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洪荒之仙侠奇缘 > 正文

洪荒之仙侠奇缘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3章瑞春娘娘的病

发布时间:2020/1/21 23:05:05热度:

《洪荒之仙侠奇缘》是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小说。精彩阅读:弦风失望地看着这山顶的草木,竟不知如何是好。运起内力,寻音到黑山境内,却被那数道的结界给挡了回来。...

洪荒之仙侠奇缘

二人刚到府地,只见那一大群的嫔妃婢女围了过来,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弦风一阵厌烦,径直回寝宫去了。

瑞春呆坐在这涌入的人潮中间,不知所措。许久,这人潮才渐渐散去,瑞春已累得无法动弹。趴在厅中睡去了。

丽玛心疼地看着主子,拿过一件披风,披在了已熟睡过去的瑞春身上。

几天过去了,瑞春依然熟睡着,丽玛吓坏了,奔到了王的寝宫,唤来了王。

弦风看着趴在厅中熟睡地瑞春,心一阵阵地疼了起来,赶忙抱起她,奔回了寝宫。刚要运起功力催醒她,却忆起了凡界那个道行已相当深厚的野人。

一时间竟不敢轻举妄动,怕伤着了瑞春。

又是几天过去了,瑞春依然不见醒来。弦风心中很是烦燥,叫来了一大批的侍卫下到凡界去搜寻那野人的踪迹。

这天,烦燥极了的弦风在寝宫门口设下了结界,便独自一人来到了黑山境内。一路走过,整个山林被一层黑雾所笼罩着,四周黑漆漆地,伸手见不到指。

弦风运起水晶球,一路照了过去。到了那结界深处的一个小屋中,弦风探身进入,只听屋内之人喝道:“谁?”

弦风唤道:“父王,是弦风。那屋内人登时静了下来。许久才见回到:风儿,你到这黑山做什么?”

弦风跪下给父王磕了个头道:“弦风有一事不解来向父王请教。”

那屋内人十分惊奇:“还有何事能让我儿不解的呢?”

弦风笑道:“父王,您别折杀孩儿了。当初您措手杀了伯父,深感内疚,躲在这黑山不肯出去,留下孩儿独自撑着这仙界。孩儿虽没敢忘记父亲的教诲,但有很多事还是不一定能够排解的。”

那屋内人登时叹了一口气,说道:“风儿,你有何事不解呢?”

弦风便把经过详细地描述了一遍,问道:“父王,孩儿的瑞春到现在还在沉睡,我真怕她会就这样一直沉睡下去。”

那屋内人沉默了许久,道:“风儿,你把她也一并带到这里来吧。”

弦风一听,点点头,退了出去。刚回到府地,只见那上城正站在门口迎向了他,口中唤道:“王,上城许久未曾服侍过您了。不知王可否记挂过我呢?”

弦风叹了口气,道:“上城,我现在有事,有空再聚吧。”

说完便往里跨了进去,城此刻竟扑了上来,搂住他不放,说道:“王,还有什么事比我们之间的温存更让你觉得重要的?”

被搂得紧紧的弦风一阵厌烦,伸手拉开了上城,刚要跨进去,只听那上城尖叫道:“王,我哪点比不上那老女人。”弦风一听,怒极,一巴掌扇过去。

上城的左边脸登时红成一片,肿了起来。登时,上城再次尖叫了起来,一阵阵刺耳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府地。

那弦风已顾不上理她了,径直进了府地,奔到了寝宫,抱起沉睡中的瑞春便往黑山走去。

来到了那小屋中,弦风放下了瑞春。那屋内人运起法力,扫过瑞春的额头,有点惊奇:“风儿,这凡界竟也有道行已到五级的人类。”

弦风惊住,心想:“那厮道行竟已到了五级。那还是要赶紧灭了免得到时又成一大祸害。”

屋内人望向正在沉思的弦风,叹了口气,再次运起法力,拂过瑞春的经脉,一忽儿功夫,瑞春已渐渐转醒。

只听那屋内人说道:“风儿,出去后到蓝山顶峰寻得绿草仙根数枝服下,便能痊愈。”

瑞春惊奇地望着王和屋内人,刚想回话,那屋内人已静坐沉思去了。

弦风抱起瑞春,离开了黑山,便一路直奔蓝山。瑞春很是奇怪,问道:“王,我们上蓝山找仙根做什么?”

弦风笑道:“给你治病啊。”瑞春惊讶极了:“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弦风一听,不禁笑了起来:“瑞春,你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吗?”

瑞春摇摇头,道:“王,我怎么没听明白你在说什么呢?”

弦风看着那一脸迷糊的瑞春,又笑了起来:“瑞春,你从回仙界就一直昏睡到现在,要不是我上黑山去找父王,都不知道你要昏睡到什么时候?”

瑞春一阵惊恐,心想:“怎么会这样?”

弦风低头看着吓坏了的瑞春,笑道:“没事了,只要我们在蓝山能够寻得绿草仙根,你就没什么大碍了。”

瑞春点点头,窝在弦风的怀中,不再言语。一会儿功夫,二人已到了蓝山的脚下,只见整坐山一片碧蓝,就象是一团碧蓝的大云朵飘落在仙界的南边。

瑞春忽然忆起这是蓝颜夫人的家乡,笑道:“王,以前一直听蓝颜夫人讲述着这蓝山的景色,听得一头雾水,今日一见,才知她并没有夸大家乡的景致,这蓝山真是美丽极了。”

弦风怜爱地看着她,说道:“等我们到山顶采得绿草,夫君再带你逛遍这整个蓝山。”

说完便跃上了蓝山的顶峰,只见四处的花草也是碧蓝碧蓝的,瑞春顺手采过一堆,握在手中。

弦风四处望去,不见有绿草的踪迹,便运起水晶球转动着着这山顶的景致。许久,也未能搜寻到绿草的下落。

弦风失望地看着这山顶的草木,竟不知如何是好。运起内力,寻音到黑山境内,却被那数道的结界给挡了回来。

弦风只好站起,带着瑞春漫无目的地踏在这蓝山中。许久,二人依然被这片碧蓝所围绕着。

这时一对凤凰从不远处飞来,彩色的羽毛在这蓝山中显得分外的抢眼。瑞春伸手唤过,抚摸着这美丽的凤凰。

弦风抬头望向这对凤凰,忽然发现凤凰的头上粘着一片绿草,心中一阵狂喜,问道:“你们是从哪飞到这里来的呢?”

那雄凤凰鸣叫着,尾巴直朝山的一边摆着。弦风一把抱过它,径直地飞奔了过去。

到了山巅地一个洞穴外,雄凤凰再次鸣叫了起来,弦风停住了飞奔的脚步,闯了进去。

只见洞穴四周水雾一片,四处攀满了蓝色的枝条。

弦风小心地跨了过去,到了洞穴深处,几尾蓝鱼在一处清潭中嬉戏,一见有人闯入,飞快地沉入了水底,那潭中登时泛起一阵阵的小漩涡。

雄凤凰朝着潭边的崖壁上掠过,窜入了一片缝隙之中,弦风赶紧尾随而入。

许久,弦风的面前一阵开阔,一个小洞天出现在他的面前,四周一片碧绿,绿色的草丛中结满了红色的果实。

弦风俯下身去,采了一片叶子,碧绿碧绿的嫩叶在他手中舒缓开来。

弦风欣喜若狂,四处找寻了起来,终于在一块岩石下发现了一株长满了绿色叶子的草根。弦风一甩手,连根拔了起来。

这时,瑞春骑着那雌凤凰已到了洞穴外面,正要闯进来,却见弦风走了出来,瑞春忙扑了过去,叫道:“王。”

弦风开心地看着瑞春,张开手,瑞春看着他手中的绿草,惊呆了,心想:“这一片碧蓝的山里竟会有这般翠绿的草根。”

正便想往里探个究竟,却被弦风一把搂过,说道:“等你把这贴药服完后,我再带你进去逛个够。”

瑞春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绿草,坐上凤凰和弦风往府地归去。

好一会儿,凤凰带着二人落在了弦风的寝宫门口,正要相偕而去,瑞春伸手拦过,道:“王,让他们留下来和我作伴,好吗?”

弦风点点头,道:“你喜欢地话就让他们留在你身边陪你吧。”

瑞春一听,开心极了,唤来丽玛,喂过凤凰。

丽玛看着这对漂亮的凤凰,十分好奇,伸手拂过他们的羽毛,光滑极了,这时那雄凤凰对着丽玛笑了起来。雌凤凰把嘴伸了过来,轻啄着丽玛的小手。

丽玛开心极了,正想带他们四处去逛逛,却被弦风唤过,让她带着那绿草仙根煎药去了。

顿时,那凤凰就像是失去了依托,在寝宫门口徘徊着。瑞春看了有点心疼,拉过弦风,为他们在寝宫旁寻得一处落脚的地方。

过了一个时辰,丽玛端着煎好了的药回到了寝宫,刚喂过了瑞春娘娘,便急忙冲到那对凤凰面前和他们嬉戏了起来。

刚喝过药的瑞春看着这场景,笑着对弦风说:“王,现在在丽玛的心中,那凤凰已比我重要了。”

弦风一听笑了起来,便一把搂过瑞春,说道:在夫君的心中,可爱的瑞春才是最重要的啊。

瑞春甜甜地偎在弦风的怀中,不再言语,一会儿功夫,已睡去了。

弦风低头看着熟睡中的瑞春,小心地把她抱上床去,盖好锦被,悄悄地走了出去。

刚到厅中,唤过侍卫陈青,刚想询问那野人的踪迹,却见好几个嫔妃已朝他扑了过来。弦风赶紧往旁边一闪,不见了踪迹。

金秋娘娘看着已不见王的踪影的大厅,叹了口气,道:“我们还是归去吧。”

其他几位嫔妃却不依不饶,坐在厅中说什么也不肯走。

许久,依然不见弦风的出现。等得望穿秋水的嫔妃们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便往外走去。

屏风后的弦风松了口气,正要往外走,耳边却想起飞雪的声音正询问着:“这次王又在忙碌什么呢?”

陈青赶紧回道:“几位娘娘,陈青也正想找王汇报,那在凡间的祸害不知使了什么障眼法,我们在北面雪山中失去了他的踪迹。”

那躲到一旁的弦风一听,愣住了,心想:“这厮在何处学得如此高深的道行?”

刚想出去询问,却见金秋已在质问陈青:“这等大事,为何我们都不知晓呢?”

弦风一听气极,走了出来,训斥道:“何时本王的事情都要经过你们几位妃子了?”

几位嫔妃一听吓坏了,赶紧跪了下来,求王的饶恕。弦风也不理会,唤过陈青,径直走了出去。

许久徜大的一个厅中,几位嫔妃依然不敢站起,跪在那互相指责着。一时间,厅中吵闹声时起时伏。

此时的弦风已跨着麒麟穿过了临界,来到了凡间。到了雪山口,那满山的侍卫正在地毯式地搜寻中。

弦风纳闷地问陈青: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呢?陈青一看,十分叹颜,道:“王,我们在这失去了那野人的踪迹,只好一寸一寸地搜寻,以免让那野人逃逸。”

弦风摇了摇头,道:“此种寻法,那野人就是逃到了海角,你们都不知晓的。”

陈青一听,吓坏了,刚想解释,却见王已运起水晶球,四处搜寻着那野人的踪迹。

许久,弦风转动了不知几遍的水晶球,还是没寻到那野人的踪迹。只好放下水晶球,坐在一旁沉思。

陈青看着面色凝重的弦风,有点焦虑。许久,弦风电目扫过地底深处,竟在一个裂缝口感应到一个黑影在那闪动着,立刻扑了过去。

只见那野人登时窜起,又逃得无影无踪了。弦风十分呐闷,心想:“这厮学的是什么法术,奔跑速度竟如此之快?”

陈青在一旁想着那已无影无踪的野人,心中升起了一股恐惧的感觉,刚想请示王。却见王已飞快地跨上麒麟不知奔向何方了。

忽然跨在麒麟上的弦风忽然运起功力,一时间,空中电闪雷鸣了起来,雨点打在地上,一点就是一个大坑。

倾刻间大水迷漫了整个凡界,陆地上四处躲雨的人群惊慌失措地乱窜着,整个世界再次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

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天灾,颜芯抱着刚满三岁的弟弟躲在茅屋中不敢动弹。一会儿功夫,水已漫进了茅屋,浸湿了二人的裤脚。

颜芯赶紧背起弟弟,冲向了屋后的大山。还未等他们爬上山顶,家中的茅屋已成了水中的一景。

颜芯叹了口气,心想:“这下又要无家可归了。”

这时背上的弟弟哭闹了起来,颜芯赶紧把他放了下来。

这时颜芯眼前眼过一个人影,一个裹着树皮的野人从面前一闪而过,钻进了旁边一个山洞里。颜芯十分好奇,拉着弟弟偷偷地闪到一边窥视着。

只见那野人正坐在洞穴深处一阴暗处打坐着,许久,野人头上升起了一层白白的雾气,颜芯看呆了,心想:“这人是谁,为何会在他的头顶升起白雾?”

在一旁的弟弟也看呆了,好奇地冲了过去,颜芯赶紧一拉,抱住了他,但那响声却已惊动了那正打坐着的野人。

只见他手一甩,姐弟二人登时摔到了他的面前。颜芯吓坏了,赶紧扶起在地上痛得直哭的弟弟,往洞外奔去。

但那洞口的空气就像是被凝固了似的,姐弟二人被反弹了回去。颜芯惊恐极了,尖叫了起来。

那野人此刻睁眼望向了那正发出高八度音调的颜芯,一惊,刚想再次逃离,却见颜芯抱着弟弟哭泣了起来。

野人走了过来,细瞧着颜芯,松了口气,撤了结界,道:“你们走吧。”

颜芯不敢置信地望着他,许久,抱着吓傻了的弟弟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刚到洞外,满天的暴雨打在了二人的身上,淋湿了二人的身躯。颜芯只好抱着弟弟退回了洞穴之中。

野人看着全身湿透了的二人,有点嗔怒。颜芯忙拉过弟弟偎在了洞穴的角落,坐了下来。

才一会儿的功夫,姐弟二人淋湿的身体在这阴暗的洞穴中发起抖来,那野人心一软,运起功力,烘干了姐弟二人身上的衣裳。

颜芯感激着望着他,刚想道声谢谢,却见弟弟怯生生地拉起她的手,说道:“姐姐,我好饿。”

颜芯看着这芦芜的山洞,抬眼望向洞外,满天的暴雨正急促地下着,想了想,叹了口气,带着弟弟便往外走了出去。

那野人望向洞外的暴雨,伸手拦住了她们,说道:“现在外面正下着暴雨,出去还是会被淋湿的,这洞里虽然没有生长野果,但野味还是有的。”

话才说完,一甩手不知从哪摸出了几只水蛇,颜芯一看吓晕了过去。

那野人也吓坏了,运功烘熟了水蛇,扔到了颜铁的面前。

抱起颜芯退向了洞穴深处的平地上。刚要运功,手却触摸到了颜芯,便像触电般地缩了回来。

野人低头看着有如沉睡般的颜芯,伸手再次探过她的身体,登时一股原始的本能在此刻被唤醒了。

野人快速地扒掉了颜芯身上的衣物,冲动地占据了她的身体。

好一会儿,颜芯醒了过来,却发现这男人趴在自已光溜溜的身体上……裹在身上的衣物横放在不远处,顿时尖叫了起来,再次昏睡了过去。

许久,颜芯悠悠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依然不着衣物地躺在地上,刚刚欺负她的男人此刻横躺在她的身侧睡得十分的香甜。

弟弟在不远处正欢快啃着食物,叹了口气,刚想坐起,身躯撕裂般地疼痛。颜芯痛哭了起来,双手猛烈地捶打着那在地上熟睡的男人。

洪荒之仙侠奇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洪荒之仙侠奇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洪荒之仙侠奇缘

洪荒年代 ,整个地球都被洪水所淹没,一片汪洋,四处人迹罕见。仙界之王下凡寻求人类的踪迹而引发的一连串奇幻奇缘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