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鸳鸯侠传
鸳鸯侠传

鸳鸯侠传

  • 热度:
  • 时间:2019/11/14 1:14:51
  • 来源:阅文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一舞剑气动四方剑河风急云片阔  武林至宝——天寒神剑  天之骄子——谁是  谁来为我延续武林佳话  谁来为我一统江湖  江湖恩怨,爱恨情仇,诀别,相聚,厮守,分分合合,曲折离奇。  风云变幻,尽在此拙作中  乱世儿女多磨砺,最曲折鸳鸯侠传。  ——新人新书,还请各位朋友大大们屈移尊驾,多多赐教!  ...

精彩章节预览

  湖江风波起,武林奇人出。

  正是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的时节。空旷的野外一片安静祥和之状。

  只是耳边忽一阵马蹄声自远而近传来;果然西首道上来了一队人马。马蹄起处,尘土飞扬,他们不但快马加鞭,而且来势汹涌。每匹马的马鞍上又都挂着装满了弓箭的袋子,腰间的兵刃剑戟更显得耀眼夺目,相互擦得“叮叮当当”一片大响。看样子走得如此急是怕要耽误了什么重要大事似的!

  这队人马共计一十六人,穿的是大唐服饰,打着的旗号也是“大唐”,不难看出是一队官兵。正是唐朝玄宗帝执政时期,时值“开元盛世”之后。

  正行至一处峡道间,一名十来岁的小乞丐恰巧迎面而来,他不但衣衫褴褛,而且蓬头垢面,他的手上似乎捧着什么宝物似的,嘴角露出甜蜜的笑意。为首的一名瘦削军官远远大呼:“小畜生,快快滚开,当心老子的马儿将你踏成了肉酱。”

  小乞丐似乎充耳不闻,好像根本没有听见那官兵的说的话,也不晓得要大祸临头一样。

  那士兵的坐骑没有绥慢下来,倒是手中的马鞭凌空而出,一鞭抽在那小乞丐的脸上。小乞丐脸上吃痛,适才发觉。可是一鞭过后,次鞭又来,这一次竟卷住小乞丐的小手,他当时只感觉右手手腕一紧,像被什么绑住似的,发觉那力度好大,而身子已不由自主甩向一边去了。并手上的东西也脱手而出,放眼看那东西时,竟是圆若珠子大小,花花绿绿的灰白色。不知者还以为是小孩子们玩的弹珠,可是当摔在地上时,却倏然摔得稀巴烂,并且带些蛋黄蛋白和腥臭味。不难想象正是鸟蛋无疑。

  那蓬头垢面的小乞丐当时很是生气,也顾不得自己手无寸铁,和脸上被抽的一鞭的吃痛。当时眼睁睁看着五六只鸟蛋全部摔坏在地上,并且无法挽救,只剩下一团混凝土,真是糟糕透了。他的难过似乎远远胜过了痛楚。

  当下只是十分幼稚地拦住去路大吼道:“你们这伙人好生可恶,非得赔你爷爷我寻得的鸟蛋不可,否则休想离开这里。”

  由于事出突然,那军官的马儿毕竟训练有素,仰天一声长嘶立在当场,只是差点把那军官从马背上抛了下来。反应很是机警,死死握住疆绳不放。

  那第一匹马被这么一挡,倒也后退了两三步,不敢再前进。一帮人形成了对峙状态!

  那瘦削军官被这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惊魂初定,马鞭一指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乞丐,恶狠狠地道:“这厮小畜生存心是不知死活,敢情是向大爷来撒野来着?”

  小乞丐怒目而视,也愤愤地道:“快还我摔烂的鸟蛋来,否则谁也不许走。”

  官兵们闻言,忍不住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都为这小乞丐的傻气感到偷笑。

  瘦削军官则官腔一变,声色俱厉地道:“畜生分明是找死!待老子成全你?”

  言语之中已显露杀意,果然随手拨出腰间的弯刀,但见白光一闪,劈头盖脑作势要将其置之死地。

  这时,身后另一名剽悍大汉的官兵拍马上前,伸手一扬马鞭,凌空一格挡住瘦削官兵的刀,并说声:“且慢。”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瘦削军官横了一眼那阻拦自己的同僚,见他身材魁梧,不失是一条汉子,质问道:“老胡,你这是干嘛呢?”

  姓胡的魁梧官兵上前侧耳小声说道:“陈统领,别忘了我们是有要事在身的,耽误了要事,上头怪罪下来,你我怕是难辞其咎。”说话间又打量了一眼旁边的小乞丐,见他虽然傻里傻气,但是英气逼人,况且年纪轻轻,若把他杀了实在于心不忍。当下只好出言相劝。

  姓陈的瘦削官兵原来是一名统领,他对劝自己的同伴说的话也是好生着紧的,只是那小乞丐在那碍手碍脚,很是纳闷。

  而小乞丐也未知刚才形势的险恶,若非胡姓官兵出手搭救,唯恐脑袋早已开花。他眼见打自己的汉子在跟另一人说悄悄话,怕是要耍诡计,一刻也未放松警惕。心想:如果他们打算不还我辛苦寻得的鸟蛋来,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当下又道:“我不怕你们人多势众的,你们快快还我的美食鸟蛋来。”

  只见又一名官兵上前喝道:“要鸟蛋,你身上不是有两个吗?把他割下不就有了吗?”说完一伙人竟然又狂笑了起来。

  小乞丐自知他们是存心在嘲讽自己的,倒也未觉得真的有什么值得一笑!

  他一心只是想要讨个公道,也未领会他们笑的寓意。他又走前一步,拦住了众人的去路,全无惧意。

  姓陈的统领喝道:“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姓陈的统领轻蔑地说了一声,又对胡姓的官兵道:“老胡,你瞧瞧,不是我跟他过不去,是他要找我麻烦,你说这该死不该死?”

  胡姓官兵也朝小乞丐道:“小兄弟,打烂了的鸟蛋是不能复原的了,我们赔偿你便是!”

  小乞丐道:“说的倒容易,你拿什么来赔!我只要那鸟蛋,你拿得出来吗?”

  胡姓官兵道:“用银子也不行吗?”他边说边从怀里摸出一锭碎银,亮在小乞丐的眼前。

  怎料小乞丐不屑地道:“哼……你以为用银子就可以了事吗?我才不要你的臭钱呢!我也用不着那东西。”

  “这倒是奇了,有了银子想干什么都行,你为啥不要。”胡姓官兵满脸疑惑。转念一想:是了,这孩子可能根本没有用银子做过买卖,所以连银子也没见过,一定是这样了。

  接着又道:“那鸟蛋为何让你如此着紧,我倒想要知道!”

  小乞丐理直气壮地道:“那是我盼了一整年才等到的鸟蛋,是我唾液已久的佳肴,当然无比珍贵了。”

  胡姓官兵一想恍然大悟,原来现在这个季节正是鸟类筑巢结蛋的好时节。自然是不容错过了,他仿佛也想起了自己从前年少时候也这样爱爬树爱捉鸟的,当然心有同感。一时间也不知说些什么言语好!

  陈统领这时嚷道:“老胡,跟他罗嗦个屁,待我一刀结果了他一了百了。”他的刀果真是立马劈下。

  胡姓官兵大叫一声:“慢住,陈统领,休要伤他。”

  可是明晃晃的一刀劈空而下,是非得结束那小乞丐的。而看那小乞丐时,他闪着一双呆滞的眼睛,全然不理会形势之危急。

  这时,忽然林间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对待一个小孩也要下如此毒手吗?”

  忽然一条人影自林间越出,随后又听到一声惨叫,声音是那陈统领发出的,原来他握刀的手竟然被一根小小的树枝‘嗤’一声插穿了手腕,立时一阵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并染红了衣袖。

  来者也算得上是光明磊落,先说话后发招,没有违反江湖规矩,并未算得上是偷袭。

  那陈统领一声惨叫,几乎昏死过去,手上的刀已无法握住而随之掉在地上。他的左手迅捷地捉住右手手腕,看来这一根突飞而至的树枝力度非小,发劲之人武功绝非等闲。不然这样平平常常的东西也可将人的肌肤洞穿。按照常理最多也只是擦破皮肉而已,这实在是匪夷所思。再看众人之时,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同时各自抽出随身兵器全神戒备,果然是训练有素,发现异常立马整装待发,不至于阵脚慌乱,而陷入被动。

  姓胡的魁梧汉子高声言道:“何处高人,伤吾统领,报上名号。”那神秘人说道:“老夫一线天廖无影是也。”言语之间闪身落在众人的面前,只见他身影枯瘦,须发花白,身穿灰色长袍,说是灰色却旧得看不清是灰色了。年纪怕怕是已在六十开外。

  陈统领喝道:“老子管你什么屁天鸟影,来人!给我拿下这老东西!”

  众人听了统领的下的命令,都呐喊了起来,拍马上前,一下子将廖无影和小乞丐团团围住,白色的兵刃闪着耀眼的寒光,高大的战马也长嘶着。

  廖无影拍拍小乞丐的臂膀道:“孩子,不用怕。”

  小乞丐从来未看见过这样的场面,心里难免有几分害怕的,但听了廖无影的话,镇定自若地道:“老爷爷,我不怕。”

  廖无影道:“孩子,跟在我的后面,看我是怎样打得他们落花流水的。”

  小乞丐道:“老爷爷,这些人好生可恶的,打烂了我辛苦得来的鸟蛋,而且还要杀我。”

  廖无影道:“我都看见了,着实可恶得很,非得给点厉害他们瞧瞧。”

  “老胡,将这老东西拿住了。”“哎哟,疼死我了”陈统领边说边叫苦道,可见说话越急伤口反而痛得越厉害。

  姓胡的汉子双腿一夹马腹上前抱拳道:“在下姓胡名敬仰,拜见廖老前辈。”

  廖无影打量了一眼胡敬仰,见他气宇轩昂,一身正气,哼了一声道:“看你也是一条血性汉子,还有几分是非分明,老夫也不来与你计较,你走吧!”

  胡敬仰却不理会,继续说道:“前辈,这位被你打伤的乃是陈建德统领是也,我在此替他向这位小兄弟道歉。”

  陈建德哇哇叫道:“老胡,你这厮是在干嘛呢?我叫你把老东西拿下,听见没有。”

  胡敬仰对陈建德的话充耳不闻,说道:“廖前辈,望你高抬贵手,我们也不愿与你结怨。”

  怎料陈建德扬起马鞭,啪一声抽在胡敬仰的背上,并骂道:“胡敬仰,你是活腻了不成,连我的话也胆敢不听了吗?”

  胡敬仰虽然吃了一鞭,却面不改色道:“陈统领,不是我不听你的话,别忘了我们身负的使命,耽搁了要事你我都得死。”

  陈建德道:“难道就这样放过这老东西麽?”

  胡敬仰道:“谁放过谁你难道还不晓得,你可知道眼前这人是谁吗?”

  陈建德道:“不就是一线天廖无影吗?他自己已道过了名号。”

  胡敬仰道:“没错,这位就是江湖奇人,德高望重的廖无影前辈。”

  陈建德听了这么一句胜似接了圣旨被处了死刑一样,口里喃喃自语道:“眼前这位就是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廖无影呀!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廖无影高声道:“我可以不为难你们,不过得有个条件。”

  胡敬仰见事有转机,接着问道:“什么条件?”

  廖无影道:“把你们身上的东西交出来。”

  胡敬仰道:“难道前辈是想要我们身上的银子吗?”

  陈建德分了一会儿神,他们说的话是知头不知尾,抢着答道:“要银子统统都给你。”

  “放屁,谁稀罕你的臭钱了。”廖无影怒骂道。

  “那不知前辈所指的是什么东西。”胡敬仰道。

  “休要装傻,把藏宝剑的宝图交出来。可饶你们不死”廖无影道。

  陈建德心下大慌,着紧地道:“你也要来夺这宝贝吗?”

  “废话,当然也想分一杯羹了”廖无影冷笑一笑。

  “这不是前辈一贯的作风,别要与我们开玩笑了”胡敬仰满脸疑惑之色。

  “谁跟你们开玩笑,聪明的快快交出来”廖无影有些不耐烦。

  胡敬仰把心一横一幌手中长剑,说道:“前辈想要从我们这拿走宝图,须得问过我手中之剑。”

  陈建德也道:“对,我们不会怕你的。”转而又向其他人说:“弟兄们,把这老东西干掉,你们就是真正的英雄了。”他说话的语气好像胜算十足,道毕竟策马退出了圈内,立在一边旁观。

  廖无影把小乞丐让到一边,然后挽起衣袖道:“来来来,既然你们这么想死,老夫狠心点成全你们。”

  首先上来的是胡敬仰,他倒转剑鞘,说声:“得罪了,前辈。”却在马上并未下马。

  廖无影道:“废话那么多,都糟蹋了人家女子的清白才来说马后炮吗?在做之前干嘛不想一想,真是的。”

  胡敬仰心里暗暗地道:“江湖传言,说一线天廖无影生性随和,不拘小节,最忌世俗,今日得见果然不假。”他首发一招“蜻蜓点水”,忽见白光闪处,快似流星,来挑廖无影左侧“云门”和“中府”二穴。

  廖无影眼明身快,全无惧色,说声:“来得好。”左脚点右脚,侧身向右移开,与胡敬仰的剑只是擦肩而过,只须慢得半响,他的剑定然可以刺伤其臂膀。廖无影在一闪之际,右掌乘隙而出,竟去戳他手腕“神门穴”,这一击若命中,势必要费掉胡敬仰的一条手腕。

  似乎胡敬仰早已预料廖无影有此一着,他使左手一拳打出,要去击廖无影的掌心。廖无影也知这一但击下去,虽然会得手,但也势必付出代价,与其斗得两败俱伤,不如将计就计。胡敬仰以为廖无影不会冒此一险,怎料他毫无躲避之意,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制,廖无影却转攻为守,他放弃去袭他右手,却反攻他左手,化掌为爪,变为擒拿。

  胡敬仰没有料及,却也没有多想,这时右手之急已解,剑峰一转,来削廖无影脸庞须发。

  廖无影毕竟武艺超群,他身形一抖,体内真气流动,震得对方坐骑不安,只是长嘶一声急急退了三步。

  胡敬仰但觉寒气逼人,气喘吁吁,暗自大吃一惊道:“真是匪夷所思,内力能到这种境界问江湖寥寥无几。”

  胡敬仰自知不敌廖无影,却丝毫未有退缩之意。心想:“得能与武林名宿比武过招,那是何等大快人心之事,即使一死也毫无遗憾了。”于是再次策马上前,长剑一圈划出数道剑花,分上中下三路袭向廖无影,使的竟是一招“百花争艳”。

  廖无影道:“看你这汉子剑法精湛,也是出自名门正派的,若果将你废了实在是可惜。”

  他边说话边拆招,丝毫没有怠慢之意。可是见招拆招,毫无漏洞。接过一招又道:“招式是够漂亮的,可惜内功修炼还没到家。还需要多加练习。”

  胡敬仰只加紧了攻势,并未示弱,说道:“多谢前辈赐教。”

  廖无影则道:“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老夫倒想开开眼界。”

  言语之间,两人已经拆了十数招。

  而这其间,胡敬仰的奇招异式只层出不穷。看得众人惊心动魄,一动不动。

  廖无影似乎是存心与胡敬仰周旋,并未要致他于绝境。

  等到拆了二十招以后,廖无影似乎不想与胡敬仰消磨太多的时间,廖无影竟如鬼魁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法游至胡敬仰的跟前。

  然后将身形一抖,两步化作一步避开了他刺出的剑。欺身直上,说快未快,说慢也不慢,左手使出食中二指,竟似快箭疾飞而出,以金刚不坏之指快速拿捏住了剑尖。然后用外力趁机轻轻一带,再一推。胡敬仰但觉握剑之手有一股寒流源源不断地自剑尖传到剑柄,似乎要冻得失去知觉一样。然后又被一引一推之势,身体竟然没有一些抵抗的余力,只有眼睁睁由不得自己作主从马背上翻飞了出去,硬生生摔倒在地上。

  而看廖无影之时,只见他纹丝不动,气定神闲,毕竟脚下只留下一双浅浅的脚印而已。足见这等武艺实在是举世无双的。

  

好看的仙侠小说,每本都是能让人看七八遍的神作,书荒不存在的,第4本强烈推荐! 是无数人心中不朽的神作。
  • 都市之仙尊归来

    一代仙尊陈峰重回地球少年时代。正值被陈家撵出的时候,面对大伯一家的轻蔑,青梅竹马同学的嘲讽,豪门大少的羞辱挑衅……在兰姨和馆主的嘱托中,在故友和爱人的关切中,在风起云涌诡谲多变的繁华都市中,一步一步,重走修炼之路,再树无上仙尊灭世威严。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我所欲者,率性而为,心无愧欠,扶摇登步直上九重天!

  • 九州仙途之家有仙妻

    九州大地,大劫将至,陷入乱世之中,她是诛仙剑魂转世,也是人皇后裔,天生拥有仙骨,仙脉,仙血,仙资绝世,如谪仙临尘。机缘下,她成为了九州三大宗门之一的浩然书院的弟子,她师傅视她如珍宝,可她天真又顽皮,让师傅无奈至极。  她一副呆萌,天真的看着师傅,道:“师傅,你不是要我努力修炼吗?怎么现在又不让我修炼了,是不是我太笨了,不适合修炼啊!”  师傅无奈的看着她,“灵儿啊!你仙资太高,修炼的速...

  • 家有仙泉有点甜

    泠本是个平凡大学生,哪想一朝穿越竟捡到了宝。偶遇仙泉,专注种田,发家致富,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