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皇叔有疾,卿可医 > 正文

皇叔有疾,卿可医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6/3 14:10:53热度:

《皇叔有疾,卿可医》是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此时听得女儿这般说,立刻让身边的孙嬷嬷把人给叫了过来。...

皇叔有疾,卿可医

等两人走了,薛如银心口的那股子气顿时一散整个人都有些萎顿起来。她坐在一旁看着丫鬟们忙碌,眼眶不由就红了起来。以往,她哪里受过这般的气?在老宅时,上上下下谁不是尽心哄着她的。之前受兰嬷嬷磋磨、教养也就算了,如今连着两个妹妹都要看她不起。

一时间千头万绪涌上来,薛如银就侧着身子偷偷抹泪。

白叶却是没有这么多的想法,薛府里面情况复杂是她早就料到的。她的出身来历与薛如银息息相关,纵然是投诚了薛夫人母女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今日见得薛如银愿意护着她,心中原本的打算自然也就落地生根了。她之所以大胆出面对上珠、玉两人,更是把端王拉出来扯大旗,为的就是能够在这薛府之中站稳脚跟。

若是今日薛如银为着珠、玉两人的嘲讽就处罚了她,那她自然不会傻傻的当那个出头鸟。

只一点儿她未曾想到,兰嬷嬷竟然是林家的人。

林家乃是薛如银的外家,据闻白叶的父母也是林家送过去薛家老宅照看薛如银的。只薛如银在薛家老宅这么多年,除却白叶父母之外林家对她却再无半分照看,如今却与薛老爷商议派了兰嬷嬷把人接回来……

还有被珠、玉二人提了几次的中秋宫中酒宴……

这京中的情形,只怕比她预料的更加复杂才是。

……

这边薛如银一行人收拾院子,摆放物件,而正院之中,薛如珠和薛如玉两人却是争先恐后地告状。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事情说了个清楚明白。薛如珠毕竟年纪大些,年后也开始有人上门提亲,平日里面知道的事情自然比妹妹多,此时把话说完就有些不安地看向了薛夫人凌氏,低声道:“母亲,大姐竟然与端王都有些干系,这兰嬷嬷也实在是……”

原本这兰嬷嬷出身林家,听闻早些年曾经在宫中服侍过贵人,就足以让人忌惮了。凌氏当初也提过几次,挑拨薛海天说这是林家不放心他这个女婿会善待女儿,这才安排了兰嬷嬷的。然而,不知道薛海天与林家怎么说的,最终还是派了兰嬷嬷去薛家老宅接人。

凌氏却也不是吃素的,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也派了人一同前往。

此时听得女儿这般说,立刻让身边的孙嬷嬷把人给叫了过来。

她安排一同去薛家老宅的是一个年轻媳妇,这会儿被叫了过来先是磕头,听得凌氏问话就一五一十把事情说了个清楚。

凌氏自然是先问端王的事情,听得在驿馆偶遇,王府管事亲自相请,皇上急召端王入京临行之前还去送了谢礼,她一颗心就扑通扑通直跳。等再听到兰嬷嬷竟然把这礼直接归入了前院,交由府中薛管事,她更是气得双眼都发红起来。

“可恶!”凌氏拍得桌案之上茶盏乱颤,“我就知道这兰嬷嬷会是个祸害!”在薛海天跟前这般给薛如银做脸,凭着薛海天一心想往上爬的念头,等回府知道了薛如银与端王搭上了关系,岂不是让薛如银真正压了她的儿女一头?!

想到此处,凌氏心中更是一股火乱烧了起来。

那年轻媳妇见状却是不敢隐瞒又一咕噜把话说了个干净,连着兰嬷嬷雷厉风行处置了吴嬷嬷和黄杏等一干人都说了个清楚。隐约表示,不是她不做事,实在是这位兰嬷嬷不好惹。

听闻吴嬷嬷被下了大狱,黄杏淋了一夜的暴雨,熬不过三天就死了,凌氏心中的怒火就如同被泼了一盆子的冰水一般迅速熄灭了。甚至于,她心中还有种冰冷的感觉。

这兰嬷嬷的手段,实在是不差。原以为林家这么些年来对薛如银不管不问,是还记恨着当初林纾惠当年与薛海天私会,闹出那般大事差点毁了林家百年的名声。如今看来,林家倒是还记挂着这个“自甘堕落”的女儿!

不然如何会派了兰嬷嬷这般手段的人辅佐薛如银呢?

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半响不曾说出一句话来。

那年轻媳妇见状,生怕被迁怒,想了想才低声道:“不过依着奴婢来看,怕是大姑娘对兰嬷嬷并不十分喜欢,也不算亲近!”

兰嬷嬷手段刚硬,虽然处处都是为了薛如银好,然而却让人心生芥蒂。更别提薛如银本身规矩不好,言行举止都跟府中姑娘有着差距,为了她不被比下去,这一路兰嬷嬷都没少管教呵斥她。

她这般细细说了,听得兰嬷嬷竟然罚得薛如银饿饭,甚至罚她贴墙站,两人之前还闹出过几次争执,凌氏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般手段是了得,只是却不会拉拢人心。凭她再忠心耿耿为了薛如银好又能如何?小女孩的心性,若是不顺着点儿,怕是这嫌隙会越来越大。”她心中稍定,转而才想起了女儿提及的白叶,顺口问道:“那个白叶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记得当年姑娘身边有这等人物?”

“就是,此女胆子颇大,竟然还敢回嘴!”薛如玉在一旁插话,薛如珠却是拉了她一把,见着母亲看过来这才低声道:“依着女儿来看,大姐能跟端王扯上关系,此女功劳不小。”

“奴婢细细查了,听闻是当初大姑娘刚到老宅之时,林家大爷暗中派人送去的一对夫妇,说是给姑娘调养身子的。只那对夫妇早两年死了,留下尽得他们医术真传的白叶。”

“这么说来,”凌氏沉吟片刻,“这个会医术的白叶,竟也算是林家的人了?”

“身契据说不在大姑娘的手中。”年轻媳妇补了一句,“许是林家的人。”

若是连着身契都不在手中,纵然她如今是薛家的当家主母,想要收拾林家的人却也不是一件易事。凌氏的脸色微微阴沉,半响才陡然展颜道:“开库房,挑上几样适合大姑娘颜色的布料,与她好好添置几套秋日的衣衫,还有那些首饰也挑出来几套合适的送过去,让她一并挑选。”

“娘!”薛如珠和薛如玉两人闻声立刻按耐不住,异口同声叫了声,“再这般给她脸子,我们岂不是真要被她压上一头?!”

凌氏闻声笑了笑,“你们两个傻的,纵然如今给了她料子,日夜赶工,难不成她就能够在中秋宴上做出一整套的衣衫来配头面吗?只我也算是她母亲,这面子情还是要做的。”

东西给了没?给了!

既然给了,那就不会是她这个嫡母的错了!至于带着明晃晃的头面,配着不相称的衣服,那只能说薛家大姑娘在乡间长大,没什么见识和眼光,加上她这个嫡母拗不过原配的女儿。

毕竟,东西她可是都给了的。

薛如珠眼珠一转,转瞬就明白了凌氏的意思,拍手叫好!薛如玉听着姐姐这般说,也懂了这其中的意思,笑着道:“那我也送些东西过去,才显得我们姐妹对这个大姐姐好不是。父亲觉得我们友爱,自然会更喜欢我们几分的。”

至于薛如银丢了他的脸面,却是怪不到她们这些送礼的姐妹头上的。

还有一层凌氏却是未曾说破。

有着兰嬷嬷在,她的这点儿心思必然是不能得逞的。兰嬷嬷定然会阻拦薛如银不得当的梳妆打扮,然而她要的就是兰嬷嬷的阻止。之前听得跪在下方的媳妇子说薛如银与兰嬷嬷之间不睦,她就动了心思。如今这般简简单单送了东西过去,又在薛海天跟前讨好,彰显她的慈爱,又能让兰嬷嬷与薛如银起了争执,愈发觉得她亲近,岂不是一举两得?

凌氏算盘打得极好,东西也很快就挑好了让身边的孙嬷嬷给送了过去。

都是年轻的姑娘,不要说是在老宅长大的薛如银了,纵然是平日里面衣食无忧,见惯了好东西的珠、玉两人看着送去的那些东西也是差点眼红起来。

“母亲也未免太抬举她了!”薛如珠忍不住抱怨了一声,此时屋中只有她们母女三人,她自然更是安奈不住了,“只那流光绿萝布料,我跟妹妹求了多少次,母亲都舍不得拿出来,如今竟然给了大姐。”

凌氏心中正是心疼着呢,然而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要真想离间薛如银和兰嬷嬷,甚至是林家的关系,这一批布料又算得了什么呢?这般想着,她就伸手戳了薛如珠额头一下,“你懂什么!”

凌氏一股脑送来了这么多的东西,薛如银只看着那一样样的布料和头面,整个人都有种晕眩的感觉。还好,她没有太过于失态,片刻之后就回过神来道:“母亲费心了。”只说着那一双眼睛还是不由落在了那匹流光绿萝布料之上。

她这般模样,送东西的人如何不懂,捧着流光绿萝布料的丫鬟上前了一步,笑着道:“这料子是凌远侯夫人前些日子送给咱们夫人的,二姑娘和三姑娘讨要了好几次夫人都没舍得给出去,如今倒是特意嘱咐了送来给大姑娘做套衣衫。说是大姑娘年纪正好,适合穿些青葱粉嫩的衣衫。”

薛如银闻言却是一愣,想起之前见凌氏时她慈眉善目,殷殷关切,不由低声道:“母亲待我自是极好的。”

一旁的孙嬷嬷只仔细观察薛如银反应,如今见状自知可以交差,倒是说的更加凑趣。薛如银这边留下了布料头面,回头想了想又对孙嬷嬷道:“之前听那丫头说,两位妹妹也很是喜欢那匹流光绿萝锦,我想着我一人也用不完,倒是不如配着其他的布料只做一身裙子,余下的料子也好给两位妹妹添件衣物。”

听得她这般说,孙嬷嬷一愣继而就露出了笑容。

两位姑娘私下对薛如银很是不客气,她如今竟然还舍得分了布料给这两人。如果不是心机深沉的话,自然是被夫人的“关爱”所感动了!

至于薛如银的心机,只看她对上两位姑娘还要丫鬟出头帮忙,就可知一二了!

皇叔有疾,卿可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皇叔有疾】 或 【卿可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皇叔有疾,卿可医

今上小皇叔,端王殿下身中奇毒,路遇娇俏可人小医女~一眼相中,为求名医,以身相许!白叶表示,小女子怕怕,皇叔请放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