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 > 正文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小说在线试读第13章进宫

发布时间:2020/5/24 9:43:59热度: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是一本古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好吧。”路珠转身对墨霆辉笑道:“皇帝陛下,可否派个宫女什么的带我去找太后。”路珠刚才走到门前才想起自己对这宫中一点都不...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

 “太后,路姑娘,今天天色已不早了,我们先回驿馆休息,明日一早即起驾回都可好?”墨霆辉向太后请示道。

 “小猪,你的意见呢?”太后转首问路珠。

 “娘,并非小猪不遵守承诺,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小猪若真进宫,只怕一天到晚祸事不断,再说那皇宫里,不是皇上,就是娘娘,个个都比我大,见人就得行礼,不行礼又是死罪,两样我都受不了,你还是饶了我吧。”见方才墨烁下跪的样子,路珠也想到了自己,更是想到了‘还珠格格’中小燕子发明的那个‘跪得易’。

 路珠自认没有小燕子的那份,再说宫里也没有乾隆那样宠爱小燕子的爹,虽然太后也宠她,但太后再大也大不过皇上,这皇宫吧,她还是不要看得好,贵族生活并不是人人都适应的。

 更何况还有个恶魔宝宝,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轻重缓急,在宫里得罪人就不好了。

 “路姑娘大可放心,王弟并非住在宫中,而且宫中也无男子。至于行礼,既然太后已认你为女儿,朕回宫自会加封公主的封号,在宫中除了太后同朕之外并无必要行礼。”墨霆辉可谓考虑的很周到了,对路珠已算开恩开恩再开恩了。

 路珠看太后同墨霆辉的表情,实在不好拒绝,只得轻点头道:“好吧,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若我在宫中不适应,可否随时离宫?”

 这可就为难墨霆辉了,深宫内苑,岂是说离开就离开的,当然,他不认为有女子进了人间富贵之家还有想离开的,他想了想道:“可以,但是路姑娘离开前须先向朕同母后招呼。”

 路珠点头,这是自然的,离开之前向主人告别这是基本的礼仪,这点她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三人意见一致后,墨霆辉即吩咐守候在外的刘丞备轿回驿馆。

 临走前,路珠看了看小屋内的简单家居,有些不舍,虽然住的时间不长,但毕竟是来到古代后第一个居所,意义特别。

 离开庆林县后,路珠同太后一起坐在轿内,墨霆辉则不愿坐轿,同墨烁等人一起骑马。宝宝因为好奇,吵嚷着非要坐大马,最后由墨烁同她共乘一骑。

 午后,太后在轿内熟睡,路珠掀开轿帘,看着兴奋的哇哇叫的宝宝有些羡慕,其实她也好想骑马,只是她却没有骑马的经历,只得望马兴叹。

 走在前方的后方的墨霆辉看见路珠将头探在车窗,即猜出路珠的心思,夹紧马肚,上前贴近马车道:“路姑娘可会骑马?”

 路珠看着枣红的大马摇了摇头,看这马的个头似乎比她大,即使马儿肯让她坐,她也会害怕的。

 “如果姑娘想骑马,朕不介意与姑娘共乘一骑。”墨霆辉本是好意,可路珠却误会了。

 “谢皇上好意,民女不想骑。”路珠说完即放下车帘,心道,你不介意,我介意,被墨烁狼吻她已经很郁闷了,如果骑马难免会与黑霆辉挤在一起,虽然她并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观点,但是过分亲昵她还是接受不了的。

 虽然她已经订婚,但同未婚夫也仅止于蜻蜓点水的吻,昨天似墨霆辉那样霸道的吻她还是第一次,当时太地震惊了,并没有想太多,现在想来,反而羞得满脸通红……

 宝宝欢快兴奋的声音不时刺激着路珠的感官,路珠心里懊恼不已,真希望自己也是宝宝这样的小孩子,那样就不会有那该死的顾忌了。

 庆林县离都城雄风城并不是很远,也就千多里,若在现代,坐飞机一个小时也就到了,坐火车也要不了十小时,可是在这交通极端便利的古代,步行可能得半个月,骑马只需几天,但是这样坐轿,估计怎么着也得二十天左右。

 路珠觉得自己PP都坐出老茧了,若不是有太后陪着,只怕她一天也坐不住,好不容易熬了半个月,终于到达了都城。

 马车尚未停下,震耳欲聋的鼓声响彻都城。

 车刚停稳,门帘即被掀开,接着走来两外年约十五的宫装小姑娘,她们一左一右搀着太后下车。

 路珠也跟着从车上走下,脚尚未落地,即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仪仗队排成几排,鼓手站在前排,后面还有吹唢呐的,吹丝竹的……各种乐器发出不同美妙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将喜悦的气氛烘托到顶点。

 前方,文武百官见太后下轿,皆跪下参拜,站在最前的竟是墨烁,路珠愣了会,有点明了,想必墨烁先她们一步回来了,怪不得昨天除了墨霆辉没见其他几个王爷,原来是这样。

 墨霆辉下马,迈步走到呆愣的路珠身旁,朗声道:“路姑娘,过了这道朝天门,即是皇宫。”

 路珠傻傻地点头,虽然从影视剧中知道这迎接皇上,太后回宫的阵势都大,但是这亲眼所见的比起影视剧中的,要气势几十倍……

 他侧首看向墨霆辉,说了一句很刹风景的话:“这么多人为了迎接都不工作了吗?这么大的阵势,得花多少银子啊?拿公民的税款挥霍,真是可气。”

 墨霆辉微笑的面容顿时黑如锅底……

 路珠似乎未注意到,跟在墨霆辉身后往前走。经过墨烁身旁时,却打了个冷颤……

 路珠转首,墨烁正若有深意的看着她,她吓的小跑似的跟紧墨霆辉,虽然墨烁是王爷,但王爷总没皇上大吧,只要跟紧皇上,应该安全无忧吧。

 “臣等恭迎皇上回宫,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子向墨霆辉行礼跪拜礼。

 墨霆辉却话都不说一句,冷着脸从中间走过,路珠同情的看着跪在两侧的大臣,心道,古代当官真是可怜,见领导就要跪,也不管你七老八十的老者还是三岁小孩子,总之见了皇帝皆要跪……

 “喂,墨大皇上,你这礼仪是否应该改一下,最起码要尊老爱幼,比方说上了多大年纪见了你就不用跪……”

 墨霆辉听得路珠吹风他,先是愣了会,可是后面的话……

 墨霆辉站在原地,待路珠上前后,一把将她拎起,在她耳旁低吼道:“朕叫墨霆辉,即使你是母后的救命恩人,你也应该叫朕皇上,以后若再听你语出怪状,别怪朕恼怒……”

 墨霆辉话起,跪在两旁的众臣,有些悄悄抬头,墨霆辉眼一扫,抬头的臣子,又慌张低头,墨霆辉恼怒的拖着路珠朝宫内走……

 “好,我知道了,皇上大人,我会自己走,你、、、你可不可以放手。”路珠须小跑才跟得上墨霆辉的步伐,不必有些气喘。

 墨霆辉并未回后宫,可能是怕宫人见他此时黑脸的样子,到的乾元殿(墨霆辉处理政务休憩的宫殿)外,墨霆辉转首对身后的太监飞玄道:“小玄子,你先去通报,朕要晚些才去,吩咐皇后,妃嫔们好生照顾太后。”

 待小玄子离去后,墨霆辉这才松开路珠,转身怒道:“朕刚才说的话你可有听明白?”

 路珠在睢见墨霆辉炭黑脸时已经吓倒了,原来皇上都是这么小气的,她也没说什么啊,只是多加了姓而已。

 “明白了,明白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喊你姓墨的了,皇上。”路珠特意回重皇上二字,心想,待这宫中逛的差不多了,还是赶紧带宝宝走吧。若不是觉得现在走不划算,这会她就拉着恶魔宝宝溜了。

 “还有,在朕面前不能自称我。”墨霆辉本来也不想这么计较的,只是想到路珠的种种事迹,这个女人不约束她,没准天都能爬上,她同母后没大没小惯了,他不计较,但是他是皇上,在他面前没大没小,那是不容许的。

 路珠傻眼,连我都不能说,那要叫什么,那她岂不是连最基本的人权都没了,路珠这可不依了,她理直气壮的走到墨霆辉跟前抗议道:“喂,你别仗着自己是皇上就要命令这命令那。我从小就说我,难不成你让我对着你自称奴婢?”

 墨霆辉挑眉看着路珠,心道,自称奴婢有何不对,这宫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在他面前自称奴婢还没这机会呢。

 路珠从墨霆辉眼里看出他的理所当然,心一寒,冷着面道:“皇上,请将宝宝还我,我们这就离开。”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了,幸好还来得及。

 

 

  路珠暗自庆幸,幸好她早想到了,果真皇上也会出尔反尔……

  “你这是威胁朕。”墨霆辉面色一冷厉声道。

  好有心机的女子,竟然想以太后的宠爱来要挟他,墨霆辉想起路珠在庆林县的出言无状,起初还只当她是直率,如今看来是他看走眼了。

  “威胁?”路珠错愕的看着皇上,这个皇上可真会想,路珠嘲讽道:“皇上可真瞧得起小女子,威胁,皇上认为小女子有什么资本威胁您呢?”

  墨霆辉一震,看路珠那委屈的表情,心道,莫非他真想错了,可是她先前那些话,那话气?

  “你既然答应了太后,此时自然不能离开,更何况,你女儿在太后那,要走,你去太后那领人。”墨霆辉轻笑道。

  “你是故意的?”路珠瞪着墨霆辉很是气恼。

  “朕可没这么份闲心,谁让你女儿那么可爱。”墨霆辉打量着路珠,故意道:“说起来,你那女儿比你要可爱多了,真怀疑她是不是你生的。”

  虽然墨霆辉只是随口一说,但路珠心头一震,眼神往外瞟,心道,难道是太后说了?亦或是宝宝自己说的?

  “就算她不是我生的,现在我也是她的监护人。”路珠朝墨霆辉凶道。

  “啊,那小丫头真不是你生的?”墨霆辉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竟然套出实话。

  “啊,你诈我。”路珠震惊的看着墨霆辉,不敢相信皇上竟然也这么卑鄙。

  “朕只是随口说说,话可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哈哈哈……”墨霆辉想到这么久,第一次在路珠面前占上风,心里竟无比的兴奋,不由又笑了起来。

  路珠暗恼,没想到自己处心试探别人,结果反倒是被别人探出自己的底,这几年的老师真是白当了,越来越笨了。

  “算了,不同你说了,留下就留下,金牌拿来。”路珠眼见自己落败,只得伸手向墨霆辉向金牌,即使那玩意不能管一辈子,至少有那玩意在身上,在这宫里底气要足些,即使回去了,也可以当文物拍卖……

  路珠脑中不由又浮想到了拍卖御赐金牌的情景……嘴角越咧越大,笑意越来越深……

  

  墨霆辉看着路珠那梦幻似的笑容,觉得挺有意思,从来没有女人在她面前这么毫无忌惮的笑,这个叫路珠的还真是不一样。不但无视他这九五之尊的帝王,而且还对她大喝小叫,毫无惧意……

  “可以说一下你为何笑得这么开心么?”墨霆辉越看越好奇,瞧她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就好像捡到宝似的。

  墨霆辉的话将路珠从美梦中惊醒,路珠脸一红,自己竟当着陌生人的面做起白日梦,路珠别开头,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对墨霆辉道:“我笑什么是我的事,你将金牌给我就行了。”

  要起东西来,路珠可一点都不手软,更何况这金牌是保命玩意,要到手才安心。

  墨霆辉看路珠伸来的小手,轻笑道:“朕马上就派人去做。”

  墨霆辉并非真心要骗路珠,只是不想这么轻易给她,若不是当初心系太后,他就不会这么轻易送出两面金牌了。

  “啊,你想赖账?”路珠直觉的叫道。

  墨霆辉微愣,失笑道:“君无戏言,朕又怎会……咳……赖账呢?”

  说实话,虽然这两个字很难听,但墨霆辉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赖账的想法,不过皇上赖帐,说出去会龙颜扫地的,他也只是想想,金牌终归是要给的,只是晚几天。

  “真的不会?”路珠还是有些不信,免罪金牌,这种贿赂人心的玩意,他要是不备个十个八个在手边才怪。

  路珠盯着墨霆辉看,最后非常确定墨霆辉在忽悠她,可是她又拿他没哲。一来墨霆辉是皇上,他要是不想给,她也不能抢啊,抢也抢不来啊,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没有金牌,路珠觉得小命好像捏在别人手里,心里极不踏实,尤其是墨烁那别有深意的一瞥,她至今心惶惶……

  “皇上,那金牌啥时能打好?”赖得了初一赖不了十五,路珠决定问清时间,到时再来要。

  “这个不一定,可能三五天,可能半个月,也可能一个月,二个月,得看办事大臣的能力。”墨霆辉凝眉思索道。

  

  

  路珠气得想掐墨霆辉那忍得辛苦的笑脸,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要赖帐。

  墨霆辉看路珠气得跳脚的表情,心情越发舒畅,脑中不由冒出个坏坏的想法,以后若心情恶劣的时候,有她在,或许……

  路珠见墨霆辉不怀好意的笑,只得忍下气,转身朝乾元殿外走去……

  “站住,你不要女儿了?”见路珠转身即走,墨霆辉脸上的笑容隐去,急唤道。

  路珠理都不理,这皇上明摆着欺负她,她要是再站着这让她欺负,回到现代说出去不让人笑死了,她可是未来的优秀人才也,跑到这古代让人欺负,太对不起老爸,老妈了,要是让花花知道,会笑她一辈子的。

  “你不想要金牌了?”就在路珠快跨出乾元殿时,墨霆辉突然大声道。

  “金牌?你现在就给我吗?”路珠收脚,转身。

  “三日后你来乾元殿拿。”墨霆辉想到君无戏言,遂对路珠承诺道。

  “好吧。”路珠转身对墨霆辉笑道:“皇帝陛下,可否派个宫女什么的带我去找太后。”路珠刚才走到门前才想起自己对这宫中一点都不熟悉,即使出了这个什么乾元殿估计也找不着太后,不得不向墨霆辉求助。

  墨霆辉闻言暗恼,他刚才怎么没想到呢?早知道就不用急着承诺三日了。墨霆辉看着脸色愉悦的路珠,想到自己竟同他扯了这么久,不由失笑。

  路珠看着墨霆辉朝自己走来,神情不由戒备,这个墨霆辉不比墨烁好,墨烁急性子倒还好对付,这个墨霆辉深藏不露,没准将她买了她还不知道呢?还是防着点好。

  “走吧,朕也要去看太后。”墨霆辉看路珠防备的神情,轻笑道。

  “你也去?你不会将我带到什么天牢,宗人府之类的关起来吧?”路珠退至门外,仍是不放心的看着墨霆辉。

  “天牢?这到是个不错的主意,待朕明天查查,如果那里有空位就送你过去。”墨霆辉故作认真道。

  “墨霆辉,你别以为自己是皇上就滥用私刑,我……我又没犯……犯罪……”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路珠看到墨霆辉反而有些害怕,尤其是墨霆辉唇角那抹似有若无的笑,看得路珠心慌慌。

  “想找你女儿就跟朕走吧。”墨霆辉虽然已经知道宝宝并非路珠的女儿,但是一时也没弄清她们之间的真正关系。

  路珠看着走在前面的墨霆辉,犹豫了会,还是跟了过去,但是却保持着三尺的安全距离。

  路珠看着墨霆辉迈进“凤仪宫”,忙小跑的跟了上去,不容路珠细想,前面已传来‘皇上万岁’的声音。

  “皇上,你来了,小猪呢?”太后闻得皇上来到,忙由殿内迎出。

  “臣妾等参见皇上。”跨入院内的路珠看到的就是一干女人向墨霆辉行礼。

  路珠站在原地,看着那群女人,说是群一点都不夸张,路珠数了下,行礼的七人,除了为首的衣着稍微素净点外,后面的一个比一个打扮的艳丽,怪不得有人说后宫花开不断,这些艳丽的女人,就好似各种不同的鲜花……

  “小猪,怎么不过来?”太后笑看着小猪。

  “娘。”小猪微笑着走向太后,眼睛不时朝宫内望。“娘,宝宝没在这吗?”

  “哀家命宫女带她去梳洗了,应该快了。”太后拉过小猪轻声道:“一路奔波,你也累了,去梳洗番,换身衣服吧。艳月带公主下去梳洗。”

  太后话落即有名不知从哪冒出的宫女走到路珠先前行礼道了声:“公主请。”

  根本就不给路珠说话的机会,路珠被动的往殿后走,路珠感觉身后数道异样的目光,回头欲看,不巧对上墨霆辉满是笑意的黑眸,遂收回视线被动的离去。

  后殿有个冒着热气的小池子,却未见宝宝,路珠甚是疑惑,欲问,除了刚才的艳月,又来了两名宫人,一左一右,竟开始脱她衣服……

  “各位姑娘,不……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挡住了左边,挡不住右边,最后路珠只得尴尬的以手掩胸,虽然同是姑娘家,她还是不习惯这样赤裸裸的让人看。

  

  路珠左躲右闪,最终还是避免不了被剥光的结果,路珠想也不想,就跑进水里,甚至连脑袋都沉进去了。

  “公主,公主……”宫娥惊叫。

  再能憋气也得出来透气啊,更何况宫娥的叫声那么恐怖,一会不引来更多人才怪。路珠将头从水中探出,对着宫娥苦笑道:“各位姐姐,拜托你们别叫了,我还好好的活着呢?”

  宫娥的声音确实很大,连前庭的太后同皇上都听见了,太后有些着慌,忙吩咐身侧宫娥去看个明白。

  “母后,你真的很紧张小猪。”墨霆辉跟着太后叫小猪竟也挺顺口,而且比那姑娘姑娘的叫起来亲切多了。

  “小猪是难得一见的好姑娘。”太后疑惑的看着儿子,怎么儿子也叫起小猪,不知道是不是经过小猪同意的,是与不是这意义可是不一样的……

  太后打量着自己出色的儿子,虽然皇上很优秀,但是他已经有皇后妃嫔了,若小猪跟了皇上,只会委屈了她,她比较看好的是未娶的那两个儿子。

  “皇儿,你觉得老三同老七那个适合小猪?”太后注视着墨霆辉的表情,希望皇上不会对小猪有想法。

  墨霆辉微愣,先前在庆林的时候就听得小猪说太后欲送个儿子给她,如今又问这个问题,莫非?墨霆辉看着太后道:“太后,上次小猪不是说过了吗?老三他不喜欢。”

   “那老七呢?老七应该……”

  “奶奶,你看宝宝漂亮吗?”太后正要说的话被由外跑来的宝宝打断。

  太后看着打扮的小公主似的宝宝,赞叹道:“漂亮,当然漂亮,宝宝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公主。”

  “那当然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宝宝都是演公主的。”宝宝得意的向太后炫耀道。

  墨霆辉看着粉雕玉琢的宝宝,也不由赞叹,没想到这小丫头打扮起来比她女儿还漂亮,同之前那山野小丫头完全是两个样。黑霆辉看着宝宝,脑中不觉想到了正在梳洗的路珠,暗自猜测,待会着上宫装的她会是什么样子……

  墨霆辉正在幻想着路珠的样子,那边路珠已散着发从殿后冲出来了。

  “娘,我不要穿那些花俏的衣服。”路珠只着白色的单衣从殿后冲去,头发仍在滴水……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路珠身上,路珠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妥,除了脸蛋,上下全是包的。可是那些女人的眼光,好像她在裸奔似的,个个鄙夷的仇视着她。

  “小猪,怎么了,那些女装不适合吗?”太后依旧慈爱的笑问。

  “嗯,我还是习惯穿男装。”路珠别扭的拉了拉衣襟,她没忽略墨霆辉满是笑意的眼神,那眼神同他老婆们鄙夷仇视的眼神看在路珠眼里没差。

  “小猪,那有姑娘家总穿男装的,哀家稍后命人重新为你裁做新衣。”太后看着提着宫衣从后面追出来的宫女,不禁摇头。

  “娘,不是新衣旧衣的问题,我只是不习惯这样的女装。”路珠看着那拖得像婚纱似的宫装,头都大了。

  虽然在现代上班的时候得穿严谨的套装,但那也比这身衣服强啊,路珠看着站在一旁的妃嫔,摇头失笑,除了她们这种闲闲没事做的贵妇,估计也没人会成天穿着‘婚纱’到处跑了。

  正在这时,外面报传烁王爷,煜王爷,焱王爷求见。路珠闻言脸色大变,急对墨霆辉道:“皇上,借我身衣服行不?”

  众妃嫔脸色大变,就连端坐在太后下首的皇后脸色也变了,看向路珠的眼神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墨霆辉笑道:“你确定你穿的了朕的衣服吗?”

  他可以理解路珠不知道皇上衣服不能借,但是却不认为路珠穿得了他的衣服。

  “参见太后,参见皇上。”路珠衣服尚未借到,三位王爷已经进来了。

  墨烁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只着白色单衣的路珠,粘在一起的长发,明显的还在滴水,他眼神幽暗,火般注视着路珠……

  路珠直觉的躲到太后身后,燃烧着火样的斗志……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倒霉的穿越】 或 【嫁你有条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倒霉的穿越:嫁你有条件

“……你在哪里,我的爱,消失在茫茫人海,现实总是有一点无奈……”路珠脸色微变,拿过手包,直接伸手入内,关机。所有动作完成后,路珠这才敢抬头看办公室内的同仁,幸好没人看她,可是窗处却探出一个花白的脑袋。路珠脑中‘嗡’的一下,完了,这个月又要飞走几张票子了。路珠脸色一暗,年初辞了公立学校的稳当工作到这家私立中学,看中的就是钱多,就刚才那么一响,又飞走了几张。她所在的这家私立中学,有N条不成文的规定,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