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富妻盈门 > 正文

富妻盈门全文免费阅读第11章旧日恩怨

发布时间:2020/7/13 20:00:28热度:

《富妻盈门》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小说。全文讲述:首先,洪元娘绝不允许她的死对头袁氏有机会搀和东苑的事儿,更不许她插手东苑续娶的事宜。...

富妻盈门

  “你是说楚氏?”

  段氏立刻明白了女儿话中所指,她微微眯着眼睛,细细想了一会儿,“说起来,楚氏进门也有十几年了,我冷眼瞧着,她确实有些小心思,不过倒也没有什么大算计。幼娘就更不用说了,空有些小聪明罢了。”

  屋里没了外人,洪元娘也不再端着,示意丫鬟扶她缓缓躺平,脑后垫高了两个枕头,仰躺着对段氏道:“娘,我的身子愈发不好了,能顺利把腹中孩儿生下来已是万幸。”而她生产之日,几乎便是她的死期。

  这一点,就算老太医不说,洪元娘也心知肚明。

  虽然她舍不得膝下的一双儿女和这个未出世的孩子,也舍不得渐渐上了年纪的父母,还舍不得她的夫君……但,再多的不舍,她还是逃不脱既定的命运。

  不过,洪元娘并不后悔,她用她的一条命换了自己儿女的一世富贵,这笔买卖,值!

  只可惜,她不能亲自抚养他们长大,为了不让孩子受继母的磋磨,洪元娘早在知道自己病情的时候,便开始为孩子们筹划。

  产业、忠仆什么的,她早就安排妥当了,剩下的便是东苑继任太太的人选。

  首先,洪元娘绝不允许她的死对头袁氏有机会搀和东苑的事儿,更不许她插手东苑续娶的事宜。

  其次,洪元娘也不想让一个出身太高、且不知道底细的人嫁过来做新太太,因为她不要她的儿女受委屈。

  长子谢向荣还好些,今年已经七岁了,早在年初正月过后便搬到了外院,有谢嘉树请来的先生启蒙。

  就算日后有了继母,那个女人的爪子再长,也伸不到谢向荣身上。

  可女儿谢向晚、还有肚子里的这个就太让洪元娘担心了。当然,两者相较而言,她更担心肚子里这个,毕竟谢向晚是谢嘉树的嫡长女,且有‘观音童女’的美名,谢嘉树对她疼爱非常,重视程度几乎要超越谢向荣这个嫡长子了。

  有谢嘉树的chong爱,新任东苑太太,估计也不敢轻慢谢向晚。

  最让牵挂的还是肚子里这个不知男女的小家伙呀,可怜的孩子,一出生就失去母亲的庇护,父亲还不是整个儿的(人家有一半在西苑呀),若是再有个恶毒、阴险的继母,他(or她)可怎么办?!

  所以,东苑的继室必须可靠、拿捏得住,另外也要让谢嘉树和西苑袁氏无话可说。

  思来想去,洪元娘便想到了娘家的庶妹。

  她之所以选择洪幼娘,也是有原因的:第一,洪幼娘虽是庶女,好歹也是洪家的女儿,谢嘉树若想继续维持与漕帮的姻亲关系,那么就定会同意续娶洪家女;第二,洪幼娘还有生母在洪家做人质,只要操作妥当,她在谢家根本就翻不起大浪来;第三,洪幼娘出身比她还低,哪怕日后有了儿女,她所出的儿女,不管在哪一边论都要矮谢向荣兄妹三分。

  “你这么想,倒也有几分道理,”

  段氏听了女儿的话,沉吟良久,才缓声道:“不过,这一路上,据说楚氏捉着幼娘嘀嘀咕咕的说了好几日,我估摸着她们也猜到了带她们来的目的——”

  女儿还没死呢,那个jian婢和她生的小杂种就敢惦记她女儿的位子,段氏能心平才怪。

  洪元娘却不以为意,轻轻扯了扯嘴角,道:“娘,她若能真聪明些,倒也不坏。毕竟,那边——”她伸手指了指西边,“可不是个安分的,我若是走了,续娶进来的若是个笨的,还不定被她怎么欺负呢。”

  她倒不是心疼继室被袁氏欺侮,而是不想让袁氏趁机沾东苑的便宜。

  说句心里话,洪元娘还希望自己的这个便宜妹妹能厉害些,若是能与袁氏斗个势均力敌、你死我活那就更好了,如此一来,她的儿女们反而能顺利成长。

  一提起西苑的那个女人,段氏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咬牙切齿的问道:“那个jian人还时常找你的麻烦?想方设法的算计咱们小晚儿?”

  “哼,她倒是想,只是您女儿我也不是吃素的,”

  洪元娘知道袁氏的心思,袁氏之所以处处针对谢向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袁氏过门没几个月便有了身孕,转过年生下一女,谢嘉树取名谢向意。

  过去袁氏没有生产的时候,谢家第四代中只有谢向荣和谢向晚两个孩子,所以也就没人计较什么排行。谢向意出生后,谢嘉树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直接唤谢向意为二丫头,而下头的人‘闻弦歌知雅意’也跟着叫谢向意二小姐。

  这下子可把袁氏气坏了,因为按照她的想法,她和洪氏既然各祧一房,那也就算是堂房,两人所出的儿女理应各自序齿排行。

  可按照谢嘉树的意思,竟是两处合并排行,这样一来,袁氏所出的儿女皆要排在洪氏的儿女之后(没办法呀,谁让你是后来的)。

  袁氏过门后,心心念念的想压洪氏一头,结果咧,虽然在承继哪一房的问题上,她P掉了洪氏。可分割院子的时候,她还是吃了个暗亏。

  西苑,谢嘉树竟然让她住在西侧。

  自古以来都是以东为尊,让她住在西苑,岂不是无声的宣告,她在身份上还是不如洪氏?

  袁氏不是没吵闹过,但这次,谢嘉树异常坚定,因为算命的说过,谢向晚出生的时候早产,魂魄不稳,而东方属木,且东苑的风水有利于谢向晚的静养,所以谢向晚不能挪窝。

  谢嘉树对这个女儿绝对是真心疼爱,一听女儿搬家可能会伤及性命,他哪敢再提让洪氏母子给袁氏挪地方的话题?

  为此,袁氏吵闹不休,表示如果不给她东苑,她就和离回娘家。

  谢嘉树也有些恼了,在与都转运使结亲的这件事上,他自认为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接二连三的退让,可袁氏却得寸进尺,他耳边不禁响起洪氏说的那句话,‘这么强势的女子嫁入谢家,十年后,谢家是姓谢、还是姓袁,还真说不定呢。’

  虽然知道洪氏这么说,有七八分是在上眼药,可谢嘉树心里却忍不住嘀咕:是呀,袁氏有都转运使做靠山,以后生儿育女了,底气更足。单凭她这种随心所欲的性子,真有可能把谢家搬空呢。

  而且袁氏为何会嫁入谢家,谢嘉树心知肚明,无非是都转运使看上了谢家的富贵,可又不能明抢,所以便用联姻的方式以达到敛财的目的。

  谢嘉树可不想几代人拼命积攒下来的产业全都特么的归了外姓人。

  所以,谢嘉树很无奈的跑到都转运使跟前诉苦,表示袁氏千金大小姐出身,他区区一盐商实在高攀不起。

  新任都转运使姓盛名阳,两榜进士出身,聪明自是不必说了,且极懂得变通,否则也不会玩儿‘官商勾结’的把戏,一听谢嘉树的这番话便知道定是袁氏那儿出了问题。

  随后又从夫人那儿听说了些细节,得知还真是袁氏仗着盛家拿捏谢家,顿时有些上火,心里直骂娘:什么千金大小姐,狗屁!不过是个落魄穷秀才的女儿,跟自家夫人有着转了不知多少道弯儿的远亲关系,跑到盛家打秋风的穷亲戚,才吃了几天饱饭呀,竟忘了自己的身份,还敢摆这么大的谱儿,险些误了他的大事。

  要知道,自从盛阳表示要把夫人侄女许配给谢嘉树后,人家谢嘉树很大方的送来了一万两的谢媒礼,而且还表示,待婚事成了,还有重礼答谢。

  如今这银子还没捂热呢,这死丫头竟敢出幺蛾子,真是该死!

  不过盛阳不是个好相与的,明明知道是袁氏有意为难,还是做出一副谢家也有错的为难模样,最后硬是又让谢嘉树掏了一万两银子,才‘苦劝’袁氏听从夫家的安排。

  袁氏被盛夫人狠狠敲打了一顿,不甘不愿的搬入了西苑,可心里却恨透了洪氏、谢向晚。

  再后来,袁氏生了谢向意,先是在序齿上生了一回气,接着便又气谢嘉树对谢向晚的偏爱和对谢向意的轻慢。

  其实,谢嘉树对谢向意也是疼爱的,但凡事就怕对比,袁氏原就带着较劲的心思,越看越觉得谢嘉树偏心,如此一来,她愈发憎恶一切的根源——谢向晚,不惜一切办法的想要除掉她……

  PS:嘿嘿,谢谢子伽、羽阡墨亲的打赏,谢谢亲们的收藏,那啥,继续求收藏、求推荐~\(≧▽≦)/~啦啦啦

  PPS:和谐什么的,最讨厌了,o(╯□╰)o

富妻盈门》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富妻盈门】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富妻盈门

士、农、工、商,她爹排第四。  商有千万种,她爹偏是最市侩、最受人诟病的盐商。  公、侯、伯、子、男,他爹排第一。  公有好几品,他爹是世袭罔替的超一品国公。  父为盐商,母出漕帮,姑娘我穷的只剩下钱了。  父为国公,母出翰林,小爷我贵的只剩下名了。  当盐商之女嫁入公侯之家,将是怎样欢脱、狗血的生活呐?!  PS:女主非穿越、非重生,亦非真正意义上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