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我的妻子是鬼王 > 正文

我的妻子是鬼王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8章我的妻子是鬼王18

发布时间:2020/9/29 9:49:22热度:

《我的妻子是鬼王》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正在这时,猛然听见一段段佛号声,由远而近,随风悠然地飘来,飘进我的耳朵里,听着十分舒服。...

我的妻子是鬼王

我说:“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计较了,我们还是谈论销魂酒吧的事情吧。对了,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打算如何处理?”

梅三姑说:“根据我以往的经验以及肖华告诉我的一些情况来看,销魂酒吧发生的所有事情,极有可能是女鬼作祟。如果真的是女鬼作祟的话,我们只要将它们打发到阴曹地府去,便可万事大吉。”

我说:“肖华也是这样推测的。但是我们该如何确定这一切都是女鬼作祟呢?”

梅三姑笑了:“那很简单啊!我们只要派一位男士去销魂酒吧艳遇一番,之后三天内二十四小时内跟踪他,看他是如何被弄成死于非命,答案自然水落石出。”

我说:“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我们上哪儿找一个自愿做如此危险事件的男士?”

梅三姑指了指我说:“你不就是一个最佳的人选吗?”

我哭笑不得地说:“我?不好吧?我可是有妻房的人,怎么能去找艳遇呢?”

梅三姑说:“不是你去,难道是我去?我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不是什么臭男人。得了吧,我看你表面说不答应,心里却美得很。赶紧去,好让我收拾完这件破事回去。”

我断然拒绝说:“不行!”

梅三姑说:“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拯救苍生,你还是牺牲一回吧。”

我说:“你们是有本事的人,难道就不能再想过另外一个办法吗?比如我们直接去销魂酒吧查探一番,看看到底有什么不妥,又或者直接跟踪那些有过艳遇的男士。”

梅三姑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我们直接去销魂酒吧查探的话,恐怕会打草惊蛇。至于跟踪那些有过艳遇的男士,不被别人当作疯子打死才怪。”

这时伏魔大师开口了:“老衲倒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听见伏魔大师说有办法,我立刻大喜过望:“大师你有什么方法?”

伏魔大师不动声色地说:“不知杨施主可曾听说过做替身一说。”

我摇摇头说:“做替身?没听说过!”

伏魔大师说:“我们灵异协会的人,在解决一些被鬼缠身的案件时,有时为了避免伤及那只鬼,会做一个纸扎的小人,将被鬼缠身的事主的生辰八字写上去,然后施法烧了。这样那只鬼就跟着那个纸扎人而不是跟着事主。那纸扎人即为替身。”

我说:“大师的意思是,做一个纸扎人写上我的生辰八字,然后作法让它代替我,去跟那些女鬼发生艳遇?”

伏魔大师说:“对付普通的女鬼,你的想法行得通。但是销魂酒吧的那些女鬼可能很不简单,这样做它们肯定不会上当,所以必须做一个更加复杂的替身。那就是将你的一魂一魄依附在纸扎人身上,由我们作法使它活起来跟普通人没两样,这样不仅女鬼视你为常人,就算那些凡人,看你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你可以身临其境,告诉我们发生的事。一旦发生了危险,你的一魂一魄也可以因我们的作法逃离那个纸扎人躯壳。”

我惊讶地说:“真的吗?凡人看我那个纸扎人替身,也把它当作真人一样看待?”

伏魔大师点头说:“是的,我们有这样的本事。”

这时梅三姑插话道:“大师,这方法虽然不错。但是如果小杨的一魂一魄不小心被那些女鬼捉住的,而我们又不能及时营救的话,小杨有可能终生痴呆。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向肖华交待。”

伏魔大师沉吟半响,说道:“不排除有这样的风险存在,但是我们警惕一点就可以了,再说这总比杨施主以身犯险要好得多,而且——”伏魔大师说着,从袈裟里掏出一粒珍珠模样的东西来,“这是定魂珠,只要杨施主口里含着它,任何妖魔鬼怪都不容易抢走他的一魂一魄。”

梅三姑说:“既然是这样,那就事不宜迟,我们马上作法。”

我对梅三姑说:“大美女,你做事能不能不要那么风风火火?你打电话给我是这样,做这件事又是这样。销魂酒吧后天晚上才开张,用得着这么早作法吗?我还要上班不说,怎么着也要先帮你们找个落脚点。”

梅三姑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说:“对不起,我忘记了。”

当下我就带了梅三姑跟伏魔大师找了一间比较偏僻的,没有什么服务员的钟点房入住。这不是我吝啬的缘故,而是伏魔大师的要求。他说做那种替身,必须找个偏僻的地方,一来闲杂人比较少,减少意外的事情发生,二来我的一魂一魄离开我的身体后,剩下来的肉身必须躺在床上,由他们作法守护着,而这时如果有服务员进来打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周密的计划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

到了销魂酒吧重新开张那一天傍晚,我早早来到伏魔大师的房间,梅三姑跟伏魔大师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只见伏魔大师睡的床旁边放着一个差不多跟我一样高的大纸扎人,它的模样、穿着,完全是按照我这个人来做的。

看着这个很像我的纸扎人,我心里不免有点恐惧。不是我胆小,而是它确实比较恐怖。你想想看,如果你看见一个纸扎人放在你的前面,你会想到什么?对,是死人,是鬼魂,如果这个纸扎人做得很像你呢?你是不是有点活见鬼的感觉?

梅三姑见我傻愣愣地看着那个跟我一模一样的纸扎人,轻轻踢了我一脚说:“怎么了?看傻了?这玩意儿可是我做的,怎么样?像不像你呀?”

我吞了一口口水,说:“像,太像了!像得有点令我害怕!”

梅三姑说:“有什么好害怕的,不就是纸扎人一个吗?等会你的一魂一魄还要跟它一起合作呢。”

伏魔大师提醒我说:“杨施主,事不宜迟,请你快快躺在床上,好让我们施法。”

我点点头,结果伏魔大师递给我的那颗定魂珠,将它放进嘴里含着,然后仰卧在大床上,闭上眼睛。

伏魔大师见我躺好后,开始念起了佛号。这佛号乍听上去都是“阿弥陀佛”四个字在反复念着,可是听着听着,感觉到它有一股神秘的催眠魔力,让我沉沉的睡去。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我只知道自己在做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是孤独一个人站在一个一望无边的大沙漠里。

这大沙漠上空没有太阳,一片昏暗。一阵一阵冷风不断地在我的耳边刮过,使我不停地打着冷战。

我感到奇怪,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呢?

正在这时,猛然听见一段段佛号声,由远而近,随风悠然地飘来,飘进我的耳朵里,听着十分舒服。

原本黑暗的天空突然发出一股慈祥的佛光,照亮我整个身体。这佛光似乎包含着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着我向着那股佛光飞去。

佛光越来越近,我的双眼被佛光照射得睁不开来,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飞进那股佛光。

正当我以为自己可以徜徉在这温和的佛光里时,佛光却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比大沙漠上空更黑暗的空间。

我费了好大劲儿,才看清周围的环境。

天哪,我竟然漂浮在伏魔大师房间的半空中。

我看见自己的肉体躺在床上,伏魔大师依然在不停的念佛号,而梅三姑则警惕地看着周围。至于那个像我的纸扎人,则更令我吃惊,它似乎有了生命,在眼睁睁地看着我。我心里有点害怕,尽力地不去看它。

可是事与愿违,那纸扎人似乎跟佛光一样,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迫使我朝它那边飞去。

我在纸扎人头顶上空转了几圈,最后竟然不受控制地从纸扎人的天灵盖那里钻进去。

在钻进去的那一刻,我的大脑异常的疼痛,好半天才好过来。

当我好起来时,就看见伏魔大师走过来跟我说道:“替身做成功了!”

我的妻子是鬼王

小杨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代课老师,却有一个美丽而又能干的妻子肖华,这本已经是一件羡煞旁人的事情,但是肖华却远不只是一个女强人那么简单,在小杨的初恋情人变成厉鬼骚扰小杨的老家时,肖华为了对付厉鬼,显示出不容小觑的法力,这令小杨刮目相看。后来小杨又经历了不少灵异恐怖事件,肖华在处理这些事件中更是显示出她具有把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呼来唤去的权力,这更令小杨感到迷惑不解:自己的妻子究竟是什么人呢?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