便有无数红色雷霆瞬间降落,百万的魔物中仿佛爆开了花,一团团数不尽的黑云般的魔物被消灭。

而就在黑se魔物下的血河肉骨这时就仿佛被彻底惊醒般,翻腾涌动,血水涛涛,在雷霆的狂击下,鲜血竟然在燃烧,肉骨竟在重组!血色的人影从血河中惊出!在他们身上,恨意滔天。

刚一出现便飞扑向黑色的魔物,与此同时,一条条血河化作红色火焰,滔天而起,高过万丈!这燃红了虚空!

魔物在火焰的焚烧下纷纷破灭。血色人影在火海中穿梭,扑杀着黑se魔物,其后的几百万将士更是疯狂追杀,步入火焰红海中,杀戮四起!

杀啊……

火海翻滚,轰轰烈烈,大批的魔物被抱团分割消灭的同时爆破声不断响起,虚空在坍塌的同时,也有无数将兵被吞噬,血色蔓延开来,就那么的一会,密密麻麻的百族将士就成片的倒下,化为血水,汇聚成血河再次焚烧魔物。

几一百万将士在血焰中奋杀,强者东征西伐,一招杀,大片的魔物化为无有,只是往往都是效果微小,魔物太难杀,即使被杀死也能重组,想要杀死必须杀上数次!更不用说士卒中的一般者了,他们杀敌更是用人数堆出来的!

杀啊……

厮杀声在宇宙边境中持续轰响,对于他们现在唯有杀!,此时此刻,他们胸中的怒火能够葬天焚地!

眼看着魔物逃出宇宙境外,却无法拦截住,恨到极致,再也无法承受。

因为在宇宙边境处,有一幽黑的通道凭空出现,转动着庞大无边,竟无视宇宙壁障!就这样,有无数的魔物窜入通道消失不见,那模样仿佛能吞噬天地般,给人的感觉极其的恐怖,望而生畏。

啊……为什么会是这样……有将士疯魔,边狂边杀,龙舞翻天,剑斩虚无。有兵者眼眶中血泪流出,怒斥着扑向魔物,更有的选择了与魔物同归于尽自爆下!

战斗进行到了白热化,宇宙跟着哀颤,连带着星空下,每一个生命星球中,凡人有感,纷纷庙宇烧香拜神佛。修士有感,咏颂经文。

……

边境处,几百万将士嗜血杀敌的上方,巨大奇异的血色符文此时光芒千万丈,照射的几百万众充满了神圣的光辉,像悲悯众生的神佛。而此时,奇异符文碎裂,化为血色光点洒落向浩瀚士卒。

它落于每一个人的头顶,同精气神意凝!一瞬间,将士们凶猛如猛龙过江,身躯光华喷发,更是在百万将士的头顶符文幻化刀、剑、鼎、塔……各种兵戈神器。

此刻,器与身合,发挥出无量力。几百万众士爆发出超过自身太多的能量。他们感到身躯内有无穷尽的力量堆积,此刻可以任意的挥洒,任意的击杀!

杀啊……

血色虚空轰鸣如潮,符文幻化万器纵横交杀,刹时间,金戈铁鸣响动,几百万众头顶器手持着兵戈,于血焰火海中纵横,在邪物中杀进杀出。

血液燃烧化为血焰火海,这不会伤害他们,只因这是他们的战友鲜血在燃,并且还会加持自身的神力,在这样的情况下,魔物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减少!

符文乱天,搅动着无边黑魔,人疯狂,魔亦疯狂,无数的士卒翻滚着飞离战场,消失在幽暗虚空中。

呜呜呜……

邪风狂杀,所到之处人灭血溅!这是黑se魔物所化,由成千上万的魔物组合成黑色罡风,它高过万丈龙卷,邪气凛然,那样子似能把天捅破个窟窿!所到之处,更是万米方圆席卷一空!

巨大的能量绝不是一般的士兵所抵挡的。

所幸的是,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几秒,而后便见,百万将士中,一位三眼人将帅出现在虚空上方,他全身金甲穿身,唯有双眼露出与额头处的一道缝隙,那是第三只眼处。自他出现到发动攻击,就在一瞬间内,他全身神力澎湃,符文冲霄,挥手间,一道巨大的白色龙卷出现,这是由符文组成所化,在无可匹敌的气势下,卷动着向邪风扫去,而当卷过众多将士时,却并没有害其分毫。

而后便见,龙卷与邪风碰撞,那一瞬,没有巨大的轰鸣,只在碰撞的中心处无数的涟漪波动着一圈圈的扩散,无声无息却又让人毛骨悚然!

涟漪在扩散着,所过之处,敌我都在远离,即便这样也有反应慢的,被涟漪扫过,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没了。

涟漪过后,就连虚空都不存在,一切化为虚无,黑暗一片!

宇宙边境处就这样出现了一巨大的黑暗区域,当气息开始扩散,幽暗的虚空变得非常的黑暗,在这黑暗笼罩下,没有任何的生机可言,感觉就像是……空了,没有生命,没有人,没有宇宙,仿佛一切都是空的,空的比死亡更可怕!

气息压抑,唯有壮胆,厮杀声一声接过一声,拼杀不止……

你们败了。

败……了……

……

虚空边境更高的地方,对话不止。

一伟岸的身躯负手而立,站在虚空中仿佛自成一片天地,威压自他身上散发,震的虚空开裂,缺口无数!

他就是秦苍穹!一个后起之秀,在血与火的磨练中百年入道踏古成帝的唯一人!

他双眼精光,谨慎的看着前方开口道:你们到底来自哪里?

很远的外面。秦苍穹的对面虚空出现波纹,有神念从黑暗中传来。

若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到有一团黑暗模糊的东西在蠕动,距离看不清,仅能感觉出不近。但不难看出,这是一种邪物。与其它的不同,它黑色的外表下上身人型而xiashen却是八条黑色的触角!样子怪异就像是种畸形生物。

说出你们的族名,我们还可以再聊一会。秦苍穹说道,在平静的声音下,杀意弥漫。

名字?它似在回忆着什么,停顿了下接着说道:我不配说出。

至于我族的名字,你以后会知道的。

秦苍穹双眼紧的一缩,你什么意思,难道是还……他不敢想像,这时的他神情凝重,瞬间感到仿佛有块大石压在心头。

哈哈,我喜欢你的这种表情,实话告诉你,我们不是在逃,而是……呵呵。

你什么意思,快说。

一瞬间,虚空轰鸣,爆破声不断。秦苍穹感觉不好,浑身气息狂暴肆虐。

你一会就知道了。同一时间,邪物的八只触角狂舞,向秦苍穹逼近!

砰!砰!砰!

瞬间的接触带来的巨响使得宇宙震颤,虚空中,两个巨大的光球碰撞,秦苍穹与邪物对轰,金色的光团仿佛烈阳,照亮了虚空,而黑色的却又在吞噬着,虚空一会亮的刺眼,一会又黑暗无边。

虚空中裂缝蔓延,无边无际。战斗猛烈一会上一会下,罡风呼啸,刮的虚空烈烈作响。

轰响不断,向着边境战去!

孩儿们,准备好了吗?

呜呜……邪风起,滔天怒号!

秦苍穹失色,百万众震惊,它们这是要干嘛……

哈哈,好,解体!

砰!

宇宙再次一震,与秦苍穹对决的八角怪瞬间爆炸,巨大的冲击力掀翻了秦苍穹。黑色的颗粒散播到了宇宙边境处。

这像是一个信号,无数的爆炸声响起,砰砰的巨响让百万众惊悚,这可是百万的数量自爆。并且那巨大的通向宇宙外的幽洞消失了。

自杀吗?绝不可能!那它们这是要干嘛?

这一刻,百万将士全部惊呆,站立着不再厮杀,心神震颤,有的身躯甚至在瑟瑟发抖,牙齿打颤!

他们害怕,战了万年,杀了万年,就这最后一战了,眼看着就要胜利了,却又出现这茬子。

他们不希望出现意外!他们渴望结束这无休止的战争!

黑色的颗粒越来越稠密,渐渐成了黑色的屏障,向着边境处的壁障贴去……

虚空安静的吓人,近百万双眼紧紧的看着这不敢喘一声大气。他们摸不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直到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他们的心仿佛被什么一捏……,痛!钻心的痛!

到这时再不明白就不配是修士了,他们这是要破坏宇宙壁障!让宇宙衰弱!

快啊……,消灭掉。秦苍穹急吼发颤,瞬间出现在壁障边。

而后,他全身符文喷发如狼烟,手掌贴在壁障上,顷刻间,已成为黑色的壁障亮了,炽烧着黑色的颗粒。

喳喳喳……声音细微而刺耳,秦苍穹注意到这黑色的颗粒竟然是种比蝼蚁还要小上数倍的虫!捏之不碎,烧之不化。

当秦苍穹还在注意着这黑色虫子时,百万将士已经疯狂,刀剑疯狂的砍杀着壁障,铮铮的作响,最后更是用上了手抓,也是效果甚微。

谁又能想到这即使是仙也无法破开的壁障竟然能被小小的黑虫咬破!

啊……不行啊,杀不死啊。

抓不完啊!

咔嚓嚓,吓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又是一块壁障被破!

呜……,不好了,我这要破了!

咔嚓嚓,接着又一块壁障破了!

而后,又一块破了,接着碎玻璃声不断响起,再后来便是噼里啪啦声了,一块接着一块裂开,当掉落下来时,那一块块壁障又消散于虚空中。

而这时的站在壁障前的将士们已经停止了阻止动作,站在边上看着这一切……目光呆屑。

不要拉我,我要把它们扒下来,扒下来啊……还在趴在壁障处抓虫的修士被旁边的人拉走,秦苍穹看到这,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不去再看,这不

在少数,有很多的人被拉起。

境外的混沌气扑面而来,刺的面部疼痛。这可是混沌气啊,一丝就重若万筠,而现在有多少?是无边无际的混沌气滚滚而来啊!

境外混沌汹涌,在将士们看来,现在它们就像恶魔般在张牙舞爪,呼啸着。并且现在他们能够感受到,这宇宙在发抖,在害怕,在慢慢的变弱!

虽然很缓慢,但是真的是在变弱!

看着眼前这巨大的仿佛是恶魔的嘴般的大窟窿,这次还拿什么来救,真的没办法了啊,将士们绝望,宇宙都在变的衰弱,还有什么办法?

百万将士……哭了,嚎啕声一片……

秦苍穹双眼通红,鼻息间能够感受到那越来越浓厚的混沌气息,他立在虚空中,看着密密麻麻的绝忘中的将士,开口说道:

将士们,我们还没败,还有一个办法能救这灾祸!声音嘶哑着传遍了浩大的百万众上空。

一瞬间,百万将士止哭,看着秦苍穹,眼神中有亮光闪过。

你们知道,即使是宇宙变弱,也会有个程度,它不会一直弱下去,而且宇宙是会自我修复的,也就是说它可以再次修复这壁障!只不过时间要很久。

秦主,这是真的?

秦主,什么办法?

对,对,什么办法?

……

将士们沸腾了,这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的消息,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镇压!两个字使得百万将士震惊,秦苍穹知道他们的心情,可是一想到这一镇压的后果,又是一阵不甘啊。

镇……镇压!

镇压啊!

可是……

……

百万之中又是一阵骚动。

没多久当骚动消失后,百万众将士变得非常的安静,静静的看着秦苍穹

秦苍穹把这看在眼里,甚是欣慰,大吼道:你们怕吗?声音传来仿佛雷动。

不怕,不怕,不怕!

虚空中一瞬间风来云出,风起云涌,异象惊天,嗡嗡作响。

其实我怕!

……

即使怕!也要义无反顾!声音盖过风云响动。

即使怕,也要义无反顾!

即使怕,也要义无反顾!

……

风起云涌,雷鸣乍响,百万众气势如虹,冲天而起,虚空开裂,宇宙震颤!

秦苍穹转身,看向那恐怖而巨大无边的窟窿,向前!

在他身后,是如千万巨马奔腾般的踏踏巨响!

宏光如柱,几秒钟在秦苍穹的背后聚集了数百位大强者!

帝主,小少主他……一位秦家将痛苦的说道。

秦苍穹身躯微微一颤,接着向前迈入,不知道啊……声音中带着疲惫。

当秦苍穹走到窟窿前面对着混沌气后,接着第二人面对,再接着第三人……,百万将士面对!

轰轰轰……

境外混沌翻滚,在那壁障前面,百万将士全身正在石化,这时已经蔓延到了颈部!

镇压!已石化到颈部的秦苍穹吼出最后一声。

轰……

百万大山瞬间出现!

山出现在壁障处,瞬间填补了那恐怖巨大无边的窟窿。混沌气被阻挡,宇宙那变弱的气息没了。

……

父亲,找到我儿了吗……,对不起,晴儿,我……不能去救你了。一丝神念在百万大山中回荡,渐渐弱去。

边境变的空寂寥,一道宇宙壁障处,唯有山山相连的百万大山,顶立虚空,遮蔽了近半的宇宙边荒,异常的凸显

本站为广大网友整理了文笔强大的古风好文,都是些好文笔、质量高的古代言情文,每一本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 逆袭绝色,邪王的倾城狂妃

    万古帝女,全家惨死,借传世之宝,独留一缕残魂。废柴?丑八怪?化妆成丑女,是因为倾世容颜太惹眼?体内神秘气团,助她屡得奇宝,别人只能干红眼。天价丹药一枚难求,火焰药组甘愿为她无限炼制。隐藏真正实力,只为狠狠的打脸。她的萌宠看似未成年,其实是所以灵兽的祖师爷。伤她之人,必死无疑,伤她所爱之人,碎尸万段。众人倾慕的邪王,冷若冰山,俊美如仙,只对她一见钟情,心心念念。邪王幽蓝的眸里只容得下她一人,朵朵白莲花在他面前搔首弄姿,都只能得到一个字,滚。

  • 冷宫医妃:王爷别来无恙

    “王爷……纳妃子了?”苏长清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看向了自己唯一的一个贴身婢女白玉。“……是的。娶得是军师之女,奚珺。”白玉眼眶有些红,似乎是在不平。苏长清惨淡一笑。三年了。她这个苍澜王爷的正妃子,一直独守这个如同冷宫一样的地方!甚至连他纳侧妃了都不知道!

  • 邪君盛宠:爱妃哪里跑

    她自幼被当成杀戮机器来培养的女杀手,穿越到了一个不受宠的王妃身上。她前世手上满是鲜血,这辈子不想再沾染杀孽了。但……“你容得下她,她容不下你。”三年前本应是皇上却被人下毒陷害的邪君,淡淡的扔下这句话,离开了。她却因为心慈手软,被关入了地牢甚至大出血休克!既然如此……这嘉王府,伤害过她的,都得死!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