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 > 正文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2章金牌不稀罕

发布时间:2020/4/9 14:17:12热度: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全文讲述:绝对惊爆的一幕,尚在震惊中的太后同墨霆辉又被路珠骇道。...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

墨霆辉眼眸更黑,满是笑意的看着路珠,转首对老太太道:“太后,你认为呢?”

老太太微愣,凝视着路珠,良久才转向墨霆辉笑道:“皇上,这金牌是你发的,当然你决定。”

墨霆辉黑眸注视着路珠,似在思索……

路珠等得有些不耐,不就是一个金牌的效力吗?行就行,不行就不行,用得着这么犹豫了,还皇上呢?这点主见都没有,她还是别去的好。

路珠拉起宝宝,对着老太太道:“娘,您老同您的儿子们回宫吧,我想了想,决定同宝宝回家。”

当然路珠这个回家只是骗骗老太太,反正现在这个庆林县她是不打算再待了,或许同宝宝出去走,也有可能找个比较合适的地方另做打算,也没准过不了几天就回现代了,想想觉得还是不去皇宫冒险。

“小猪,你别急着回复,你先考虑几天,娘暂时不走。”老太太说着,从路珠手里接过宝宝向后院走。

“太后……”老太太走不走对路珠来说没多要紧,但是对于皇上同那几位王爷可就不同了。

“太后,请随儿子回宫。”皇上同众位王爷向太后躬身请求道。

“皇上,老三,老六,老七,给哀家一点时间,小猪是为娘的救命恩人,为娘怎能置恩人于不顾。”老太太看着路珠犹豫道。

 “姑娘,只要你愿意随太后一起回宫,朕答应你,若不是滔天大罪这金牌都有效。”墨霆逃脸色一沉,对着路珠沉声道。

 路珠咬唇看着墨霆辉,做老师的首先要懂得看学生的表情,恰恰此时墨霆辉的表情,看在路珠眼里很是不舒服,而且到了反感的地步。

 墨霆辉那话听起来好似她在要挟他们似的,好像她是那种贪得无厌的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金牌吗?等她赚够钱了,大可自己去打一个,有什么稀罕的,不去,就是不去。

路珠扔下墨霆辉众人转身朝自己的小屋走去。

  墨霆辉看着路珠离去,脸上惊现恼怒,心道,若不是碍于太后,如此无礼,无视君威的女子,一早拿下治罪了……

  “皇上,你们暂且先走吧,哀家一定要劝得小猪一道回宫。”太后说碰上也不理会皇上同儿子们是否在场,竟开始打扫小店的卫生……

  “太后,她到底是救您,还是虐您?”墨烁接过太后手中的抹布,看着太后明显比以前粗糙了的老手,略带愤怒的问道。

  太后微怔,抬眼触及儿子的视线停在手上才恍悟,失笑道:“老三,你想多了,太后以前在宫中养尊处优,不知民间疾苦,到得民间才知道,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自己劳动所得,即使粗茶淡饭,也比宫中海参鱼翅好吃,小猪说的对,劳动是光荣的,劳动中的人才是最美的。”

  “就是,老师教育我们说,小朋友们要从小爱劳动。”宝宝似乎也看出了墨烁的恼怒,不悦的瞪着墨烁,极力维护路珠。

  “你……”墨烁回瞪宝宝,心道,果真是对母女,做娘那么嚣张,做女儿的胆子也不小,墨烁触及太后警告的眼神,随即温和的笑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叔叔,我不叫小妹妹,我叫宝宝,看你样子比我爹还要老。”宝宝说着还同情的看着墨烁。

  “哈哈哈,太后,你在哪遇到的这对母女,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有个性。”说话的是墨霆辉,他笑着走近宝宝,伸手欲捏宝宝粉嫩的小脸……

  宝宝一见墨霆辉伸来的大手,忙躲到太后身侧朝墨霆辉吐舌道:“坏人叔叔,你想虐待宝宝,啰啰啰……”

  墨霆辉表情一冻,错愕的大手就这么僵在半空。

  刘丞见皇上尴尬,欲上前,可当他触及太后纵容的眼神时及时控制了自己的双腿。这屋内除了李飞,人人皆比他大,只消一个眼神,就可以咔嚓了他,他还是安分点得了。不过当他看到接过抹布正在擦桌的墨烁时,忙两脚上前躬身道:“烁王爷,这些粗活让下官来即可。”

  墨烁看了眼刘丞,将抹布放在桌上,双手一拍,乐得轻松。

  

  “太后,您还是随儿子回宫吧,至于那位姑娘,我们可以改用别的方式酬谢。”墨霆辉尴尬的站到太后身前,迟疑道。

  太后注视着皇上,良久才道:“皇上,你误会小猪了,小猪不会要任何酬谢的,哀家之所以希望小猪进宫,一是希望她能陪在哀家身旁,至少在宫中她不必如此辛劳,二来,也是希望后宫的妃嫔们看看路珠,同样是女子,路珠却能自力自强,宽容大度,慈爱温和,反观后宫的女子,除了争风吃醋,卖弄风骚还会做些什么……”

  太后见皇上众人脸色皆变,摇头叹息道:“在宫中的时候,太后亦认为宫中女子才是天下女子的典范,楷模,如今哀家到不这么想了,小猪虽然不识字,但……”

  “奶奶,谁说小猪猪不识字的,小猪猪可是大学毕业,而且是老师,小猪猪识得字肯定比叔叔还多。”宝宝向太后抗议道。

  本一来宝宝说的就没错,路珠可是科班出身的老师,怎么可能不识字呢?不过太后说的也没错,路珠确实不识得本朝的字。

  这次不止墨霆辉,就连老太太都错愕的看着宝宝不解道:“宝宝,小猪既然识字,为何不会写?”

  “奶奶小猪猪会写的,而且宝宝也会写,你看……”宝宝说着,竟跑到桌边,以手沾水写下了自己的大名。“你们看,这是宝宝的大名。”

  墨霆辉抬手看了看其他的兄弟,众人皆是摇头。

  “宝宝,那你可以告诉奶奶这两个字怎么读吗?”太后失笑道。

  “当然,这是宝宝的大名‘汪颖’。”宝宝得意道,说着又沾水在旁边写下了‘路珠’二字,“呶 ,这是小猪猪的大名。”

  太后震惊的看着路珠二字,终于知道路珠当初在租房协议上写的是什么,不由疑惑,学着小猪的样子,沾水也在桌上写下了另外版本的汪颖,路珠,写毕,太后抬首问道:“宝宝,这几个字你要识得?”

  宝宝摇了摇头,疑惑道:“奶奶,你写的这是什么字?是奶奶的大名吗?”

  太后及众人皆错愕的看着宝宝,脑中皆有一个疑问,这母女两所识得的字同本朝文字不同,莫非不是本朝人?可是似乎又说不通,因为她们说话的方式却是相当的,只是口间不同罢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小妹妹,你同你娘是从哪里来的?”沉不住气的墨烁上前问道。

  “当然是从家里来的。”宝宝以一副你很笨的表情笑看着墨烁。

  这?问了等于没问。

  墨霆辉蹙眉看着太后道:“太后,她们母女非本地人么?”

  太后点头又摇头,一直以来,她并未问这个问题,但是从路珠曾不止一次说过要回家乡,她们确实非本地人,现在看来她们似乎也不是本朝人……

  还是刘丞精明,他拿着抹布先向皇上行礼,尔后走到宝宝跟前轻声道:“小妹妹,你可否告诉叔叔,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我同小猪猪么?……”

  “宝宝……”路珠的喝声阻止了宝宝的回答。

  “小猪猪。”宝宝叫着跑向路珠,尔后站在路珠身旁朝刘丞吐舌道:“也,不告诉你。”

  路珠暗暗心惊,若是晚来一步,宝宝只怕就说露了,幸好自己不放心回来了这一趟,路珠沉着脸走到刘丞跟前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大可以问我,不必哄骗小孩子。”

  路珠说完走到太后跟前道:“娘,你同他们回去吧,我同宝宝明天也要回家了。”路珠说完甚至连老太太都未看,拉着宝宝即离开了。

  老太太脸色一暗,悲道:“皇上,你们、、你们惹小猪猪生气了。”

  老太太有些后悔,同路珠生活了这么久了,路珠的为人她很清楚,至于她们来自哪里并不是那么重要,人好才是最重要的。

  “太后,她有什么权利生气,依儿臣看明明是她心虚,如果她们光明正大,事无不可对人言,又怎会为区区小事恼怒。”墨烁始终瞪视着路珠离去的背影。

  墨烁的话说进了太后之外的众人心坎。如果她们光明正大,事无不可对人言,又何须遮掩,到不是说她们像做贼,只是她们方才的神情,明显是在房间隐瞒什么。

  墨霆辉的神色虽未变,但心里却在犯嘀咕,眼下虽是和平盛世,但有些事情还是小心为上,尤其是接近皇室的不明人士。

  太后离宫遇劫匪已足够震憾,为何这对母女又会这么巧的救了太后呢?墨霆辉走向太后轻声道:“太后,依儿子看,您还是先回宫吧,这对母女朕稍后会派人来接她们的。”

  太后闻言,摇头苦笑道:“皇上,你是不明白小猪,这孩子脾气倔,性子强,做事说一不二,她说不会去,即不会去的,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太后有些不舍。”

  “一个多月?”墨烁疑惑道:“太后,距您失踪至今已两月有余,为何才一个月?”

  太后表情一窘,苦道:“唉,哀家两月前遭遇劫匪后,所幸尚留有一命,但哀家除了你父皇当年的订情信物贴身收藏得以幸存外,身无长物,母后是沿街乞讨到庆林的。”

  太后转首看着刘丞轻道:“初到庆林,哀家衣衫褴褛,欲入县衙却被衙役拒之门外,哀家不得已,只得以乞讨为生……”

  “臣有罪,恳请太后,皇上治罪。”刘丞闻得太后被衙役拒之门外,心中大骇,忙跪下请罪道。

  太后向刘丞挥了挥手,继续道:“在一个多月前,哀家在一面摊旁遇到小猪她们……”太后又将同路珠生活在一起的点滴向墨霆辉等说起,末了又叹道:“小猪,定是恼哀家刻意隐瞒,是哀家做的不对,哀家不应该……”

  “太后,儿子无能,让太后受苦了,请太后降罪。”墨霆辉兄弟四人向太后跪道。

  太后拉起墨霆辉摇头道:“皇上,哀家命中有此一劫,你们何罪之有。”

  “太后,请您放心,儿子一定会请这位姑娘入宫的。”墨霆辉向太后承诺道。

  虽然对路珠仍有怀疑,但做儿子的能了解母亲的心理,尤其是在闻知太后行乞生活的经历后,对路珠的感激之情早已超过了疑心。

  墨烁也无语,心知他们是以小人之心度了路珠这个女君子之腹,不由自责,暗想,它日定要当面向路珠谢罪。

  “刘丞,你同众位王弟先回县衙吧,朕要同太后一起劝路姑娘进宫。”墨霆辉搀着太后回身命令道。

  “皇上,臣在外面守候。”虽然皇上下令了,但是身为臣子的刘丞那敢置皇上的安危于不顾。

  “皇上,臣弟与皇上一同前往。”墨烁走到太后身旁搀着太后另一只胳膊向后院走去。

  另两位两爷当然也不敢留下,也跟着后面去了。

  待皇上众人离开后,刘丞对李飞命令道:“李捕头,速去将这屋主等请出来,不得骚扰皇上太后。”

  李飞领命而去,不一会就请出了兰姐夫妇二人。

  兰姐惶恐的看着李飞,脸色一片惨绿,只是刘丞,李飞也没心情理会他,只是命他们在店外站着,不得入内。

  墨霆辉等站在小屋门前直皱眉,如此矮小的房子,太后竟在此住了一个多月。进得屋内,墨烁更是脸都黑了,如此拥挤的小屋,说难听点,烁王府的厕所都比这大,可是他们高贵的娘却在此屈尊了一个多月,而且还是三个人挤在一起……

  “奶奶。”正在啃鸡翅的宝宝抬首叫道。

  “宝宝,小猪呢?”太后抽出被儿子搀着的手,挤在宝宝身侧笑问道。

  “嘘,奶奶,小猪在炸鸡翅,炸猪排,她好像很生气哦。”宝宝对着太后小小声道。

  太后学着宝宝的样子轻声苦道:“宝宝,小猪是在生奶奶的气吧?”

  “应该不是,小猪说她生自己的气,小猪……”宝宝心虚的看向站在门外的路珠。

  “路姑娘,先前是朕的无礼,请姑娘莫怪。”墨霆辉转身向路珠弯腰揖道。

  端着鸡翅,薯条的路珠脸色一红,愣在门边。

  不是说皇上是九五之尊吗?向来只有人向皇上行礼的份,怎么今儿这皇上向她这平民行礼,莫非史书记载有误?

  

  “小猪,你赚到了,帅哥向你道歉也。”宝宝走过来,抢过鸡翅朝路珠笑道。

  路珠这才醒神,面色更红,怒瞪着宝宝,伸手又抢回了鸡翅。

  “坐吧,来者是客。”路珠指着一旁两张凳子道。

  墨霆辉见太后正朝他笑,遂走过坐下,有皇上在,墨烁本不当坐,不过这不是宫里,而且路珠是主人,既然主人发话了,皇上都没推脱,他自然更不能了,更何况自皇上登基后,难得有这种平起平坐的机会,自然更是不愿错过了。

  屋内唯一的两张凳子让两个大男人坐了,路珠自然只能同太后宝宝一样坐在小木板床上,路珠将鸡翅往小饭桌上一放,首先对宝宝道:“宝宝,你去厨房看看,一会薯条油沥干了,你就端过来。”

  宝宝心知路珠要支开她,走的时候还不忘抓鸡翅。

  待宝宝走后,路珠才正色道:“娘,路珠先前不知太后身份,多有冒犯,正所谓不知者不罪,我也就不客套了,并不是路珠赶您走。”路珠看着墨霆辉继续道:“既然您儿子来接了,你应该早些回去,国不可一日无君,你儿子既然是皇上,总不能为了娘亲而置天下于不顾吧。”

  路珠现在的想法,就是早早将这一家子送走,她同宝宝还想过几天安生日子。

  “小猪,你还是在怪娘吗?”太后有些心伤。

  “娘,小猪既然还叫你娘,就已经释怀了,其实娘也不算欺瞒,小猪刚才冷静的想了遍,不管您是太后还是普通的老太太,您在我眼里还是那个慈祥温和的娘。”路珠拉起太后的手,有些不舍。

  “既然如此,你随娘一起回宫不好么?”太后有些不解,既然路珠并未生气,为何不同她一起进宫呢?

  路珠摇头忧道:“并非小猪不愿,我同宝宝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家人想必担心了,我们得寻找回家的路。”

  “姑娘,你可随母后一起进宫,朕会派人将姑娘家人一并接进都城的。”墨霆辉对路珠诚挚道。

  

  墨霆辉说完,路珠失笑,好一会才止住,站起来对墨霆辉轻笑道:“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是皇上吧,虽然皇上的权势很大,但是只怕你永远接不到路珠的家人。”

  墨烁有些听不下去,一改温和的形象,对路珠厉声道:“姑娘,虽然你对太后有救命之恩,但皇上的威严不容你……”

  “烁儿,小猪并没有蔑视皇权,她这么说必然有她的理由。”老太太制止了儿子的怒斥。

  路珠并非刻意嘲弄墨霆辉,她只是说出事实,对于墨烁的指责她有些恼怒,走近墨烁冷笑道:“你是王爷对吧,如果王爷觉得路珠有蔑视皇权,皇威之罪,大可将路珠满门超斩,只是前提你得找到路珠的家人。”

  墨烁微怒,心道,这女子的气焰真是太过嚣张,若她真的随太后进宫,只怕后宫的妃嫔,公主都要被她带坏。

  “姑娘误会了,墨烁并无此意。”虽然生气,但碍于太后同皇上皆在场,墨烁还是压下怒气,温和的笑道。

  “我有没有误会,自己心里清楚,至于王爷有没有那个意思,王爷自个心里更是明白,路珠也不想争辩这些无意义的事实。”路珠说着不再理会墨烁,转首对墨霆辉道:“路珠常听人说,君无戏言,既然皇上说要接路珠的家人到都城,那路珠也不再推脱,只要皇上能将路珠的家人接来,别说陪太后,就算给太后,皇后做婢女都无所谓。”

  路珠说话的同时,心理笑翻了天,接她家人进都城,就算他是皇上,这事也办不了,除非他是神仙,玉皇大帝……路珠突然又想到,神仙同玉皇大帝能跨越时空吗?随即又摇了摇头,失笑出声。

  “路姑娘是想起了家人么?”同路珠待久了,太后已经习惯了路珠这样的表情,只是墨霆辉同墨烁可不习惯,因而黑霆辉好奇的问道。

  “家人?”路珠再次失笑,尔后俏皮的望向屋顶,“如果神仙算是我的家人,那就算吧。”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连太后都糊涂了,疑惑道:“小猪,你家人是神仙?”

  “哈哈哈……娘,你太可爱了,如果我家人是神仙,我还用这么起早摸黑吗?法术一变不是啥都有了吗?”路珠对着太后哈哈大笑道。

  墨烁火气更大,脸色不觉得难看,这个女子对他无礼也就罢了,对皇上无礼他也忍了,可是她竟然同太后也没大没小,不分尊卑。

  “姑娘,你不觉得你太过放肆了么?”墨烁站起来怒道。

  墨霆辉看着站起的墨烁,点了点头,他亦有同感,他可以将路珠方才的无礼当作无知,但是她对太后的放肆……

  “娘,原来同你说话叫放肆啊,看来我还是别进宫了,要是这样都叫放肆,那路珠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一天砍。”路珠心中有些不快,她还没进宫呢,这个破王爷一会拿皇权压她,一会又说她放肆,接下来是不是直接砍她脑袋呢?

  “烁儿,不得胡说,哀家同小猪平时也这样,这样才像母女,比起宫中一成不变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要实在的多。”太后板着脸训斥儿子。

  “娘,你这儿子长得是不错,只可惜没点幽默感,你若将他送我,我可不要。”路珠故意对着墨烁道。

  “是哦,小猪,娘曾答应过要送儿子给你,四个儿子你都看到了,你随便挑吧。”太后亦大方的笑道。

  路珠摇了摇头道:“娘,这两个肯定不要了,另外两个吗?有待考察。”

  路珠故意指着墨烁摇头晃指,似是不气死墨烁不罢体。

  墨霆辉一震,心道,太后也太糊涂了,竟然有这个糊涂的承诺,这不明摆着给他找麻烦吗?虽然后宫很大,多一个女人不多,但是这样的无礼的女人还是算了吧。

  墨烁同墨霆辉的想法可不一样,他可是堂堂的烁王爷,都城众家姑娘的梦中情人,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说不要他,他蹭的冲到路珠跟前,怒道:“本王哪里不好?”

  路珠震惊的看着墨烁,墨霆辉同太后亦是。

  见路珠不语,墨烁更怒,一手执起路珠的手腕大声道:“本王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你凭什么说不要?”

  路珠手腕有些吃痛,挣扎道:“你疯了,你有财有貌,关我P事,快放手。”

  “烁儿,快放手,你弄痛小猪了。”太后起身,走过来拉回了路珠的皓腕。

  “母后,她……”墨烁瞪着路珠,太气人了,母后竟然帮着外人。

  

  

  

  路珠看着手腕青紫的指印,心里怒火上升,从太后手中抽出,走到墨烁跟前指着墨烁道:“你想知道为什么是吧,那本姑娘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娘说是送个儿子给我做相公,你当然不合格,第一,你长的一副桃花样,肯定会勾三搭四。第二,你脾气不好。第三,你没有男人大度,动不动就生气,而且还同我一个弱女子计较。第四,……”

  路珠每说一条墨烁脸上就多条黑纹,反到是坐在一旁的墨霆辉,嘴都快笑歪了。

  “第五,你没点男子汉的气魄。第六……”路珠并未在意黑烁越来越黑的俊脸,依旧历数他的不合格条件。

  “第七,你不懂得尊重女性,第八……唔……”

  墨烁实在忍无可忍,恨不能立即堵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想也不想,手一伸,头一低,以吻堵住了路珠后面的N多条不合格的理由。

  太后震惊的看着被儿子搂在怀中的路珠……

  因为墨烁背对着墨霆辉,他并未第一时间看到,可是当路珠的说话声变成唔唔声后,加上太后震惊的表情,墨霆辉心觉得有异,竟从凳子上站起,不声不响的走了过去……

  路珠杏眼圆睁,傻愣的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脸,唇上传来刺痛的感觉时,方才意识到自己被侵犯了,本能的曲膝一弓……

  “啊……”墨烁松开路珠,痛捂着下身……

  绝对惊爆的一幕,尚在震惊中的太后同墨霆辉又被路珠骇道。

  “呸,呸,呸……流氓,色狼,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咬人。”路珠吐完唾液,得意的看着脸涨的通红的墨烁,将额前发际一甩,潇洒的坐回床上。

  “你这个死女人,你竟敢……”墨烁跳到路珠跟前,对路珠怒道:“你有没有点常识,那叫吻。”

  “呸,呸,呸……你才没常识,明明是小狗咬人……”路珠话未说完,墨烁已扑了过来。

  两人完全忽略了一旁的太后同皇上,幸好此时宝宝不在……

  2

  “色猪,发情去后面的猪圈,我想那只母猪肯定很乐意。”路珠一脚踹开扑上来的墨烁,第一次被偷袭是她未防备,要是第二次再让他偷袭成功,那就是她笨了,女子防身术可不是白学的,这可是专门用来对付墨烁这样的流氓猪的。

  路珠的话同时震醒了一旁的两人,墨霆辉咳了两声,难掩笑意的说道:“王弟,现在是大白天,朕同太后皆在此,你未免……咳咳……路姑娘说的没错……咳咳……如果你真有需要,大可去那些烟花之地或是……”

  “皇上。”太后沉声道,她才离开皇宫两个多月,这些孩子们竟然变成这个样子,真是丢脸,她还想着将小猪留在身边做儿媳呢?现在好了,看来这两个小猪是看不上眼了,另外两个,太后也不敢抱什么想法了。

  “请太后,皇上恕罪,臣……失态了……”墨烁恨恨的瞪着路珠,跪在太后同黑霆辉跟前。

  “娘,宫里是不是有不少私生子呀?”路珠说完又摇了摇头道:“不对,应该是您老应该有不少孙辈了吧。”

  “是不少。”太后尚未明白路珠话中的意思,诚实的答道。虽然宫中的孙辈大多不是他这四个儿子生的,但是确实都是她的孙辈的。

  “路姑娘放心,太后就生了我们兄弟四人,除了六弟育有一子一女,朕有二儿一女外,三弟同七弟尚未成婚。”墨霆辉的脑子可比太后好使,朝路珠轻笑道。

  “啧啧啧,真是难得,猪竟然也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路珠起身走到墨烁身旁嘲讽道。

  墨霆辉看出墨烁有火山爆发的迹象,遂道:“王弟,你且起身去等候吧。”

  “谢皇上,臣弟遵旨。”墨烁离去投给路珠一记杀人的眼光。

  “娘,那个墨烁真是你生的吗?怎么脾气一点都不像娘。”路珠看着离去的墨烁叹道。

  太后愣了下,尔后笑道:“可不是,娘生他的时候,可是大冬天,他那脾气却像下天的风暴。”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倒霉的穿越】 或 【嫁你有条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

“……你在哪里,我的爱,消失在茫茫人海,现实总是有一点无奈……”路珠脸色微变,拿过手包,直接伸手入内,关机。所有动作完成后,路珠这才敢抬头看办公室内的同仁,幸好没人看她,可是窗处却探出一个花白的脑袋。路珠脑中‘嗡’的一下,完了,这个月又要飞走几张票子了。路珠脸色一暗,年初辞了公立学校的稳当工作到这家私立中学,看中的就是钱多,就刚才那么一响,又飞走了几张。她所在的这家私立中学,有N条不成文的规定,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