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巨型反光史诗 > 正文

巨型反光史诗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5章020、光明世界

发布时间:2020/10/18 3:06:20热度:

《巨型反光史诗》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不试试怎么……咳……怎么知道?”昂利用力跳了一下。...

巨型反光史诗

  #

  梦结束的时间

  梦结束的地方

  长廊

  #

  “唉,还是太年轻啊。”阿狗蹲下来,摸摸昂利的头:“还是太年轻,可惜了。”

  “太天真了。”卡莉说。

  “冲动是……”李均觉得比喻有点不太合适,话说了一半硬憋了回去。

  斯文森就很直接:“就是蠢。”

  贝蒂走过来踢踢昂利的“尸体”:“那小婊子走了,别装了。”

  昂利趴在地上不动。

  “别是真打死了吧。”卡莉有些担心。

  “把我背后的洞补了,血要漏出来了。”昂利从腰侧摸出一罐补漏凝胶:“行行好,帮我下。”

  “等等等等等等……这怎么回事?”阿狗惊得往后一倒。

  卡莉接过喷罐,往昂利背后的大洞里喷了整整半罐速干凝胶:“还能怎么回事。就是咱们又摆了魔鬼一道。”

  “我可以说是死了,但是感觉自己是活着的……”昂利冲肯特点点头,他们配合得很不错:“如果你觉得自己已经死了那就死了,但是你也可以觉得自己活着,其实没多大区别。”

  “啊哈,还白饶了一挺机枪。”肯特先生把机枪抱起来,有点沉。

  “我是没见过这么傻的魔鬼。”斯文森说:“不过她透露的信息很有意思。”

  “德国公司。”贝蒂说:“他们把武器卖给谁都很正常,照常上报吧。”

  “超级秃头人那边怎么处理?”昂利问。

  贝蒂觉得这没什么好担心的:“一点小事,他不会在意的。”

  他们收拾了一下,在门边列队。昂利还觉得弹头在他肺里滚动,他有些不放心的单脚跳了跳,总感觉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咕咚咕咚响。

  “准备。”贝蒂站在门右边,她记得肖小姐是站在这一侧推开滑门的。滑门上没有把手,她只能用手掌按着门板往外推,稍一用力,就感觉门自动朝墙里卷回去。贝蒂赶紧抽回手,同时提醒另一边的队友:“开门了。”

  她稍稍侧过头,在门框边露出头盔侧面的主取景器。看上去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和他们预想的情况不太一样。

  “跟我进,进门展开。”

  这个房间里没有灯光,他们走进去的时候很小心的没有开灯,只用微光夜视模式简单地检查起墙面和天花板。看样子这个房间密封得很好,墙壁上并没有那种带有金蓝两色花纹的荚囊。

  “这算什么?”昂利和肯特先生吵的那一架其实有一半是出自真心的,然而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居然面对的是一间空房间。

  “我本来以为这里会有一间厨房。”昂利承认。

  肯特也有些诧异:“这里本来应该有一些人类尺寸的设施或者建筑……”

  “比方说屠宰场和厨房。”

  “地板比环境温度高了2摄氏度。”李均报告说。

  贝蒂打开头盔上的灯光,向黑暗更深处扫过去,光柱在悬浮的尘埃中晃动了一下,根本照不到底。她开始考虑有没有必要往更深处探索。

  昂利没有考虑那么多,他只是觉得肺里有点痒痒,只能像刚从泳池里出来一样,单脚跳了跳,不知道想把什么东西抖落出来。

  “这动作是用来抖掉耳朵里的水的。”卡莉无奈地提醒他:“那颗子弹应该开出了一条弧形的盲管伤,跳是跳不出来的。”

  “不试试怎么……咳……怎么知道?”昂利用力跳了一下。

  就在他落地的一霎那,他脚下的那块地板亮了起来,亮光很快扩展到周围的四块,八块,十六块……迅速扩展到极远处。人类在地球的平原上看到的地平线最远大概只有4.5公里最多不超过5公里远,而在这个房间里,你可以站一片毫无起伏的地面上一直看到几十公里外去,这在视觉上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刺激。贝蒂觉得自己看到了极远处的一条分界线,但是她的肉眼无法判断远处那条边界线的距离,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存在一条分界线。

  “72133.50米。”李均从HUD上读出了测距结果。

  “我*……”昂利蹲在地上,他对这种场景实在有一些本能的恐惧。往下望去,地板看起来是透明的。

  贝蒂虽然面无表情,但内心之中也在暗暗赞叹着这奇迹般的景象。一座花园般的城市如同沙盘一般在他们脚下展开,同时展现出人工建筑令人目眩的复杂度,精巧而规律的布局设计,和绿色植物呈现出的自然野性。蜂窝状的地面道路从华盖般的树冠下穿梭而过,分隔开无数个围绕着城市中央一座银白色巨塔展开的区域。

  “这是一座梦想中的城市。”肯特喃喃地说道。

  “曾经是。”李均说。

  他指着稍远处巨塔的顶端:“‘餐厅’里的小门应该是通往那座塔的。”

  塔的顶端紧贴着他们脚下透明的地板,悬空架起了一条曲折的玻璃管道,向着他们背后的墙壁伸展过去,最终消失在墙壁里。昂利似乎也暂时忘掉了那种随时都在坠落边缘的恐惧感,开始想象起在那条玻璃走道里能看到的风景。

  但是,现在的走道里塞满了蟑螂,时不时有一两只会从管壁上蹦下来,在空中扇动两下翅膀。管道的底部积满了蟑螂的粪便,沿着管道铺了一路。

  “下面已经完了。”贝蒂说。她看到一条蟑螂趴在一条路上,按照蟑螂的尺寸大致算出了距离:“3400米。”

  昂利也看到有两只蟑螂从一栋绿茵覆盖的小楼上空结伴飞过,在屋顶的草地上投下清晰的阴影,是的,下面已经完了。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贝蒂给对面的两面墙壁和头顶的天花板又做了一次激光面积扫描。这些数据在回到基金会设施之后,可以用来重建空间内的结构模型。

  “李均,录了没有?”她觉得这一次又是白跑了一趟,好在他们有那把燃烧之剑,开其他门的时候可以节约点炸药。贝蒂比较倾向于昂利的判断,在这栋巨大的建筑里,一定会存在巨人能打开但是人类无法通过的门。

  “录了录了。”李均转头透过透明的地板俯瞰地面,准备再找几个有特色的区域拍几个特写,素材永远不嫌多。

  他把头盔主取景器的镜头指向那两只结伴飞行的蟑螂,开启光学稳定,平稳地跟着蟑螂移动。

  “李均!跟上!”贝蒂有些不耐烦。她只是中士指定的第二顺位小队指挥,并没有更高的军衔为倚仗,让她在指挥岗位上总是欠缺些底气,反而显得很急躁。贝蒂总觉得斯文森才是那个应该承担这副重担的人,他个子更高,还是机枪手。其实她是不用担心的,她总是第一个破门,走在队伍最前面,她的队友们爱她,只不过从来没遇上合适的气氛明说罢了。

  “来了来了来了……”李均暂停录像,起身正准备往门口走。就在这个时候,他一直留意的那两只蟑螂突然消失在镜头里。

  “什么鬼……”他放大了一点倍率重新录像,顺着蟑螂飞行的路线搜索:“等一下,有情况!”

  “你们就地建立阵地。”贝蒂停下脚步,吩咐道。

  “你切到我的视角。”李均招招手,开始通过班组高速数据链推送视频流。

  他们看到那两只蟑螂现在正躺在地上,甲壳下的薄翅被拉出来,用金属矛钉在地上。几个人影正在不断挣扎的虫子身边忙碌着,好像正在从虫身上往下割肉。

  贝蒂觉得自己肠胃里一阵翻涌,好像有几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正要抠着她的喉咙爬上来。

  “弟兄们,咱们好像要下去一趟。”贝蒂有点拿不定主意,她看了一眼那条积着蟑螂粪便的玻璃走廊。

  “下面有类人生物。”李均说:“按照机动特遣队……”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通讯兵。”贝蒂打断他:“肯特先生。”

  肯特转过身:“什么?”

  “你留在这里等我们,如果看到红色信号弹,就说明我们很快会上来,如果看到绿色信号弹,或者……”贝蒂看了眼时间:“6个小时后还没有任何信号,你就自求多福吧。”

  #

  梦的终点

  #

  超级秃头人近乎全身赤裸地飘浮在黑暗之中,只有他早前给自己裆部缠着的十几圈银色布基胶带能给他带来一点安全感。

  “我换个说法。”超级秃头人问:“那些‘基金会’到底做了什么?”

  “主人……”那个声音有些犹豫。

  “就说你知道的。”

  “他们按照预言的指引行动,他们按照预言的指引行动……”那个声音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他们自以为阻止预言的发生就能永远存活下去,但那是一条通往毁灭的道路。真正的大灾难永远不会被阻止,只是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或者在其他种族的头上发生……”

  “告诉我,你的主人为什么要和‘基金会’开战。”

  “我不知道,他们没有告诉过我。”

  “你知道的,你是作者啊,你不说我怎么能帮助你呢?”超级秃头人循循善诱。

  “我……”“作者”沉寂了片刻,超级秃头人差点以为自己逼得太紧,露了破绽。但是在一片黑暗中,声音重新响起:“多元宇宙热寂。”

  “什么?”

  “主人的目标,他们要阻止多元宇宙热寂。”“作者”似乎找到了许久以前一片遗失的记忆碎片:“‘基金会’每一次阻止末日,都只是在延缓单个平行宇宙内热寂的最终发生,最终将整个小宇宙的结局导向大收缩和新的开始。”

  “这不是挺好么?”超级秃头人觉得自己实在是难以理解这一系列的理论:“那么,但是……?”

  “但是……每一个小宇宙阻止热寂的动力,用来改变平衡的物质和能量,到头来还是从外界,从其他宇宙,直到从多元宇宙世界抽取的,这会加速多元宇宙世界的终结,主人们没法阻止那样的末日,没有人可以。”

  “在最古老的那个‘基金会’世界,我们叫做黑暗世界的地方,‘基金会’已经准备好了,一万年前就准备好了,他们已经开始重置他们自己的宇宙了。你要阻止他们,你要帮助我,我也会帮助你,你要去阻止他们……”

  “你要我帮你什么?”超级秃头人问。

  “我被逐出了自己的家乡,又在这里被囚禁了一万年……”那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声音里饱含着按捺不住的饥渴:“给我梦,一点点就好,给我……”

  超级秃头人摸摸自己的光头:“我没有梦,从来就没有过。”

  “你有的,只要一点点就好了,一点点爱,理想,对未来的憧憬,你有的,给我……”

  超级秃头人扇动了一下手臂,往后荡开了一点。

  “你不是作者。”他说。

  “我是谁不重要,给我……”

  “第一,作者从来不和我对话。”超级秃头人屈起一根手指。

  “解放者……只有你的梦,只有你的梦才能……别管那么多,给我……”一支巨大的触手从黑暗深处翻卷而来,触手的尖端在与空气的摩擦中燃起了熊熊烈焰,就像一条从天而降半熔融的钢鞭。

  超级秃头人还没有装完逼,就被这触手一鞭抽中,翻滚着突破了3.2马赫的本地热障,超级秃头人身上滴落的汗水一瞬之间就变成了一团不断扩散的灼热蒸汽。

  “给我……不然我就来取了……只要给我就好……解放者……”

  又是一条触手横空抽来,在空中接住了如同火流星一般划过黑暗的超级秃头人。超级秃头人刚刚伸出一只手,正准备屈起第二支手指:“第……”话还没出口,又被抽得打着旋飞了出去。

  超级秃头人郁闷地转了不知道多少圈,终于一头扎进了墙里。他撑着墙面,奋力一拔,把自己光秃秃的脑袋从墙里拔了出来。

  “第……第几来着。”超级秃头人被抽得有些晕头转向,他伸出双手看了看,终于接上了台词:

  “第二,作者绝对没有长着触手。”作者只是个坐在电脑前,为自己发际线高度犯愁的人罢了,绝对不会长出触手来的。

  超级秃头人抬起头,在半空中滚滚翻腾着的火云里,更多触手甩动着链条向他刺来。

  “第三。作者绝不会接不下我这一击。”

  超级秃头人蓄足了力,起跳。

  他原先的立足点软绵绵地塌陷下去,就像一个孩子在蹦床上玩笑似的踩了一脚,冲击波从这一点向外扩散出去,一眨眼间就横扫了半个球壳。隔绝光线的球壳在震荡中失去了制作者施加在上面的种种禁制,雕刻在球壳外的符文也一起黯淡下去,最终,这个被封闭在现实之外的监狱跌落回了物质世界,在地幔物质的挤压下,剩下的半个球壳也在发出骇人的碎裂声。

  所有的空气都燃烧起来,就连超级秃头人自己也在燃烧。

  在巨大的压力下,超级秃头人发现自己根本喊不出招式名,空气拒绝按照他的意愿流动。

  不过这没关系。

  生

  机

  断

  绝

  头

  !

  超级秃头人像一粒两腿之间夹着烈焰的子弹一样,从正在合拢的无数摩天楼般的触手间穿过,一头没入了软泥触手巨怪的口器里。

  “给我……”那巨怪哀求。

  他穿过了无数正在凝固的粘液,穿过肌肉与脂肪,穿过一些欢乐的人正在燃烧的腊化的尸体,他一头顶穿了一只毒囊,却看到了一座浸泡在沸腾毒液里的游乐园,他穿透了无数噩梦,击碎了雕刻着符文的骨骼,从正在石化熔融的肌肉中一头撞了出去,扑进了无限的火焰与压力中。

  超级秃头人又飞了很久,飞了很远,把巨怪最后的哀嚎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岩浆温柔地抚过他的头皮,好像一块你能想象的最干燥最柔软的毛巾,正在擦干梅雨季节里潮腻腻的光头。

  最后,他还是被浓稠地幔物质捕获了。

  在海平面以下1120公里,无敌最是寂寞。

巨型反光史诗

为了维护普通人类熟悉的现实世界,未来人、超能力者、魔鬼、法师、特工和普通谢顶大龄未婚青年每周6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都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奋战。这是一部关于为了保护这个世界而谢顶的英雄们逝去的发际线的巨型史诗。...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