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豪门隐婚 > 正文

完结文《豪门隐婚》免费全本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7/16 20:49:01热度:

《豪门隐婚》是一本文笔极佳的豪门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薛瑾年的怒气无处发泄,深邃的眼眸中再也压抑不住他内心的翻江倒海,很快地凝聚出一团令阿虎后背一阵发凉的恐怖风暴。...

豪门隐婚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墨千蓉被薛瑾年突然冒出来的笑容弄得后背一阵发凉,这薛家大少笑起来像只奸诈阴险的老狐狸,她莫名地升起一种被他盯上,准备要掉入陷阱的错觉。

  “墨千蓉,收起你身上的刺。不然,我不介意亲手帮你把这些刺一根一根拔下来。”薛瑾年看都不看杏目圆瞪、浑身戒备的墨千蓉一眼,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语。

  墨千蓉在他眼中,和一旦受惊就像个刺人球紧紧地缩成一团的刺猬没有什么分别。

  他不过亲了她一下,她身上的刺儿就竖起来了。

  殊不知他早已看清了她地本质,这只小刺猬的外表有多坚强,她的内心就有多柔弱。

  墨千蓉并不知道在他这样的强者面前,她越是如此防备,他越想要亲手敲碎她的保护壳。

  为的就是想看强势如她,在他面前露出倔强又脆弱的模样。

  那画面一定美极了。

  墨千蓉不屑地哼了一声,嘴唇上传来热辣辣的痛楚,她才停止了擦嘴的动作。

  她真是搞不明白了,薛瑾年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帮助她平反那案子,到底图什么呢?

  墨千蓉自顾生着气,半点都不想理刚刚强吻她的男人。

  车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闷起来。

  薛瑾年的目光落在窗外匆匆而过的建筑物上,眼角余光悄然落在墨千蓉那张几乎没有一点肉的小脸上,。

  “薛大少,麻烦你送我到魅火酒吧。”墨千蓉讨厌极了车内这种压抑的气氛,她主动打破了沉寂,欠债的滋味真特么难受!

  薛瑾年慢慢地转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意外:“你还有精力去酒吧玩?”

  “薛大少,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多管闲事’?当然,你要不想送我去,可以直接说,我自己去!”墨千蓉口气极为不善,她特别不习惯和薛瑾年坐在同一辆车上,他身上那无形的威压让她心情更加烦躁,总有一种想要尖叫的冲动。

  “你确定?你想要靠你这双瘦得连筷子都比不上的脚走上几个钟?”薛瑾年扫了一眼荒凉的四周,眼底闪过一丝兴味的光芒,他难得被挑起了一丝兴趣,他倒是要看看这小妮子会是什么反应。

  “薛大少,你到底是送还是不送?我只要你一句话。”墨千蓉的耐性本就不多,现在更是归零了,薛瑾年再这么磨叽下去,她真的要暴走了。

  她气鼓鼓地瞪着坐在她身边老神在在的薛瑾年,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的兴味光芒,嘴角狠狠一抽搐,选择性地忽略他那让她恼火的比喻。

  什么叫“连筷子都比不上的双腿?”她是瘦,还骨瘦如柴,这不假。

  但你薛大少也没必要说得这么夸张吧?

  等墨千蓉意识到她的思想被薛瑾年三言两语给影响了,她当即撇了撇嘴,她是没有他力气大,但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弱!

  她的眼神变得格外地坚定,她一定要尽快查清楚帮她平反的人是不是薛瑾年。

  如果真的是他,她会想尽办法跟他撇清关系!她一点都不想跟薛瑾年牵扯下去,她的第六感告诉她:如果她再不和薛瑾年撇清关系,她以后的生活会变得非常糟糕!

  薛瑾年看她如同被激怒的小刺猬一样,眼神柔和地落在她紧抿的薄唇上,眼神微微转暗,嘴角上扬了一个邪肆的弧度,薄唇轻启:“阿龙,停车。”

  他倒要看看这小刺猬到底会这么选择!

  墨千蓉脸上划过一丝意外,她原本以为薛瑾年再如何也会顾忌一下自己的身份,表现一下他的绅士风度,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地让司机停车。

  不送也好,反正她一点也不想跟他在同一个空间内待着,胸口总有股郁气,难以消除。

  薛瑾年眼里满是兴味,他心里期待着如刺猬一般的墨千蓉张口向他求饶的画面。

  望着墨千蓉那微微嘟起的粉唇,他不可抑止地想到了不久之前亲吻这张樱桃小嘴的美好滋味,眸色瞬间变得幽暗起来。

  不过是初初见面,这只小刺猬却几次勾起了他的火,他忽然不想这么轻易放她走了。

  墨千蓉等车一停稳,动作极快地拉开车门,关上门之前对着脸色极为深沉的薛瑾年笑着说道:“薛大少,谢谢你捎了我一程,咱们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很快就会找上门求我。”薛瑾年不怒反笑,他真是小看了这只小刺猬的刚烈性子!

  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距离那闹市中的魅火酒吧开车都要差不多一个小时,难不成这小刺猬打算用脚走回去?

  “嘁——薛大少,自大狂也是一种病,你该去医院治一治。”墨千蓉临转身前丢给他这么一句话,随即转身跑向高速公路边。

  她一边跑,一边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妄尊自大的薛瑾年,自大狂,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真把自己当皇帝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能把心里那一股突然冒出来的不详的预感给弄走。

  薛瑾年看着那毅然转身,一路狂奔到公路边的瘦小身影,眼神幽幽转暗,车内的气温骤然下降了十几度。

  那小刺猬性子还挺烈,她当真要靠那双瘦小如筷子的小脚,从这里走到那叫什么魅火的酒吧?

  身无分文、瘦小如猴的她就不能对他服一下软?

  其实墨千蓉只要对薛瑾年说几句软话,他就会让阿虎送她去魅火酒吧。

  可她偏偏不肯服软,死犟着非要用双脚走去。

  缓缓行驶的劳斯莱斯车内,薛瑾年的视线一直追逐着墨千蓉的瘦小身影,看她站在路边没一会儿就招手上了一辆捷达轿车。

  薛瑾年特意吩咐阿虎把车子开慢一点,为的就是等墨千蓉向他服软。

  哪想到,那小刺猬竟会是如此胆大包天!

  小刺猬的胆子太大了,大到随随便便上陌生男人的车!

  她当真以为凭她那三脚猫功夫以及她口袋里的枪,就能保证万无一失了?

  薛瑾年的怒气无处发泄,深邃的眼眸中再也压抑不住他内心的翻江倒海,很快地凝聚出一团令阿虎后背一阵发凉的恐怖风暴。

  

豪门隐婚

她本是墨家大小姐,既定的继承人,却被人算计入狱。在狱中待了三年,吃尽苦头。他为她洗刷冤屈,给她新生,转头却逼她嫁给他,“这是一笔公平交易。”墨千蓉被他逼得走投无路,只得妥协。婚后,墨千蓉发现她的丈夫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在这场豪门隐婚中,他是付出最多的那个,倾尽所有,宠她如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