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剪灯诡话 > 正文

剪灯诡话_剪灯诡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21 22:40:33热度:

《剪灯诡话》是一本悬疑类的小说,精彩阅读:我知道李护士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顿时目瞪口呆。...

剪灯诡话

文律师背上的匕首颤颤巍巍。

红眼男人一击得手,也愣了几秒钟,然后翻窗户跳出去。神经内科的病房在三楼,虽然摔不死人,但是也能摔个骨折。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办公室里的人才反应过来开始尖叫。我注意到坐在轮椅上的文老爹脖子有几滴鲜红,估计是我的鼻血。老人年纪太大,反应迟钝,看到儿子受重伤也无动于衷,只是手脚和嘴唇不停抖动,口水流出来,划过下巴上的老年斑。

医生办公室里有几个年轻姑娘陪爷爷奶奶看病,她们忙着自拍,估计得在网上发类似“爷爷生病了,好心疼”这样的消息,虽然她们爷爷基本不会上网。也是因为如此,姑娘们熟练地拍下红眼男人的照片。

文律师当即被送到急诊室。

律师?我想起土豪小偷家属请了一个巧舌如簧的律师,难道便是他?助纣为虐,颠倒黑白,他直接导致那位妻子的死亡,不是什么好人。

欧阳医生倒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似的,没有太大的情绪激动,拿着CT片子迎着光看,对我说:“小胡?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见欧阳如此淡定,忍不住问道:“欧阳老师,你认识文律师啊?”

欧阳医生扫了窗户一眼,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杜南飞一家算是毁了。”

“杜南飞是谁?”

“他是我们医院的普通外科医生,医术精湛,砍了程文范十七刀,每刀都避开了程文范的重要脏器和动脉血管,让程文范感受剧痛,却又不致死。这十七刀肯定是在头脑极其冷静的情况下砍出,所以我不相信杜南飞会情绪失控到把程文范扔下楼摔死。应该是程文范慌不择路,自己从窗户下跳下去的。”

我琢磨了一会儿才明白,程文范是那个偷窃癖土豪,杜南飞是那个愤怒的丈夫。

“那刚才这个砍人的是?”

“南飞的弟弟,杜北归。他定是气不过文律师颠倒黑白,害得他哥哥锒铛入狱,又害得他嫂子自杀。南飞的父母死得早,南飞一手把弟弟拉扯大,兄弟感情极深。不过两个人性格相反,哥哥冷静,弟弟冲动。可惜了,我看病时注意力高度集中,没有注意到北归过来,不然还可以劝导他。可惜了。唉。”

别人说自己聚精会神到旁若无人这种地步,我可能会不信,但是欧阳绝对是做到全神贯注到极致的人。

“小胡,你说文律师是不是个好律师?”

“肯定不是啊,他混淆视听,见财忘义,杀人不见血。”

“可是,他前段时间给一百多个讨要工资的民工免费打官司,为此被人修理恐吓过。”

我认真思考,说:“这就好比一个毒贩,靠贩毒发财,害人无数,却修路搭桥,慰问穷苦。看善和恶的大小吧。总的来说不是好人。”

“哈,不闲扯了,来看下你的片子。李护士,麻烦你把48床推回病房,顺便联系下文律师的家人。”

李木子明显不喜欢文律师,不过职业素养让她没有表现出厌恶。她推着轮椅走出医生办公室。

警察赶到医院,很快从姑娘们手上掌握了凶手的肖像。

排队做核磁共振的人很多,我被安排到了三天后的晚上。中午喊李木子出来饭,追忆一番菁菁校园,随口问她感情生活如何。李护士本来平视我的眼睛,闻此言往下看。见她不愿多谈,我便转移话题,问道:“怎么四号病房里没住人啊?”

李护士小声说:“有个老年病人晚上睡觉,大便拉在了床上,不知道他吃了什么,奇臭无比,没人能在里面待五分钟,病人自己都受不了。床单换了,病房清洗一遍,还是消除不了那个气味,先前正在用紫外线杀毒。”

我还以为病房里闹鬼,这下心情放松了一些。以前在学校没有单独和李木子相处过。李护士是那种耐看型的姑娘,第一眼不觉得惊艳,但每见一次面,五官就更立体一些。想到这我又赶紧摸鼻子,生怕又流鼻血。

“欧阳医生和杜南飞很熟啊?”我问道。

“杜南飞是谁?”

“咦,就是捅偷窃癖土豪十几刀的丈夫啊。我还以为你们在同一个科室资源信息都是共享的呢。”

“没有,欧阳医生跟我们这些小护士,没有多少话。”

“你们天天呆在医院里,身边都是病人,会不会觉得压抑啊?”

“肯定的,这些老年人都是一身的病,像那个文律师的爸爸,七十好几,高血压一百八,脑梗死发过三次,糖尿病,冠心病心绞痛,非小细胞肺癌,还好没有转移。心脏里有两个支架,腿上有好几颗钢钉,颅骨被打开过减轻颅内压,好几次心脏骤停被送去抢救。不过求生欲望强。放在其他老人身上,早就死了。”

“心脏骤停,是不是要拿两个熨斗似的东西电他啊,是叫除颤吧。以前学的东西都忘光了。”

“是啊,心脏停止跳动了才用那个东西电,正常人的话,就直接电死了。”

“事物都有两面性啊。”

“嗯。”

三天后晚上七点,我去核磁共振室排队做检查,得知九点才排到我。我无聊跑到神经内科病房,李护士正值夜班。相比白天而言,她的工作晚上稍微轻松一点。我打听了下文律师的情况,这厮命大,没有重伤,只是流了很多血,不过他是RH阴性血,血源不多。正好医院里还有一些,都输给他了。要是在别的医院,可能要出问题。

RH阴性便是俗称的熊猫血,在亚洲地区人群中极其罕见。我感叹一声:“不管怎么,文律师自己都住院了,他爸爸谁照顾啊。”

李护士习惯低声说道:“奇了怪了。他爸爸这三天发生了,额,怎么说呢,出现了很多完全不能解释的事情。”

我戏谑说道:“怎么了?得道成仙了?”

李护士一脸严肃,说:“差不多。”

我知道李护士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顿时目瞪口呆。

剪灯诡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剪灯诡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剪灯诡话

医院是直接链接生与死的地方。我从一所二流中医院校毕业,找了份饿不死吃不饱的工作,本来以为会平平淡淡柴米油盐过一生,但是毕业在医院工作一段时间后,碰到诸多奇事怪事,让我的生活产生巨大的转折。2014年5月,我总是不分场合地突然流鼻血,这让我十分恐慌,于是去医院做了一个全身体检,发现头颅CT报告显示有可疑病灶,意思就是可能脑袋有问题。这个结果吓得我魂飞魄散,我果断请假住院,去做进一步的检查。凭医保住院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