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一猫一狗一茉莉
一猫一狗一茉莉

一猫一狗一茉莉

  • 热度:
  • 时间:2019/11/13 15:06:40
  • 来源:阅文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谁,还有谁和她一样衰?吃错了药来到了唐朝,成了个穷老头的穷徒弟,她正鼓起勇气叛逃追求新生,结果又被掳到吐蕃……田园风光好,江湖不好跑,若为庙堂故,还是赶紧跑……  ps:鸣谢亲爱的梅姐!你的一路支持给了我无穷力量。  鸣谢江哥的超美封面,封面即将与大家见面。  我的文,写给懂的人。我喜欢细风温雨去描述和铺垫,世间有因才有果,若喜爱,请耐心等待,小猫小狗小茉莉,他们必不会让大家...

精彩章节预览

  夏天要做什么?当然是睡觉,炎热的中午,将空调开得足够低,将褥子铺得足够软,将四肢伸得足够开。呈大字型在床上歪倒,等着腹中的饥饿将自己吵醒。然后起床灌下足够冰凉的鲜果拼盘。只有这样的一天,才能让我摆脱熬夜的痛苦,重新展开生机。给自己打气加油,再加油打气,横着走到桌子前,开启手机,打开电脑。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完了完了,一听到这夺命铃声就知道,马大姐的夺命连环call又来了,不敢等得太久,只得颤着手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不出所料,一个媲美女版vitas的声音充斥在了房间里。

  “罗菲菲!你丫是不是皮痒了啊?竟然敢给我关了一天的机!你答应我的稿子呢?稿子呢?你有钱付违约金,我还没脸跟社长解释呢!我限你三天内,把稿子给我发到邮箱里,要不然,哼哼。”

  挂了电话,我揉了揉尚有立体声余音环绕的耳朵,脑海中浮现出了哈利波特里面罗恩收到的那封吼叫信。恩,同厂出品,如有雷同,完全正常。一边龇牙咧嘴地捻起一颗冰凉的葡萄丢进嘴里,一边还是乖乖打开了电脑开始披头散发地码字。

  如果你后来问我,熬夜+低温的空调+冰凉的鲜果拼盘+六大片的安定等于什么。我会告诉你,等于不要命了。此时我坐在电脑前,只觉得肚子中仿佛有人在跳弗朗明哥一样,痛不欲生。奔到药箱旁边,还在暗自庆幸,还好我平时就是个药罐子,还好家中常备居家良药……迅速打开一瓶胃药的瓶盖,粗略看了看上面的说明,成人4至6片。我属于成人,我属于病情严重的成人,推理完毕,于是毫不犹豫地吞下六片药。躺在床上等待药效发作。恩,痛,恩,非常痛,恩,还是非常痛……不好,越来越痛。恍恍惚惚中我仿佛听到脑海中一女声后悔地嘶吼着:“你爷爷的,忘了自己上礼拜去医院配来的安定没地方放,随手找了个药瓶。好像就是个胃药的药瓶。我不是那么有才吧……老爹老娘去了外地旅游,半个月以后回家才能看到我,我不是那么凄惨吧……”

  疼痛渐渐蔓延开来。我的意识逐渐模糊,只剩下一片黑暗……

  当我重新有了意识之后,我闭着眼睛只觉得浑身轻松,恩,非常轻松,好像没有重力一样可以飘起来。“飘起来?”我一惊,睁开眼,用力眨眨眼,再睁开眼。我失明了?怎么周围一片死寂,黑暗,不对啊,失明我也应当能听得见邻居的音乐声啊,那个邻居每日窝在房中放出来的音乐声音之大,品种之吵,每每让我怀疑他大概是个连环凶杀案的罪犯,躲在房中分尸。我试着动动手脚。可以动弹,但触不到实实在在的东西。实在懊恼极了。无可奈何之下。我只有不停划动双手双脚向前游着。不知游了多久,在我筋疲力尽之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对话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

  一个温和的声音道

  “大概又是个枉死的,看看叫什么名字。喂,报一下你的名字。”

  另一个声音似乎有些不耐

  “罗菲菲。”

  “罗菲菲?没有这个人的记录啊。奇怪了……”

  那个较为温和的声音呢喃道

  “哎,每次要完事了都出这种幺蛾子。没记录说明没死啊,没死又怎么会来这里……看来又是他们搞错了,还要我们收拾烂摊子。”

  被称为烂摊子的人在黑暗中嘴角抽搐了几下。

  “如今之计,只有先送她还阳。待寿终正寝后再调整错误了。”

  那不耐烦地声音沉吟一下

  “恩,也只能这样了。恰好今日收来一新魂,还未登记……”

  我还想开口询问,只听那两个声音越离越远。我的意识又开始模糊了起来。临昏迷前,我脑海里只有一句

  “哪里的公务员都他爷爷的是米虫啊!”

  阳春花待开

  杨柳风未到

  仍是春寒料峭时

  罗袄欲褪却还娇

  何时绿意染

  却把湿红盼

  已近立春,本应是千里莺啼,披红带绿的时节,这个北方的小村落却仍然是哈气成冰,草木不长。大清早,村落中极为安静。突然村落一角的一个木屋中传来震天一吼

  “死老头,你给我滚出来!”

  还在屋前树洞中酣睡的鸟大婶被这震天霹雳吼吓得脖子一缩,睁了睁眼睛,又眯了眯眼睛,扭头接着睡起来。鸟脸上很是清楚地写了三个字

  “又来了”

  只见一个身穿着灰布袍子,生得珠圆玉润的老头从屋里蹿了出来,没错,是蹿。一边蹿一边向右一闪,闪过了一只从屋里飞出来的酒壶,嘴里还得意地吧唧吧唧

  “嘿嘿,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昨儿晚上先喝光了,嘿嘿。”

  这时屋中走出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少女生得极为娇俏,一张瓜子脸,一副杨柳腰。但此时怒气圆睁的大眼以及叉腰的双手硬是生生毁掉了柔媚的形象。老头跐溜一下转到了少女跟前,讨好道

  “小猫,你看,你看他多可怜。师父发现他的时候,他浑身是伤,躺在草堆里,比浇了雨的小黑还惨,你看……”

  听到小黑,少女嘴角忍不住抽动起来,眼前浮现出村头刘妈家里那只不认主人,只认识这老头,天天跟着老头东混西混,吃得脑满肠肥的黑狗,每次走到刘妈门口,还总是被这只黑狗斜眉歪眼,口水乱飞地调戏。最不可原谅的是。小黑是只母狗!

  “你自己捡回来的东西,自己收拾!我没工夫天天替你打扫烂摊子!”

  说完气冲冲地走回了房间。没错,这悲催的少女就是我。四个月前,被那两个无良的黑.道公务员(黑了吧唧看不见的,又傻了吧唧什么都不知道的)扔到了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小猫啊!你总算醒了,没了你,师父可怎么办啊。谁给我煮饭,谁给我买酒,谁给我收拾我捡回来的东西。呜呜”

  “你……你叫我什么?”

  也不知道是这身体太虚弱,还是我被这个老人天雷滚滚的言语惊到了,我的声音听起来娇柔无力。

  “小猫,你别吓师父啊,你是小猫啊!”

  “我问你我的大名!”

  “大名?名字还有大小?以前光叫你小猫,你也没有不同意嘛,要不,你跟为师姓吧,姓杜,叫杜小猫,恩,这名字好。为师的姓果然冠到什么名上都别有一番韵味。”

  我看着他自言自语,油光可鉴的脸,翻了翻白眼,憋了憋气

  “师父,我不叫小猫……”

  老人家还在喃喃自语,忽然听我这么一说,吓了一跳,顿时泪眼涟涟

  “小猫你,你嫌弃师父给你取的名字。可,可师父觉得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只有你的最好听了。”

  “……”

  “师父你叫什么名字……”

  “师父名叫杜子腾,字美酒,这字可是师父我自己取的呢,和师父我的气质可相配?”

  “字?”

  我没来得及品味这个“肚子疼”“没救”的名字是好是坏,眼睛四周一转,看着屋里的陈设和老头以及自己身上的衣服,惊恐地抓着他就问

  “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朝代?”

  “唐朝,贞观年间啊,小猫你终于知道关心天下大事了,这样很好,师父早就同你说了嘛,虽说我们这里地处塞北,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还是……”

  终于忍不下去的我,不理会床边还在唧唧歪歪的老头,拖着仍旧虚弱的身体,冲到了冲到了院子中间,发出了我来到这里的第一次无敌霹雳河东狮吼

  “你爷爷的,你在唐朝名单里面找我的名字,能找到个屁!你丫的好歹也给我送到西安去啊,让我在这鬼地方寿终正寝,我诅咒你们没有年终奖金!”

  骂是要骂的,活也是要活下去的。我一向享受生命,热爱生活。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我弄清楚了如何用烧火的灶做出尚能入口的饭菜,弄清了如何分辨钱币,如何采买换购东西。弄清了如何应付左邻右舍三姑六婆。

  唯一让我怒发冲冠的是号称是我师父的“肚子疼”三天两头不见踪影,每次跑出门去都会捡回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若是些破烂也就算了,可这死老头捡回来的十有八九都是活物。他老人家只负责捡,剩下的活儿都是我来收拾,偏偏我这个二十一世纪少女,连鸡都没杀过一只,自然不忍心让这些东西自生自灭。

  如今家中已经有屋中两只没了娘的猫,厨房中天天偷米吃,却半个蛋也不下的一只母鸡,门口天天比猪还懒的一只老黄狗,院子里那只很大牌的鸟大妈以及床底下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只乌龟。好吧,这些我都忍了,今日,这老头不知从哪里竟然捡来了一个人……还是个身受重伤,全身脏兮兮的大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死老头,我上次有没有跟你说过,要捡也要捡些有用的,你看看你捡回来的东西,哪一个不是歪瓜裂枣……家里本来就快要揭不开锅了,你还捡了个大活人回来,谁养活?”

  被四只猫眼斜了一下

  “毫无用处……”

  厨房传来了某母鸡忿忿不平的咕咕声

  “可是小猫,你也是师父捡回来的哪……”

  某无良老头在我的瞪视下声音低了下去,闪身出了门。待我追出去,只听到老远传来欠打的声音

  “小猫,为师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回头为师送钱回来,嘿嘿”

  抽搐,抽搐,我如果客死古代,一定是这无良老头给气死的。转身看着床上躺着的“尸体”。我叹了口气,朝灶房走去。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