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卿本佳人之魔道
卿本佳人之魔道

卿本佳人之魔道

  • 热度:
  • 时间:2019/9/24 15:46:03
  •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精彩章节预览

 东岳大陆。

  高山上,狂风袭过。

  夏若云静立于山顶之处,缭乱的青丝与风中缠绕,她清冷的目光冷凝着面前的一群人。而在那群人中的,却是一名穿着华贵的中年男人。

  男人的眼中含着冷漠与森森的寒意,让夏若云从脚凉到了头,冰冷包裹着整个心脏。

  “夏若云,你跑了这么久,这一次我看你可以往什么地方逃!”

  中年男人冷笑一声,唇边带着森冷的弧度,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仿佛面前的少女并非是继承者他血脉的女儿!

  “上古神塔是爷爷在世时交给我的东西,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给其他人!”

  夏若云的声音中有着怎么都无法压制的恨意。

  当年,因爷爷的一句话,谁若迎娶云家的女儿,谁便能成为夏家少主,为此,自己这所谓的父亲便抛弃他青梅竹马的恋人,讨得了母亲的欢心。

  而在母亲嫁给他的当月,他便将恋人接入夏家,给了她侧室之位。

  身为夏家少主,纵有三妻四妾,母亲也无法阻拦,只能每日以泪洗面。

  若非是爷爷心疼她,恐怕母亲在夏家会变得毫无地位……

  夏明的脸色沉了下来,恨恨的说道:“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上古神塔本来就是属于初雪,你抢走了她的东西竟然还敢强词夺理!别忘了,初雪出生时天降异象,国师曾经断言她便是上古凤凰紫邪的转世之身!我父亲他是老糊涂了,才将上古神塔给了你,现在他已经去世,我会来纠正这个错误!”

  哈哈哈!

  夏若云狂笑了出声,悠悠山谷之中,那声音久散不去,回音阵阵。

  “你是不是忘记了夏初雪出生的时候,也是我出生之日!爷爷将上古神塔给我,肯定有他的缘由,可是你呢?”

  她嘲讽的笑了起来:“你为了得到上古神塔,对我施加严刑,母亲为了救我,被你这个畜生活活的虐待而死!外公他们一家,同样被你亲手覆灭,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为了另外一个女儿,不惜杀了自己的结发妻子!”

  “哼!”夏明冷哼一声,面容冷酷的说道,“她不配当我的妻,不管是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我都不会让她继续活着,只有她死了,我心爱的女人才可以上位!”

  夏若云悲痛的闭上了双眸,母亲在她面前的凄惨模样如今还刻在心头。

  她放弃了!

  放弃了爷爷对她的委托,想要将上古神塔拿出来换回母亲的命,可母亲却似乎知道她想要做的事情,以死来保护了上古神塔……

  如今想起,还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

  “夏明,你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绝对会后悔的!像你这种背信弃义无情无义的男人,将遭受万民唾弃,永世不能超生!”

  “后悔?”夏明耻笑一声,“你知道现在外面在传着什么话吗?你夏若云,狂妄至极,招惹了一个你招惹不起的敌人,是那个敌人找不到你后才屠杀了云家满门!而我夏明,披麻戴孝,守灵百日,更为你娘的死而悲痛欲绝,便是初雪都伤心的几次晕厥过去,只有你这个女儿在为他们带来如此灾难后就躲了起来,当起了缩头乌龟,但是……哈哈哈!你娘根本就没入我夏家祖坟!她早被我丢入乱葬岗被狼吞食!我们夏家的祖坟绝对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进!”夏若云的身子轻轻的颤抖了起来,她睁开了眼,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夏明,你无耻!”

  “无耻?”夏明哈哈大笑了两声,“成王败寇,这一切,也只怪你太不识相,是你连累了你的母亲!所以,真正害死她的凶手,是你!”

  真正害死她的凶手,是你——

  “哈哈哈哈!”

  忽然,夏若云狂笑了起来,那疯癫的笑声传荡在天空之上,引得整个山地间都回声不断。

  “夏明,现在我就让你这个无耻之徒亲自去地狱向我的母亲赔罪!你现在就和我一起去死吧!”

  她身上的气势猛然攀升了起来,让整片天空都变得一片灰蒙蒙的,透着无尽的阴冷之气。

  “不好!”

  夏明脸色大变,急忙说道:“她要自爆!”

  夏若云是夏家第一天才,年纪轻轻实力就达到了武尊级别,若非他利用云家的覆灭打击了她,当时也不可能偷袭让她身受重伤。

  纵然如此,一名身受重伤的武尊自爆,足矣将他们这群人都拉下地狱!

  噗嗤!

  一声刺破胸膛的闷响在这静幽的山谷内响起。

  夏若云身子一僵,低下头看向胸膛上从背后贯彻而来的长剑,不敢置信的转头,目光落在那一张线条分明的英俊脸庞:“陆沉,你……”

  她早知道陆沉来了。

  但因为他是陆沉,所以,她才没有设防。

  却没想到,这个她曾经最信任的男人,竟然想要杀她。

  砰!

  力量从她的身体内爆发了出来,胸膛内的长剑刹那间化为了星星点点,她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目光中充满着伤痛与不解。

  “你为什么要……”

  杀我?

  最后两个字似乎被堵在了喉咙里,无法说出来。

  陆沉深沉的眉眼里掠过一丝歉疚与不舍,却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儿,抱歉,我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虽然在我的心中,你是我的最爱,但是,初雪是上古凤凰紫邪的转世之身,上古神塔的真正主人!只有她得到上古神塔,必定会成为这片大陆的至强!娶她者即可得到整个天下,所以,我也有我的苦衷……”

  此时的夏若云脸色苍白,极为骇人,不敢相信曾经还对她海誓山盟的恋人,却在瞬间对她拔剑相向。

  忽然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疯狂的冲向了陆沉。

  “钰儿呢?我让你保护我的钰儿,你把钰儿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夏若云顾不上伤痛,紧紧的扯住陆沉衣襟,发疯似地大声吼道。

  母亲死了,外公一家也被杀害,弟弟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因为相信陆沉,更不愿弟弟随她犯险,所以,她便将他托给他看管。

  可如今……

  夏若云的身子颤抖了起来,恐惧出现在那张苍白的容颜之上,让陆沉的心不觉一疼。

  只是很快他便狠下了心,说道:“将夏霖钰给我带来!”

  半响。

  一个半死不活的少年被人提在手中朝这边而来,单薄的身子在狂风中是这般的弱不禁风,似乎随时都会随风而去……“钰儿!”

  她的声音带着撕心裂肺,泪水从眼中滑了下来。

  似是听到女子疯狂的声音,少年终于动了一下,他睁开疲惫的双眸,清澈的眸子望向夏若云,薄唇轻颤,声音虚弱:“姐……”

  “咳咳!”夏若云咳出了两口鲜血,一身血衣在阳光下如此的刺眼,“放了他!”

  “放了他?将上古神塔交出来,我便放了他!”

  陆沉收敛脸上的感情,冷冷的看了眼夏若云。

  女人再重要,也远远比不上权利。有了权势,他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

  夏若云的脸色越发苍白,她的视线转向身后冷酷的中年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钰儿是你的儿子,是你们夏家的血脉!”

  “哈哈!”夏明狂笑两声,冷酷的道,“我夏明的血脉,只有初雪一人!夏霖钰这种文不成武不就,整天病怏怏的废物,不够资格当我的儿子!不过,为了得到上古神塔,他就算死,也是死得其所!”

  夏若云身子一震,缓缓闭上了双眸,良久,她睁开眼,温和的目光投洒在少年伤痕累累的身体之上。

  “钰儿,你会害怕吗?”

  夏霖钰倔强的摇了摇头:“我不怕!姐姐,别把上古神塔交给他们,否则,娘亲和外公都会死不瞑目的……我相信,终有一天,姐姐会为我报仇……”

  砰!

  陆沉一脚踹在夏霖钰的胸膛之上,他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的倒了下来。

  “来人!”陆沉抬起眉眼,面无表情的说道,“将夏霖钰掏心挖肺,活体肢解!”

  男人冷漠的声音似如一道重锤,狠狠的敲击在了夏若云的心上,她撕心裂肺的怒吼道:“陆沉,你这个畜生,我当真不该相信你将钰儿交给你来保护,是我害了相依为命的弟弟!”

  绝望而悲痛的泪水肆意的躺下,她的神色逐渐出现了疯狂,不顾一切的想要奔向夏霖钰。可是,她还没有到达他的面前,就被陆沉给狠狠的击中,身子猛然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两个人将夏霖钰按在地上,冰冷的长剑砍向了他的手脚,鲜血飞溅而出,染红了她的双眸……

  “不!!!”

  夏若云双眸血红,声嘶力竭的吼道:“放了钰儿,只要放了他,我……”

  “姐姐。”

  微弱的声音轻飘飘的,然而,在这山谷内,却很清晰的落入了夏若云的耳中。

  “别将……上古神塔给他们,只有上古神塔,才能为娘亲……报仇,不然……不然我宁死。”

  噗嗤!

  夏霖钰躺在血泊当中,那睁大的眼睛想要最后诉说什么。

  这一刻,他感觉生命的消失,目光满是依恋与不舍。

  他终于可以和娘亲见面了,可是,姐姐怎么办呢?现在他已经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啊。如果他也死了,姐姐该会多么的痛苦与孤寂……

小编整理了全本完结小说,本本都是神级拯救你的书荒,看了就停不下来,绝对让你爽翻天。
  • 恰似你的温柔

    她就跟昨晚一样,穿着件薄睡衣。里头照样什么都没有。本来因睡衣比较宽松,所以不仔细看还看不出里边的乾坤。但是现在,薄薄的布料竟紧紧贴在她的胸上,湿哒哒的。

  • 纯禽总裁请温柔

    为了筹集母亲的医药费,我跑去当代孕母亲。却不料,孩子的父亲...正是当年被我甩掉的初恋男友...秦宸,你说你不信戏子有情。我没有告诉你,我也不信浪子无意。“你敢不敢和我赌?”“赌什么?”“赌你爱我。”

  • 先婚后爱:莫少请温柔

    23岁的著名设计师顾亦柔刚拿了世界设计师大奖就被人掳走,在车里她不知道他是谁,从此失去了贞洁,回到家中未婚夫却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厮混在一起,所有的欺辱都涌上了心头她被迫答应成为了侵犯她的男人的妻子,顾亦柔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他,心被伤透,原来所有的人都是在利用她,却不知道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是因为爱她所以才会这样对她。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