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盛唐无妖
盛唐无妖

盛唐无妖

  • 热度:
  • 时间:2019/11/13 12:43:57
  • 来源:阅文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穿过盛世大唐茶都还没喝一口被迫上了花轿遇上了口味比较重的山村女鬼...老师傅:姑娘,世上竟有你这般如此骨骼精奇、命格贵重、百邪不侵...顾曳:说人话老师傅:你命硬,可驱邪,上吧!PS:新书《我只想种田》,17.12.01日上线,现代种田顺便快穿文,说什么都是虚的,自己过去看看呗~~(官方群:满一千粉丝值进后援群(五九零六五三四八三),满一万进VIP群)...

精彩章节预览

  大清八早的,老BJ的爷们都在公园凉亭里面下棋,有一个穿着白背心的老大爷摇着扇子,嘴边翘着小胡子,眼睛都笑眯一条线,两根手指头捻着一枚棋子,铿锵有力地往下一按!

  “将!”

  对面的人错愕,继而愤愤。

  旁人哈哈大笑。

  而在此时,距离他们大概十五米远的对面街道一家咖啡厅临街靠窗第三排位置也有这样一对男女有了这样的对话。

  男:“我听人说顾小姐是弄考古的,就是那个挖人祖坟的?...很脏吧,都是土啊泥的,还有死人,里面都是病菌,工资也不高,不过我听说你们有些做考古的可以从里面拿一些古董..........”

  没等他说完,才坐下不到一分钟、对面的女郎将目光从桌子上的甜点往对面挪移,落在他手里端着的咖啡杯上。

  目光幽幽。

  “你喝的是加了水的猫屎”

  男子一下子目瞪口呆,但第二秒又试图说些什么...

  “这个猫屎咖啡是....”

  对面的女郎忽然将端庄并列的左腿轻盈放在了右腿上,脚尖往下上下晃悠着,但眉梢却往上扬。

  只这一上一下,原本那岁月静好的模样就瞬间瓦解。

  变得浪荡粗俗。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长得好的人叫撒娇,长得不好的人叫撒泼。

  这女人眼下虽然粗俗,但凭着这张脸...

  男子暗道日后可以调教调教,可不能如此粗俗...

  “加了猫屎的水?”她幽幽得补充。

  这是第二个选择。

  男子错愕,哑口无言,又怒火中烧,嘴巴张开...

  女郎微微一笑:“考古很让你看不起?我挖你祖坟了?”

  男子脸色一变,又要开口,但依旧晚了一步。

  对面的女郎一只手撑着下巴,修长的手指,白皙透光似的皮肤,修剪得十分规整、并不符她外表的食指跟大拇指彼此摩挲着...

  那动作...有点像银行点钞员...

  “不过你想多了,我从来只挖王公大臣历代勋爵的坟头,比如李朱赵爱新觉罗什么的....对了,你贵姓?”

  那笑容很假,声音很凉,典型的刻薄阴毒。

  男子怒而起身,走之前,目光滑过那张确实美艳夺目的脸...

  讥讽,不耐烦,傲慢...

  “你这个女人...心如蛇蝎,粗鲁不堪!”他加大音量....咖啡厅内的人都侧目看来。

  被一个男人这么骂,女郎手掌动作顿了下,但还是麻利得将一块华夫饼放进了红唇里。

  轻蔑,显而易见。

  暴露的时候来了,那端着一派绅士衣着楚楚的男子恼羞成怒,一巴掌挥下来...

  女郎咀嚼了下嘴里的华夫饼。

  抬手,格挡,反握,起身,扭腰,左腿闪电般踢在他腿肘,抓臂,侧身...

  哗....

  210度过肩摔。

  砰!

  一米七五的汉子就这么怦然被摔在了地上。

  女郎转了下手腕,抬手拿起咖啡。

  “摔你一次长长记性,姐的胸跟大腿你可以看,但姐这个人你上不了...”

  鞋尖踢了下这人小腹,疼痛让这个男子哇得张开嘴...

  那咖啡直接往他嘴里灌...

  那男子呕吐着,狼狈得很,却再不敢招惹她,爬起来就跑了。

  当然,不外乎他知道自己喝了那加料了的咖啡后会出什么丑样...

  现在赶紧去医院!

  女郎旁若无人得抽了纸张擦擦手,翻着白眼。

  走了碍眼的人,她的食欲就更好了,一边爷们坐,一边抖着腿儿,正要朝面前甜点下手...

  手机响了。

  “喂?嗯?疑似唐墓?谁的...未可知?比秦始皇的还大..你可拉倒吧,就是秦始皇他爸也没这样的待遇.....”

  不过她脸上的调侃跟漫不经心很快变了,因为那边换人讲电话的老教授是不会跟她开这种玩笑的,她原本懒散挑着的眉头压了下来,眼里有了光。

  “我马上就出去”

  刷,挂机,收机,从裤兜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老人头,啪,拍在桌子上,又握住了那甜点盘子...

  那动作麻利,气场之酣畅...

  服务员下意识闭上眼捂脸....

  “打包!”

  一手捞着风衣一手提着甜点盒子的女郎迈着大长腿风风火火离去...

  服务员一脸懵逼,半响,才反应过来。

  “阿!她是顾曳!”

  顾曳这个人吧,不算无名之辈,但她的名气半褒半贬,不管在学术圈还是在社会圈...

  漂亮,有才,性格乖张,我行我素,本来也没什么,哪个圈子都有这样几个人,最大的问题她才二十八岁就评上了副教...

  在当时,有一个顾曳的同僚名落孙山,便是阴阳怪气的跟媒体宣扬了某种美色交易黑幕。

  顾曳跟那些考古界的泰山北斗都在场....

  当那些记者蜂拥而至过来采访她。

  她说:“他还是有点眼力的,说对了一半”

  “哪一半?”

  “我长得美”

  “.....那你觉得他这样说你,你...”

  “不认识”

  于是顾曳就出名了。

  江湖人称顾爷,雷厉风行,一张刀子嘴。

  反正此刻这个名人冲出咖啡厅后,转瞬就上了一辆刚到不久的车子。

  车子启动。

  啪,车门关上,副驾驶座的小青年转过头笑得不怀好意。

  “顾爷,你明明有脸有身材,为啥这些男人还是看不上你呢?~”

  说起来,顾曳可是他们考古行当的颜值担当,加上在同龄人里面已经独当一面,虽然因为这张脸跟身材也平白让她不久前才评上的副教授头衔让人多有诟病。

  ——一看就不像是什么良家妇女,更别说是搞学术的了。

  “看不上我?呵呵”顾曳慢腾腾得拿出甜点...

  “这是看上了?那你还...”一看那小子的样子就知道被顾爷给唰了一通。

  “这人呐,看上了我的肉体,看不上我的灵魂..但他又出不起价,最好的法子就是让我自己贴上去,做金融的都喜欢空手套白狼....”

  顾曳一贯嘴皮子利索,这自带呵呵搭背景BGM的效果,让老司机跟小青年都浑身发毛。

  不过她没提那人给自己下药的事儿,毕竟中间人是考古行里的老教授,是待她极好的,可惜这人心隔肚皮,她也不愿传出去让长辈被人误会。

  “好像前几个也都是金融的吧,桀桀~~他们都乐意给你介绍这样的青年才俊,怎么就没给我介绍白富美啊”

  小青年问着,却看到身材堪比超模、面容美艳极致的大美人翘着腿儿一直抖,一边毫无形象得狂吃甜点,那红唇鲜艳欲滴,沾上了奶油....

  他咽了咽口水...

  “很简单,我穷,但是长得美”顾曳微微一笑很倾城。

  老司机却觉得啼笑皆非,这人穷?对外宣称是孤身一人,不过是因为父母早年遇难去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加上这人生财有道,素来收入远超支出,更是身家丰厚,只是他从老教授那儿知道这人暗地里捐了很多钱,平日里也就凭着那么点死工资笑傲江湖....

  不过这也就一些亲近的人才知道,那些闻美名而来的色狼们是不太知道的。

  BUT,这人美貌倒是远近驰名,名闻本城。

  然并卵,貌美如花心如蛇蝎....

  “想吃?”顾美人正一脸笑眯眯。

  “但你不会给我...”小青年自以为很了解她。

  “别介,好歹你也是我手下第一美男子...我吐出来给你吧”

  她还翻着白眼做了一个呕吐的姿势...

  不忍直视。

  “.....”

  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领导。

  “先去我家拿行李,这次到底是怎么个章程,忽然就来这么一出...”

  “那墓在SX,陈教授他们在前天就过去了...据说那墓有点邪性,当地人也有些邪门,但教授他们测探出这墓很大...必然是要开的”

  言外之意是这墓是上头下了死命令要弄出来的。

  不过那些老头子见识过的人多了去了,多么穷山恶水的地方,里面总有一些山里人比较难搞,什么蛮横,凶残,贪财,愚昧等等,却从来没用过邪门这个词儿。

  邪门?

  顾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她平日里吊儿郎当,但做事还是稳妥的,吃完了心仪许久的甜点就到了家,麻利得收拾好东西就上了车,接过小青年递过来的档案袋,里面封着这次考古项目的重要资料..

  她仔仔细细看下来。

  一个小时后,她叠好资料,没说话。

  如今已经在去SX省这条素来多帝王墓葬的高速上,顾曳用一个小时就看完了将近百页的复杂资料,内心也记得差不多,但她最在意的恰恰是资料上不能提供的。

  ——这个已经被内部基本确认墓陵规格超过始皇墓的陵墓到底是谁的?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个陵墓的风水方位竟然对立始皇墓。

  她可不认为古代那些建筑师跟风水师会看不出这两处龙穴彼此相冲...

  当然拉,风水这种词儿是不能出在考古文案里面的,毕竟科学社会不信这个。

  党和组织也不会信,但其实每个考古行当的人都对这个字眼有些犯怵。

  “是怎么发现的,一般这个地儿绝不可能是咱们的人勘测到的,是不是又有摸地耗子逮到了?”

  “顾爷就是聪明....没错,警方那边抓到一个老手,那老手叫什么来着,他手里有一份很奇怪的地图,跟小册子似的...监控里面有见过,但后来抓到他就再没找到,那小子也不说,整一闷葫芦,也很邪门...”

  齐放这小子就一个毛病不好,老忘记别人的名字,所以才喜欢给别人取绰号,顾爷什么的就是他先喊起来的。

  那人应该有点问题。

  顾曳思量着,忽然听到雨水拍打在车窗上的声音,往车窗外看去,可以看到阴沉沉的天空跟辽阔的平原高速路,还有偌大的暴雨....

  风雨欲来。

  她忽然有种莫名的心悸感,隐约从云层看到了一张恐怖的乌云巨脸...

  嗯?不对...

  她怎么会想到这种东西。

  顾曳不是一个喜欢怪力乱神的人,第一感觉是心悸,但很快觉得不对劲,她翻开阖上的资料,从中抽出一张图片,这是一张航空拍下来的地理大图,那陵墓在SX川甲跟延平河交叉地带,这地段很荒凉,基本上属于三不管地带,就是政府也常年没有规划到,因为地势太恶劣了,交通?基本上没有交通,都特么是山...

  不过这个航拍图...

  当然是高清无~码无PS的,之前看的时候顾曳也只觉得这山势的确险峻刁钻,但现在她将图片来回旋转角度...忽然顿住。

  这山势连环叠嶂,起伏成线,好像是...

  一张脸。

  这图片跟活了似的。

  幻成鬼脸,朝她龇牙咧嘴..而且眼前视线也一下子昏暗了似的。

  嘶,她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捏住脖子上挂着、藏在衣内的东西...

  西娘你个皮的,什么鬼!

  指尖冰凉,她觉得舌头干涩,大口喝水才平静了下来,隐约听到前头两人说起话。

  什么工资低啦,工作苦啦,但宝宝心甘情愿拉...

  听着听着,她慢慢睡了过去。

  ————————

  轰!

  雷声轰鸣。

  顾曳猛然惊醒,一睁开眼就看到简陋的横木梁,屋顶板还有洞,漏了光。

  怎么回事,她不是在车里吗?

  到地方了,她一路睡到了SX?

  “齐放,齐...”

  顾曳弱弱喊着,陡然发觉自己声音比往日脆嫩了好些,跟个小姑娘似的...

  咦?

  砰!

  门忽然被撞开!

  她还没端详这屋子,门外倏然冲进来一人,一张黑黄脸。

  那黑黄脸横眉竖目的,很是凶煞,却是一个中年女人,还穿着粗布衣,乍一看像是演戏的。

  但这个演戏的农妇大半的女人一看到她醒来,登时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啪!

  声音很响。

  顾曳还没反应过来就白挨了这一巴掌,登时头晕目眩歪了半边身子。

  靠!

  依着她过去的脾气肯定是要还回去的,只是她刚想抬手却发觉浑身没有半点力气,虚弱得好像就吊着一口气似的,而且浑身湿哒哒的,还淌着水,低头一看,竟是穿着大红衣服,这样式每个中国人都认得——特么的,谁给她穿的红嫁衣,质量还这么差!还脱线呢~

  顾曳心头怒起,但也发觉到不对劲。

  这些人难道就是齐放那小子说的本地人?倒是真的跋扈刁钻。

  但齐放他们怎么会把她单独放在这些人家里。

  身体虚弱,其实精神上也十分混乱,顾曳根本没法理清思绪,眼前又乱糟糟得进来很多人。

  “你个小浪蹄子,养你这么多年,好心给你找了一门亲事,竟还跳河寻死,打死你个白眼狼!”

  巴掌又要下来,顾曳有心无力,身体虚弱得很,还好旁边还有很多人,拉住了这个女人,似乎很着急,一直在劝她....

  “别打别打,打了不好看就卖不出去..不是,就嫁不出去了,嘿,听到没,外面花轿来了,赶紧拉她上去!”

  外面传来敲锣打鼓唢呐声。

  卧槽!这句总算是听明白了。

  花轿?嫁?

  卧槽,齐放这两人是把她拐卖到了山沟沟里吗?

  顾曳猛然被一个汉子拽住,那身板得有多轻,加上这男人显然是庄稼汉,生拉硬拽两下就将顾曳差点扯飞出去。

  “等等,把这小浪蹄子嘴巴塞上,省的她胡乱叫唤...”

  那人也不知从哪儿扯出一条破布,捆了顾曳的双手,也缠封了嘴巴,再被汉子拽进那有些简陋摇摇欲坠的花轿...

  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的顾曳只匆匆一瞥,天气有些灰蒙,但很干燥,这是一个村子,很古老落魄的村子,人不多,但是都围观在篱笆栏外,看热闹?

  那眼神顾曳看不太懂,惋惜,或者恐惧居多。

  尼玛,这情势不妙啊。

  还有她明明是被雷声惊醒的,这天气根本不可能打雷,所以...

  “新娘子到嘞,起!”公鸭嗓子一喊,花轿猛然起来,晃荡了一下,让顾曳后脑勺直接往后面一撞。

  咣当。

  她晕了过去。

  很多熟悉的脸,一个老人朝她翻白眼,还有一个老人手舞足蹈得拿着一块墓砖朝她呐喊什么...

  车子...一直在开..

  四方立体巨大墓室...好像打了雷...

  嘭!

  因为这劣质花轿的摇晃,顾曳的脑袋磕再次撞在了木板上,疼痛刺激醒来,她摸了摸脑袋,后脑勺已然肿起一个包。

  嘶,她轻吸一口气,但也顾不得疼痛,坐在摇摇晃晃的花轿上,顾曳努力回想之前的事情...记忆模模糊糊的,不知她是坐车后来到了这里,还是从她坐车到了SX开始挖掘那个古墓开始,到后来她在那地方好像遭遇了什么...

  记不清了,一想起就头疼得厉害,一片模糊,就好像一下子酒喝多了断片一样。

  所有记忆的时间顺序都是乱的,而且跟以往经历混叠,她分不清之前自己到底经历过什么,但按照正常情况便是她在车上睡着后莫名其妙到了这地方。

  也不知多久了。

  顾曳已经用手指头艰难解开了绳子,取下封嘴的破布,这破土也不知干啥的,泛着一股霉腥臭味,让她欲呕,但又不能呕吐...

  真心难受。

  她憋着,下意识去摸手腕上的手表,光秃秃的,摸到了明显的皮包骨头,没有手表...

  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一时也没想明白。

  脸色有些苍白,又感觉外面抬轿的轿夫跟尾随的喜娘很安静。

  安静得可怕。

  就好像在避讳什么一样。

  按理说这送嫁应该热热闹闹的...

  呸!老子嫁个毛线!

  顾曳探手要撩开那帘子看看外面,还没撩起来,却直勾勾得盯着自己的手。

  好像...怎么这么瘦小,而且瘦骨嶙峋黄不拉碴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又长期暴晒..跟自己那芊芊玉手完全就不是一个画风的。

  顾曳迅速摸脸...这皮肤好粗糙,而且脸型也小了一些,手头也没镜子,无法确定到底长什么样,但是应该是少女的,看体型就知道年纪很小。

  这绝逼不是她自己身体。

  操蛋啊,这是在梦里?

  顾曳觉得自己神经有些衰弱,却忽然感觉到外面的唢呐声停了。

  “到了....”

  “..鬼哭林..”

  “快放下,放下,咱们走吧..”

  “不行,佘员外说咱们必须送到他家去,不然难道要新娘子自己抬着轿子走?....”

  顾曳听到这里就想吐槽自己抬不动....

  不过外面的轿夫跟那喜娘等人都是一个村儿的,如今战战兢兢,都恨不得自己闪退,让别人冲锋陷阵,可后头一个汉子提醒众人...

  一想到逃走后的后果,众人都脸色土黑土黑的。

  喜娘捏了捏手心,干笑着:“那...再送进去一点..过了这地儿就好了,过桥那头就是东柳镇...”

  “这还用你说,他娘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鬼哭林有鬼...前头那些人不都..”

  几个轿夫面色悻悻,但也不敢多说,忌讳!

  此时在花轿中的顾曳听了他们对话,心里倒是不太在意这鬼哭林什么的,她更担心自己不知道怎么的就换了一具身体,既然是真的换了身体,就不可能是有人演戏搞鬼,外面这些疑似古人的人恐怕真的是古人....

  那么问题来了。

  ——她这是到了哪个朝代哪个时空?

  不管如何,脱身才是第一要务,看样子这些人也不是能讲道理的。

  似乎这鬼哭林很让他们害怕,也许是她的机会。

  顾曳心里盘算着,那轿子晃荡一下又抬起了,显然这些人更惧怕那个佘员外....

  轿子晃悠悠得进入了那鬼哭林...

  这些人十分安静,似乎都不敢说话,走着走着....

  顾曳却感觉这林子温度似乎有些低,而且有股味道越来越重,有点腥臭味...

  她不自觉摩挲了下手臂,手指悄然撩开了帘子。

  入目的是有些荒凉的林子,林木稀疏颓败,秋季?

  但这林子的确阴森森的。

  “几位大叔大娘,这是到了哪儿....”她刻意放轻语调,软化语气,就为了不显出这身体本尊掉了包,毕竟这本尊应该是山里孩子,性格不会太放得开...(她绝对不觉得自己放荡)

  但没人理她。

  空气里只有那树木枯枝上孤零零挂着的树叶被冷风吹动发出的声音...

  没人理我?我还巴不得你们都离开呢...

  顾曳目光往下,落在挨着花轿的喜娘身上....

  这喜娘跟普通大妈没什么区别,就是体格壮了点,个头不高不矮...

  而且脸色有点难看,惨白惨白的,呦,还流血呢,耳洞流血...

  顾曳微微往前侧了脑袋,仔细一看。

  哎呦卧槽!

  七窍流血!

我们为您搜罗了时下比较热门又刺激的恐怖灵异小说 ,让你心惊胆战、不毛而栗!晚上看贼刺激。
  • 鬼门

    鬼怪之类的为玄学,玄门之内奇异路途,从一个凡人修身于道学,小时候的恐怖经历,到学校奇异事件鬼怪传说,道门变故,,孤村荒坟鬼抬棺.....

  • 我的妖孽女总监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但是见过他真面目的对他只有一个评价,那就是和魔鬼签订过契约的人。外人都称呼他为魔王,可是他自己却知道,他内心多么渴望一份宁静。接受了契约婚礼,奈何老婆冷如冰山,看一个佣兵战场上的王,如何在不和谐的家庭里面左右逢源……

  • 阴谋诡嫁,我的老公会捉鬼

    陈心仪,一个没心没肺的富家千金,因为父亲让其转学,明明是全新的生活,却遇到了惊险恐怖的灵异事情! 莫星胤,帅的突破天际但是却像一个小透明一样总是被人忽略,因为在普通人的身份之下,他还是一名抓鬼的除鬼师! 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因招遇恐怖的亡灵笔记,而碰撞到一起。 好不容易告一段落,陈心仪本以为可以开始正常的生活,却再次招惹鬼怪!原来她是传说中的招鬼体质!亡灵笔记开启了她的悲催招鬼人生…… 在一次次的被拯救中,她爱上了那抹永远会将她护在身后的男人。 他为她挡了一箭,身受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