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黎明不明,情伤难合 > 正文

小说黎明不明,情伤难合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7 1:10:29热度:

《黎明不明,情伤难合》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小说,主要讲述:“嗯,没事,可能心情不太好吧。”余念抬手别起耳边的碎发,“今晚真的谢谢你。”...

黎明不明,情伤难合

本以为能在景宫消费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车子怎么也该是奔驰宝马起步,容琛却是个例外,只开了一辆大众。

车子亮起灯开出停车场,余念才小声地开口:“谢谢你。”

“不用。”

容琛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搭在窗边支着额角揉揉,“那个男人是你什么人?”

“前夫。”

余念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却是一下刺痛,“我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容琛没再搭话,手里虚虚一转,车子开上马路,窗外的灯光落进车内,衬着他的侧脸愈发阴沉,看不清情绪。

在余念的指路下,车子开进城中村,停在一条狭窄的巷子出口。

容琛放下车窗,眉头微皱,“到了?”

“嗯。”

余念想了想,转头看向容琛,“那笔钱是你给我的吗?”

“钱?”容琛对上余念的眼神,似有疑惑,“谁给你了?”

“不是你?”余念懵了,不是他,2230还有谁会给她?

这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趴上车窗,胡乱地拍着车顶,“谁他妈把车停在这里了,老娘进不去,快滚!滚!”

余念吓了一跳,回头就看到那张花了妆的鬼脸,费了好大劲才认出乔絮,连忙推开车门下去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你怎么喝成这样啊?”

乔絮勉强挂在余念的身上,仰头看去,嘿嘿傻笑起来,“小念念,是你啊……”

说完,乔絮脸色骤变,鼓起腮帮子弯腰往地上哗啦啦直吐,空气里顿时蔓延开一股子酸腐味,差点没把余念给熏死。

“乔絮!”

乔絮吐完,又哇哇大哭起来,“去他妈的真心!去他妈的爱情!全都想睡老娘!滚犊子吧!龟孙子!王八蛋!”

容琛从车里出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余念手忙脚乱的样子,“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扶她上去就行。”

余念拉过乔絮的手臂跨过脖子,她又像泥鳅似的抽回手,瘫坐在地上蹬着双腿,“我不要,不要上去,我要喝酒!”

这回,任由余念怎么哄怎么拽,都扯不起这块牛皮糖,到最后也只能冲着容琛抱歉地笑笑。

在城中村里,有很多居民的合建房,多是牵手楼,别说现在是深夜,就算是白天,楼梯里也是暗无天日。

每层楼都装有声控灯,上一楼台阶就亮起一盏红色的灯,余念走在前面,容琛背着乔絮走在后面,全程都只能听到乔絮喋喋不休的醉话。

回到家里,余念啪嗒一声摁亮客厅的吊灯,让开路给容琛进门,跟在他们身后进了乔絮的房间。

容琛绕过一地的衣服,将乔絮放到床上,回头看向余念,“你的房间也这样?”

余念正郁闷着乔絮这乱成垃圾堆的房间,一时没听清容琛的话,疑惑地仰头,“什么?”

他的头顶有一盏灯,光线柔和地落下,披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眼底有淡淡阴影,衬得双眸深邃无比,瞬间扼住余念的呼吸,心竟漏跳半拍。

“没什么。”

容琛出了房间,在客厅等着余念忙完出来。

窗外雨势渐小,容琛倚靠在窗边,点燃一根又一根香烟,眉眼间总绕着散不去的烟雾,拧着的眉宇形成浅浅的川字。

余念从房间里出来,就嗅到空气里淡淡的烟草味,抬眸望去,刚好对上容琛看过来的目光。

两人对视一会,容琛摁灭手里的香烟,拿着烟盒的手放进口袋里朝她走去,“你朋友没什么事了吧?”

“嗯,没事,可能心情不太好吧。”余念抬手别起耳边的碎发,“今晚真的谢谢你。”

容琛伸手捏住余念的下巴抬了起来,勾着嘴角笑道:“我向来不喜欢这些空话。”

话落,薄荷香混着烟草的气息再次入侵,带有掠夺性的舌头缠住余念的,另一只手揽过她的肩,将她摁在怀里。

“唔……”

余念双手抵在容琛的胸前,没一会,他便离开了,舌尖舔过嘴角,眸里盛着笑,“收下你的谢意。”

容琛离开出租房五分钟后,余念才从脑袋空白中清醒过来,捂住自己的嘴唇一顿懊恼。

今晚被这男人占太多便宜了吧!!

……

隔天早上,一阵不依不挠的手机铃声将余念吵醒,接过电话就听到那边嘈杂的背景音,护士急切地声音传了过来。

“余小姐,你快点过来,你妈妈进抢救室了!”

这是第一次,余念觉得从城中村到市中心医院的距离是这么漫长。

赶到医院的时候,抢救室的牌子还亮着红灯,护士一看到余念从电梯里出来,慌忙举起手挥了挥。

余念跑过去,双手抓住护士的胳膊,“怎么回事?我妈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会进了抢救室?”

护士摁住余念冰凉的手,“今天早上有个女的来看阿姨,在病房里聊没两句,就听到砸东西的声音,阿姨把那女人赶走后,就气得昏倒了。”

余念不用问,都能猜出来那女人是谁。

余妈妈在抢救室里抢救了一个小时,被推出来的时候,脸色比雪白的被单还要白,不管余念怎么喊她,都得不到回应。

医生让护士将情绪激动的余念带去办公室,处理后续事情后,医生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此时的余念已经冷静下来,双手捧着一次性杯子,装满的凉白开一口没少,听到声响,才抬头看去,一着急,手里的水倒出来大半全淋在牛仔裤上。

“你别急,你妈妈的情况还好。”

医生把文件放到桌上,拉开椅子坐下,“今天病人是情绪过激了,确实出现凶险的情况,虽然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但是手术也不能再拖了。”

“行,只要我妈妈没事,我都听你安排。”余念把剩下的半杯水放下,双手放在桌上,有些局促不安,“医生,这手术要多少钱?”

“大概是二十五万。”

“二十五万?”余念错愕,“那最晚什么时候动手术?”

“如果顺利的话,这周末能排上手术。”医生轻叹一声,“你尽快吧。”

余念讷讷地应了句:“嗯,麻烦医生安排了。”

“对了”医生从口袋里摸出一团揉皱了的照片,递到余念跟前,“你妈妈进抢救室时手里一直攥着这东西。”

余念心下一惊,急忙接过照片塞进包包里,“谢谢医生。”

从办公室出来后,余念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将照片摊开,只看清一角,瞳孔猛地放大,捏着边缘的指尖渐渐发白颤抖……

黎明不明,情伤难合

丈夫出轨,小三叫人将她摁在床上,挣扎换来流产,丈夫依旧无动于衷! 余念以为黑暗无尽,直到遇见容琛。 他从容,将她攥在掌心万劫不复;他狠厉,将所有负她之人推下深渊…… 他宠她入骨,却换来噬心之痛。 余念挺着大肚子哭喊:“容琛,你不可能是害死我哥的凶手对不对?” 他沉默不答。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