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富妻盈门 > 正文

富妻盈门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3章萝莉彪悍

发布时间:2020/9/17 15:13:17热度:

《富妻盈门》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主要讲述:袁氏听了女儿软糯的声音,胸中激起的怒气散去了一半,弯腰抱起谢向意,看着女儿白嫩细致的小脸,心中暗暗发誓:乖女儿放心,娘定...

富妻盈门

  事情是这样滴——

  咱们把时间调回二月十九日的中午,谢嘉树带着谢向晚从山光寺回来,谢家邀请的宾客也都陆续抵达,宴会正式开始。

  当然,名义上谢嘉树并没有托大的说是给女儿过生辰,毕竟他的小晚儿,哦不,是他的妙善才三岁,弄出这么大的排场显得太过轻狂了。

  且用他的祖母谢家老祖宗的话来说,妙善的福气已经够大了,若是再这么奢华、炫耀,难免招了老天爷的眼,万一老天爷一时生气把妙善的福气收回去,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谢嘉树疼女儿,也是疼在了实处上,并没有在表面上做太多的文章。

  比如这次宴会,谢嘉树便是以家中玻璃暖房的牡丹花开了,邀请大家初春赏花为名举行的。

  说到这里,咱们就不得不再感叹一句谢家富贵了,十几年前一位姓华的奇商无意间发明了玻璃,这种透明度好、封闭性佳的物什在大周便开始广泛流行。

  但受技术条件的限制,华家生产出来的玻璃尺寸并不大,直到四五年前,华家新一任掌门人才研制出了大块儿的玻璃。

  而这种大尺寸的玻璃最开始也不是用来镶嵌窗子,而是用来做摆设。

  后来,还是华家新任家主翻看了父亲遗留下来的手札,才知道此物可以代替窗纸用来做窗户。于是华老爷先把自家的窗子全都换上了玻璃,而后在姻亲家、生意伙伴家推广。

  这些人亲身体验到了玻璃的妙处后,便大肆炫耀,华家生产的玻璃也一跃成为京中最热销的产品。

  没用多长时间,整个京城的权贵、豪富人家便都换上了玻璃做的窗子,自那时起,家里能拥有玻璃做的窗子一度成为‘富贵’的标志。

  当然,这玻璃的价格也很‘富贵’,至少不是顶级富户是绝对用不起的。

  紧接着,这股‘时尚’之风吹到了江南,谢家作为扬州头号富商,自是第一时间换上了透明光亮的玻璃窗。

  因为玻璃的价格高,就是那些顶级富户也只在家中重要的房间(比如客厅、书房)使用,但谢家不同,谢嘉树硬是将东苑、西苑以及中轴线上的所有房间全都换上了玻璃窗。

  这还不够,他为了彰显自家的财力有多雄厚,还特意弄出来一个玻璃暖房,即在中轴线的庭院中选择一处极雅致的小院,朝阳的三间正房打通,南侧墙壁全都换成了玻璃,充作花房。

  然后又在家中花匠的建议下,在花房的墙壁、地下都通上火龙,这样哪怕是数九寒天,花房里也是温暖如初夏。

  今年是玻璃花房建成后的头一年,去年年底移植进去的花花草草现在才开始发芽、吐蕾,谢嘉树算着日子,又再三问了打理花房的花匠,确定那些牡丹二月中旬会开花,这才想到用这个做由头。

  没想到老天也给面子,谢嘉树发出请柬的时候,那些名贵的牡丹花还只是开了个小花苞,可没两天的功夫,刚到正日子,满屋子的花儿竟全都开了。

  尤其是那些牡丹,开得尤为艳丽、灿烂,让受邀来访的贵客们赞叹不已,连说谢嘉树是雅人,养出来的牡丹就是不寻常。

  “慧远大师说的没错,我家小晚儿果然是个有福气的,”连百花之王都赶着来给向晚庆生,足见女儿这观音童女的名头不是白叫的呀。

  谢嘉树听着满屋子人的称赞声,心里暗暗得意,选择性的遗忘了这几日他是如何的着急上火,唯恐宾客来了,却看不到什么盛开的牡丹花,平白被人耻笑。

  “哼,不就是个奶娃子嘛,就是有天大的福气,那也只是个孩子,你竟高兴成这样?”

  既是谢家举办大型赏花宴,袁氏这个西苑太太也当出席,当她看到谢嘉树那一脸得意的傻笑时,心里忍不住一劲儿的泛酸,手里的帕子几乎拧成了麻花。

  “娘,娘,花,我也要看花!”

  还不到两岁的谢向意口齿确实比同龄的孩子强一些,已经能清晰的吐出完整的句子,不过终究是个孩子,还没学会察言观色那一套,至少她就没发觉自己亲娘在生气。

  “嗯,意儿乖,待会儿娘就带你去看花!”

  袁氏听了女儿软糯的声音,胸中激起的怒气散去了一半,弯腰抱起谢向意,看着女儿白嫩细致的小脸,心中暗暗发誓:乖女儿放心,娘定让你成为谢家最受尊敬、**爱的大小姐。

  至于谢向晚……哼哼,袁氏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她相信,只要谢向晚收了自己送的生辰贺礼,定会有所‘反应’。

  袁氏所料不差,下午,送走宾客后,谢向晚便窝在洪氏的房间里,一边跟兄长、娘亲说话,一边看着奶娘柳氏领着一群小丫鬟摆弄收到的贺礼。

  “咦,这块玉佩不错,是上好的羊脂玉雕琢的,”

  谢向荣已经七岁了,跟着先生学习了一段时间,又跟着偶尔跟着父亲出门、待客,也有了些见识。无意间瞥到一堆礼物中竟有一块上好的羊脂玉佩,他便随口说了一句。

  谢向晚还不懂什么羊脂玉、翡翠的,她听大哥说是个好的,便也来了兴致,招手让小丫鬟取来。

  柳氏怕小丫鬟办事不稳,亲自捧了那玉佩送到谢向晚近前。

  “嗯,好看,我喜欢!”

  谢向晚伸出一只小胖爪子抓起那玉佩,不知怎的,谢向晚竟听到一个声音,那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收起来,把我收起来~~”

  谢向晚皱了皱小眉头,扭头看了看,没人呀,到底谁在说话。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

  不过,谢向晚倒真对这玉佩有了兴趣,不再迟疑,直接将玉佩放进了自己贴身的小荷包里戴好。

  她并不知道,她此举直接给自己招来了一只厉害的女鬼,险些要了自己的性命。

  但,很快她就知道了。

  傍晚,柳氏服侍谢向晚洗漱完毕,又给她换上舒适的中衣,将她抱上chuang榻,自己也斜倚在榻边,轻声唱着小曲儿,哄谢向晚入睡。

  小丫头忙活了一天,早就累了,头一沾上枕头,便呼呼睡着了。

  看着谢向晚睡得香甜,耳边还传来她的小呼噜声,柳氏不由得莞尔,她家小姐就是乖巧、可爱,难怪老爷太太这般疼着爱着。

  伸手抚了抚谢向晚的头发,柳氏悄悄的从榻上下来,又将锦被盖好,确定谢向晚已经睡熟了,她这才蹑手蹑脚的走到一边,吹灭蜡烛,然后绕过睡房的屏风,屏风后是一架小榻,榻上正坐着两个小丫鬟。

  这两个小丫鬟一个叫青罗、一个叫暖罗,两人是谢向晚身边的二等丫鬟,今晚轮到她们值夜。

  柳氏小声叮嘱了几句,两个小丫鬟连连答应了,见柳氏没其它的话,青罗转身去了内室,而暖罗在留在屏风外。

  柳氏见两人诸事稳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去了外间。

  夜色渐浓,不管是睡在谢向晚chuang前矮榻上的青罗,还是躺在屏风外小榻上的暖罗,全都睡熟了,寝室里一片安静。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这静得落针可闻的房间里,竟响起一声幽幽的叹息。

  紧接着,在肉眼看不到的世界里,谢向晚枕边的一个葫芦型小荷包里竟升起一股白色烟气。

  “唔~~”

  谢向晚的眉头紧皱,不知为何,她忽然身子发寒,接着便有种被禁锢的感觉,手脚似乎都不是她的了,偏偏她的感觉还在。

  谢向晚拼尽全力想挪动小手小脚,可怎么都动不了,她就像一只落在蜘蛛网里的胖虫儿,全身被那蜘蛛丝密密的裹着、缠着,不管她怎么挣扎,丝毫也挣脱不开。

  “……”

  谢向晚年纪虽小,骨子里却遗传了她外祖母的彪悍,越是挣不开,她越挣扎。

  小家伙使出吃奶的力气,白皙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儿,不过她还是不肯放弃,因为她忽然有种错觉,如果她放弃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唔……走开、都给我走开!”

  谢向晚猛地大吼一声,疯了一样挥舞着四肢,然后嘭的一声从榻上滚落下来。

  而那股肉眼看不到的烟气却是被什么打散了一般,一部分消弭与空气中,绝大部分却钻入了谢向晚眉间的那粒胭脂痣中……

  PS:那啥,已经欠下三章了,某萨都记下了,咱慢慢还上哈。剧情慢慢展开了,还请亲们大力支持哦~~

  

富妻盈门

士、农、工、商,她爹排第四。  商有千万种,她爹偏是最市侩、最受人诟病的盐商。  公、侯、伯、子、男,他爹排第一。  公有好几品,他爹是世袭罔替的超一品国公。  父为盐商,母出漕帮,姑娘我穷的只剩下钱了。  父为国公,母出翰林,小爷我贵的只剩下名了。  当盐商之女嫁入公侯之家,将是怎样欢脱、狗血的生活呐?!  PS:女主非穿越、非重生,亦非真正意义上的...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