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权谋天下之为后 > 正文

权谋天下之为后大结局在线试读第20章花朝会一

发布时间:2020/10/18 19:02:04热度:

《权谋天下之为后》是一本青春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慢着!想及此,司徒瑾颜忽然心中一顿,如果第一才女被奉为进宫的凭劵,那么司徒若瑜和司徒茉微的参赛,岂不又是司徒政曜的一手好...

权谋天下之为后

今年的花朝会,被举行在了护城河畔的环秀山庄。

马车在一路颠簸后,来到了庄前,门侍见了赫珉禄月,忙低头哈腰地将她与司徒瑾颜几人迎了进去。

彼时,庄内已是人流如潮,受邀的,多是些名门闺秀,汇聚一处谈笑风声。

环秀山庄占地宽广,院内白墙环护,绿柳周垂,花园锦簇,院中甬路相衔,周遭架满蔷薇,宝相。中间搭有一处红台,台边立“花朝会”匾额,上设三间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置了一排贵宾席,整个院落显得格外富丽堂皇,雍容华贵。

不远处立着几名眼熟的女孩,司徒瑾颜循声望去,正是相府的几房小姐,她们早已先一步来了。而今,已全部长成窈窕淑女,娉娉婷婷聚在一起,看着饶是一番美景。

“小姐,咱们上那边先坐着吧”身旁,传来汀兰懦懦的声音,目光落在最挨近角落的一排位置。

司徒瑾颜鲜为明白汀兰这丫头的脾性,在亲熟的人面前是大大咧咧的,可一遇上面目不善的外人,就会变得胆怯了。她是担心会像往年一样,站在显眼的位置,容易被其他名门闺秀恶语奚落。

“嗯。”司徒瑾颜应了她的意,正要朝一旁走去,门外却突然传来一句尖细的喊声。

“皇上驾到,贵妃娘娘驾到!”

众人闻声一惊,纷纷停下手中动作,接连跪拜在地。

“参见皇上,参见贵妃娘娘!”

门口走进一行人等,为首身穿金黄龙袍,皇撵遮顶,旁边是一位金丝烟沙琉璃裙的靓丽女子,乍一看,眉眼间与司徒若瑜有几分相似。

“都起来吧。”赫珉祯奕说道,浑身自带一股霸气与威严,令人不视而畏。

“谢皇上。”

众人得令这才起身,闺秀们霎时间都变得端庄而矜持。

司徒瑾颜瞄了一眼四周明显严肃起来的气氛,心想今年连皇上与贵妃都来看花朝会,只怕一切进行得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知皇上驾临,微臣候驾来迟,请皇上恕罪。”司徒政曜与几位大臣纷纷奉手上前恭迎,皆是些恭维话。

“爱卿何罪之有,朕只是今日得空,想起民间的花朝会精彩绝伦,特与爱妃前来观赏。”祯奕笑道。

一旁的贵妃见了司徒政曜,也跟着语气温和地唤了声,“父亲大人。”

“娘娘千岁。”司徒政曜忙向她鞠躬作了一辑,表面上像是不敢当,内心却是透着隐隐自豪与惬意。毕竟这皇上枕边的红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为司徒家族在朝中的地位更加稳固了不少。

现如今,恐是皇上也要对他敬上三分。

“皇上与贵妃娘娘驾临,简直是让环秀山庄蓬荜生辉啊,还请皇上与娘娘上座,一同欣赏今年的花朝会。”周太傅逢迎献媚,恭谨地说道。

祯奕负手而立,旷达应好,随即便与司徒毓秀被几位大人一同迎上了楼台。

“今年连皇上都来观赏花朝会了,我可得好好表现一把,没准下个月的选妃大典我就直接晋选了。”一旁传来几个闺媛的窃窃细语。开口的,正是户部侍郎的千金,林小岚。

“诶,小岚姐,你想当皇妃啊?”挨着身旁的莫语焉疑惑地问道。

林小岚睨着眼神,看了看她,冷道:“你不想?你不看现如今当上贵妃的司徒毓秀有多风光。”

莫语焉有些不满地噘了噘嘴,不敢驳斥林小岚说的话。

刚抬头,却瞥见门口走进一个熟悉的身影,莫语焉当即便扯动林小岚的袖子,“快看快看,谁来了!”

林小岚循声望去,见门口正走进一个蓝色锦袍的翩翩公子。

“可不是宁城的第一公子,顾钦南吗。”林小岚说道,随即斜眼瞟向莫语焉,调侃道:“你犯不着每年都这么兴奋吧。”

“我哪有啊......”莫语焉双腮泛着浅红,低下了头去。

一番娇羞的模样,看得汀兰徒惹一阵怒火,本想要上前痛训她一顿,却被司徒瑾颜洞察,及时阻止了她的鲁莽。

“小姐,她们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汀兰愤愤不平地对司徒瑾颜说道。

“罢了,她又不是真的要嫁进顾家,那么多仰慕钦南的少女,你堵得了几个人的嘴?”司徒瑾颜微微斥问。

“哼。”听罢,汀兰一个冷哼便不说话了。

司徒瑾颜的目光越过人群,落在了顾钦南身上,此时他正跟着父亲在与几位大臣寒暄温暖,手持白扇,语言常笑间,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尽显温文尔雅。

顾钦南才达十八,却完全褪去了年少时的那份稚气,浑身散着一股不符年龄的成熟与稳重,美如冠玉,让人看了移不开目光......

“小姐,人都走啦。”汀兰顺着司徒瑾颜的目光望去,见顾钦南都已经被请上阁楼了,而她仍是看得目不转睛,遂之故意笑弄道。

“就你多嘴,我又不是看不见。”司徒瑾颜白了她一眼,随即转身坐回了位置上。

汀兰见一向处事不惊的司徒瑾颜竟也会害羞,嬉笑着脸又贴了过去。

花朝会在巳时开始,各侍婢已为宾客们备好茶水。红台上走来一名头戴牡丹穿着艳丽的女子,闺秀们见了她登台,都纷纷停了闲言碎语,认真而又充满期待地抬头望去。

“感谢今年所有参加花朝会的名媛闺秀们,在此,你们可以尽情展现才艺,由评委大人审度出一年一届的千金花魁,现在,由我宣布表演者的登场顺序......”

江绮秀碎着一口清晰的言语,接连报出了包括司徒家族的二十组闺秀的名字,皆是宁城鲜有名望的官宦之家。顺势望去,参赛的小姐们都候在了红台后方,跃跃欲试,做好了随时登台的准备。

“小姐,你说她们为什么非要争夺这个千金花魁呢?”汀兰望了眼台后看起来都不太好惹的小姐们,代表司徒家族出场的,是司徒若瑜与司徒茉微。

“花魁原意是百花之首,她们争斗的,是第一才女的称号。”司徒瑾颜解释道。如今高高坐在阙楼上观看比赛的贵妃娘娘,不正是四年前从这当选的第一才女吗,当年在司徒政曜悉心的安排下,她被皇上钦点入宫,得享隆恩.....

慢着!想及此,司徒瑾颜忽然心中一顿,如果第一才女被奉为进宫的凭劵,那么司徒若瑜和司徒茉微的参赛,岂不又是司徒政曜的一手好棋?

无论谁被当选,都是一股值得在宫中培养的势力。

“小姐,你怎么不报名参赛呀,把第一才女夺回来,日后在相府再没人敢瞧不起我们了。”汀兰未觉其中权益,仍甜着嘴与司徒瑾颜闲磕。

“我要来有何用,瑾颜这一生只求平凡与自由。”司徒瑾颜的眸光望向远方高台,淡淡地开了口。

想起家族间的貌合神离,皇宫里的尔虞我诈......此话中有话,恐只有她自己心里能懂。

汀兰也了解自家主子的脾性,类似这般出尽风头的比赛,是司徒瑾颜最所避讳的了。索性不再说了,全心看表演。

红台上,闺秀们大展才艺,舞琴弄画者,若仙若灵,诗词歌赋者,流水行云,看得众人纷纷拍手叫好,连皇上也乐赞不停。

轮到司徒若瑜和司徒茉微登台,她们是作为一组参赛的闺秀,表演的是白纻舞,一袭妖红色的露肚羽霓裳,袅娜的腰肢在一上台便迎来了万目嘱光。

琴声悠扬而起,两人轻移莲步,在台上长袖漫舞,恍若飞仙,引起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声与鼓掌声,由此看来,舞技与家世并重的两人,离花魁之名,便不远了......

“我出去透口气。”司徒瑾颜轻声俯近汀兰耳边说道。这些东西她以往在书中看多见多,并无汀兰那般觉着新鲜,反倒是现场引起的哄闹声,吵的她耳膜有些生疼。

“小姐你没事吧。”汀兰漫不经心地一问,但很快眼球就被台上的表演吸引而去了,跟着众人拍手叫好。

司徒瑾颜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朝庭外走去。

“啊!”正走下庭中央时,一名递水的丫鬟忽然被人一撞,手中托盘未端稳,一壶开水便直冲司徒瑾颜而来!

“小心!”耳边传来一声惊呼,不等司徒瑾颜反应过来,便被一股力量推到在地。

地上传来刺耳的瓷器破碎声,茶壶虽被司徒瑾颜避开了,但摔落在地时,四溅的开水却烫着了周围一圈的闺秀们,惹来一片尖叫声,顿时,引起了所有人包括阙楼上的宾客们的注意。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一旁急忙走来一个丫鬟,将司徒瑾颜身边的绿裙女孩扶起,小心查看。

司徒瑾颜也在回过神后,从地上爬起,当下看了一眼血流不止的手肘。

绿裙女孩倒是无甚大恙,只是看去司徒瑾颜的伤势时,把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先止血吧。”

司徒瑾颜抬眸看了她一眼,是个面容清秀的女孩,“谢谢,如果刚才不是你,我的下场可想而知。”

司徒瑾颜接过了帕子,心有余悸地望了眼身后碎了一地瓷片,朝她感激一笑。

“人没事就好。”绿裙女孩语气莺柔地说。正说罢,人群中却传出一句不太温和的声音。

权谋天下之为后

一朝重生,她弃了荣华与富贵,生来呆滞,她被亲生父亲视为灾星,母亲早亡,她只待笈䈂之年便可踏出家族的牢笼,怎奈姊妹横刀夺爱,断了她命中良人,巇险之世,步步惊心,究竟她该何去何从....“如果命运,从不曾淡薄,我又何来丑戏一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