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诈道 > 正文

诈道全章节免费阅读诈道完结版

发布时间:2019/11/11 11:05:51热度:

《诈道》是剧情极佳的青春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什么事儿啊,大伙这么高兴?不对啊,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怎么大家这么早就来公司了呢?”...

诈道

王爱国开车来到了北京,王艳红早已在自己租的房子里准备好了酒菜,只等着父亲的到来。

说实在的,好久没有见到父亲,心里面还是怪想他的,尤其这段时间父亲的心情不大好,作为女儿,更应该好好安慰他一下。

吃着女儿亲手为他做的菜,王爱国心里面有说不出的舒服。

他对女儿说:“艳红,我这次来北京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想看看你这里的情况,你妈总是对你放心不下,不知道你在北京过得好不好,她总想让你回家陪她。第二个目的就是来这里散散心,想走走北京的景点。这么多年忙工作,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旅游,这次工作丢了,倒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王艳红看着父亲一口酒一口菜吃得很香,心里面也很高兴,她不解地问道:“爸,您给公司开车,论技术是一流的,论为人,你也没得挑,为什么公司要开除您呢?”

一句话问到了王爱国的痛处。他把酒杯放到桌上后,叹了一口气说:“爸哪点儿都好,就是这张破嘴不好。公司的吴董事长有一天让我开车去接一个小姑娘到公司,然后再送他夫人去机场,说他夫人准备出国,让我一定要送她上了飞机再回来。我开车送董事长夫人的时候,觉得车里的气氛沉闷,就随口问道:‘您的女儿还真挺漂亮的,现在在哪里上学呢?’就这一句话不要紧,董事长夫人立即取消了出国计划,让我赶快开车回公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人家的安排呗,结果差点儿闹出人命……我不说你可能也猜出来了。人家董事长根本就没有什么女儿,只有一个儿子,你看看我这张破嘴,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泄露了,你说我还能在公司里留着吗?”

王艳红摇了摇头,对父亲说:“那个姓吴的真是老不正经,爸,你这样做就对了,我最看不惯这样的人。有了钱就变坏,该出出他的丑!工作还不好找,离开他还活不了了吗?您别上火,该玩就玩,该逛就逛。”

听了女儿的话后,王爱国心里舒坦了好多,他喝了一大口酒后说:“女儿是爸的小棉袄啊,说得没错,哈哈。”

酒至半酣,王爱国看着女儿说道:“闺女啊,不要怕爸唠叨你,做人首先要讲究正派。现在你已经从大学里走了出来,但缺少很多社会经验,爸害怕你被金钱物欲这些东西所迷惑啊!”

王艳红看着舌头都有点不利索的父亲想笑出声来,她轻声答道:“女儿的为人您还不知道吗?放心吧,老爸。”

王爱国呵呵傻笑两声后说:“爸没上过几天学,是个粗人,但爸知道,不该挣的钱,咱永远都不要去想。爸知道你的为人,但现在社会上太复杂了,爸怕你上了坏人的当。”

王艳红不知道什么时候爸爸也变得如此唠叨起来,可能是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太长,被传染了,忙说:“爸,少喝点酒吧,我看您就是有点喝多了。”

王爱国轻轻一笑后,把一小杯白酒全倒进了嘴里,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陆峰深知,假如自己再不出单,将很难在这家新公司中立稳脚跟,做业务只有快速出单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周雨辰。

“周经理,我是陆峰,你还有印象吗?”

“是你小子啊,怎么样,是不是找到工作了?”

“找到了,这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没有多少人,但我觉得发展空间挺大的。底薪虽然不高,但提成高得邪乎,流水的30%。”

“流水?30?天哪,他们要疯了吗?依我看,他们这是急于出单啊,你小子一定要抢这个头筹!”

“谁说不是呢?这不,我手头上的客户资源太少了,只好求助于你了。帮我介绍一些客户吧,假如做成了,我给你回扣。”

“算了吧,我不要什么回扣,只要你小子有良心还记得我就成。这样,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这个人叫刘运来,也是做房地产的,现在中国的房子正处于热销中,他们急需要打广告,有几次还想让我帮着给他们介绍几个不错的广告公司呢。你用笔记一下他的电话号码和公司的地址……”

陆峰放下电话后,丝毫不敢怠慢,他知道,有时候成与败只差那么几个小时甚至是几分钟。自费打车去,为了高提成也值,陆峰急匆匆地来到了亮马河大厦见到了周雨辰电话里提到的那个刘运来。

开始,陆峰作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他深知,让客户往外掏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在心里,陆峰盘算好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并想好了应对的话。

但是,出乎陆峰意料的是,刘运来见到陆峰后,交谈了将近十几分钟后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好感,不知道是陆峰的那个机灵劲讨了刘运来的欢喜还是刘运来确实与周雨辰的交情莫逆。

总之,刘运来是给足了陆峰面子,不仅热情接待了他,还非常有意要与伟聚齐飞公司合作。

谈话的最后,刘运来对陆峰说:“两天之内,你等我的电话,到时你把你们公司的最高领导带过来,我当时就和你们签合同。”

欣喜,除了欣喜还是欣喜,陆峰告辞后回到了家里。

一大早,王艳红第一个来到公司,紧接着陈晓云走入办公室。

还没等她们两个人坐下,齐晨、陆峰就已接踵而来。

看到一个月来头一次人来得这么早、这么多,陈晓云笑得前仰后合,边笑边说道:“大家都好像约好了一样,怎么来得这么齐啊?”

王艳红也满脸笑容地对陈晓云说:“你不是也一样吗?大伙都知道,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我们能不给老总们一个好印象吗?是不是,齐总?”

齐晨听到王艳红在对自己说话,尴尬地笑了两声后说:“我可不是来表现的,我是来保护小陈的。”

陆峰笑道:“晓云你可太幸福了,有大董事长天天保护,我们羡慕死了,哈哈。”

陈晓云把嘴一撇道:“你要是变成一个女的,保证齐总也保护你。”

一番话把众人全都说乐了。

正在这时,贺飞推门走了进来,眼前的场面把他着实吓了一跳,这些经常迟到的人怎么今天全都来了,而且还来得如此之齐,于是不解地问道:“什么情况?你们笑什么啊?”

齐晨看到贺飞进来了,冲着大伙嚷道:“财神爷来了,看到没有?”

贺飞彻底糊涂了,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大家如此兴高采烈,也觉得心里面很舒服。

说实在话,这一个月以来,办公室中的沉闷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像这样欢聚一堂的情景还是头一次出现,也不想再追问下去,站在原地傻笑了两声后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齐晨尾随贺飞而至,拍了拍贺飞说:“我的校友啊,你的忘性可真够大的。你知道为什么大伙这么高兴吗?今天是咱们发工资的日子啊。”

贺飞这才恍然大悟,他拍了拍脑袋,自言自语道:“看来真的是老了,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掉了。不过你们弄错了,掌握经济大权的是我们的陶董,他才是‘活财神’,你们耐心地等他来吧。”

此时,陆峰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聊了两句后,他放下电话兴奋地对大伙说:“贺总,齐总,众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在原来单位的一个客户关系现在用上了,他想到我们平台上投资,具体数额需要我们的几位老总去和他面谈。”

在贺飞心里,这个消息才是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好消息,他立刻兴奋地喊了起来:“这是我们公司成立以来的第一笔订单,我们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陆峰也显得异常兴奋,他向贺飞悄悄地伸出了三个手指头,贺飞也心领神会地冲他点了点头。

“什么事儿啊,大伙这么高兴?不对啊,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怎么大家这么早就来公司了呢?”

陶国伟一边说着话,一边推门进了办公区。

看到“财神爷”来了,所有的人都围拢了过来。

齐晨抢先说道:“国伟,总算把你盼来了,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高兴吗?今天是我们公司成立以来第一个发工资的日子,所以大家都提前到了,准备领红包呢。”

“记得,记得。”陶国伟笑着说,“我为什么来晚了呢?就是大早上起来给你们包红包耽搁了时间。哈哈。上面都有你们的名字,贺飞,给大家发一下。”

说完话,陶国伟把所有的红包都交到了贺飞的手里。

贺飞接过红包后并没有急着发给大家,而是冲陶国伟一笑,没有说话。

陶国伟觉得贺飞今天的神色比较兴奋,于是问道:“你看大伙来得这么早,就等着你来发红包呢,怎么不动弹呢?”

贺飞情绪激动地对陶国伟说:“今天咱们准备一下去见一个客户吧,他已经同意投资在我们的平台上做广告了,这个客户是陆峰联系的,这算不算一个好消息呢?”

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陶国伟几乎要叫出声来,他日盼夜盼的就是这个,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之快,让他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但是陶国伟毕竟要比贺飞他们见识多一些,兴奋之余,他还是很快地冷静下来,毕竟合同还没有签,款也没到账,不能高兴得太早。但这件事仍然为公司带来了一种热情洋溢的气氛,他特意走到陆峰面前,对他说:“好样的,今后还要努力啊!”

陆峰笑了笑,低着头说:“谢谢陶董事长的夸奖,我会继续努力的。您看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

陶国伟想了一下后,斩钉截铁地说:“事不宜迟,越早越好,我们马上出发。”

陶国伟、贺飞、齐晨、陆峰一行四人走出了公司。

为了节省一辆出租车的车费,陶国伟没有让王艳红和他们一同去,而让她留在公司里继续打电话寻找客户。

在路上,贺飞随口问道:“国伟,你看我们如何收费呢?真是万事开头难,我们都没有一个标准的模式来参照。”

其实,自打陶国伟听说了签单的消息后,就一直在心里面琢磨这个问题,但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陶国伟扭过头来问身旁坐着的陆峰:“小陆,你联系的这个客户是做什么的?”

陆峰恭恭敬敬地答道:“他叫刘运来,是搞房地产生意的。原来我就是做这方面业务的,和他的关系比较好。”

陶国伟听完陆峰的叙述后,心里面一阵窃喜,看来公司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出租车缓缓地驶入了东三环,在亮马河大厦前停了下来。

走进刘运来的办公室,陶国伟发现了差距,看着人家公司的气派,他心里面总是有一种酸酸的感觉,大公司和小公司就是不一样。

陶国伟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面带笑容地跟在陆峰的后面见到了刘总。

陆峰自然要担当牵线的角色,他首先向刘运来介绍道:“刘总,这是我们的董事长陶总、贺总和齐总。”

然后转过头来对陶国伟说:“这位就是我常和您提起的刘总。”

“幸会,幸会。我叫陶国伟,是伟聚齐飞公司的董事长。这是我的名片。”

说完话,陶国伟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贺飞和齐晨也急忙递上了他们的名片。

刘运来看到来了这么多位董事长,一时没有思想准备,接过名片后,急忙打开自己的抽屉又找出了几张名片后递了过去,随口问道:“贵公司有多少人呢?”

齐晨看到这家公司装修得比较气派,心情也很激动,他听到刘总问他们问题,急忙抢先回答道:“我们非常重视这个项目,因此我们在公司里只留了两个人,剩下的都来您这里了。”

刘运来本想再客套两句,听齐晨这么一回答,一点说话的心情也没有了。

他脸上早已笑意全无,自己坐到沙发上,也没有请这些客人坐下,回头喊道:“孙秘书,你下去看看,帮这几位老总选一个停车位。我们这里经常有客户停错车位而被罚款的事情发生,我不希望我的贵客因为这件事情而不愉快。”

孙秘书答应了一声后转身就要向外走,被陶国伟叫住了。

陶国伟尴尬地笑了两声后说:“不用客气,我们没有开车,是打车来的,我想这个麻烦应该是不存在的。我们的公司刚开业,还没有买车的预算……”

说到这里,陶国伟把话打住了。

他心里也很纳闷,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可以了,不该说的就不要再说下去了。

刘运来此时一脸严肃,没有说话,而是招手把陆峰叫了过去,低声和他说了几句话后,站起身来对众人说:“快坐啊,孙秘书,给这些位老总们沏壶茶。不好意思,失陪一会儿,我和陆峰有几句话要说。”

说完,他径直走出了办公室,陆峰紧跟其后。

陶国伟的心里面开始打起鼓来,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出了办公室,刘运来用训斥的口吻对陆峰说:“我真不知道你这个人是怎么搞的,看样子挺精明的一个小伙子,怎么到这么一家公司去上班?一共六个人,有三个董事长,连部汽车都没有。我怎么能把钱投给这样一家公司呢?”

陆峰也觉得此事来得有些突然,根本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他吞吞吐吐地说:“刘……刘总,您听……听我解释……”

刘运来打断陆峰的话说:“你不用解释什么了,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只是劝你几句,这样的公司能有什么大的发展,还是尽早为自己的出路着想一下吧。”

说完话,刘运来走回了办公室。

陶国伟看到刘运来走了进来,急忙迎上去说:“刘总,我看咱们先看看报价吧,我们的平台是目前一流的网络平台,广告效果也是数一数二的。”

陶国伟心里清楚,此时一定要主动出击了,要不然这笔单子可能就要泡汤。

没想到,刘运来根本没有接陶国伟的话,而是说道:“对不起大伙,我正好有件急事要等着去处理,真是对不住了。孙秘书,替我送送这几位老总,改天我请大伙喝酒,就算是赔罪了。对不住了,对不住了。”

说完话,他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陶国伟从小到大没有吃到过这样的“闭门羹”,傻呵呵地站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贺飞轻轻地走到陶国伟身边,低声说:“大哥,咱们走吧。”

一句话点醒了陶国伟,再这么耗下去也无济于事,还不如离开这里呢。

回到公司,陶国伟阴沉着脸,一路上听到陆峰的讲述后,他心里面真不是个滋味,底子薄的公司在商海中就要遭到歧视,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陈晓云首先迎上去问道:“情况如何?顺利吗?”

齐晨白了她一眼后说:“这还看不出来吗?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晴转多云’。就因为咱们公司没有汽车,这个单子就告吹了。”

陶国伟用眼角狠狠地白了齐晨一眼,心里说:“这个齐晨怎么这样呢,什么话都往外说!”

陶国伟走进自己的小屋,关上门,紧闭双眼开始反思起来:原来对一种现象一直不理解,那就是有些公司明明选择的项目很简单,却把自己公司的门面做得很大,当初一直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浪费,但从今天的教训来看,这样做是完全有道理的。

要想运营一家公司,尤其像自己所经营的不知名的小公司,开源节流的方式是绝对不可取的。

就是把脸打肿了,也要充当个胖子,起码在形象上不能输给其他公司,尤其是竞争对手公司。

但是,现在买车不太现实,车子是公司形象的代表,不能买低档车,而中档车中的任何一款价格都超出了他们所有的资金。

陶国伟算了一下,根本无法支撑买车的钱,再说即使买了车,今后的维护费用也是个不小的数目啊。

那就只有找个自己带车上班的包车司机了,但据陶国伟所知,这样的司机目前在北京至少需要每个月七千元以上的薪水才能拿下来。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乱了陶国伟的思路,他急忙过去把门打开,原来是贺飞和王艳红站在门口。

贺飞刚把脚迈进办公室的门,就迫不及待地说:“大哥,王艳红的父亲现在在北京,他有一辆红旗轿车。”

这句话无疑是雪中送炭,陶国伟急忙把他们让进屋中,对王艳红说:“你的父亲愿意到我们公司工作吗?”

王艳红笑了笑说:“他本来就是打算来北京看看我,走几个景点就回去,但是假如我们公司需要他的话,只要我的一句话就行。至于薪水问题,公司看着给就行。”

陶国伟知道,这回应该是捡了一个便宜,但又不知道如何确定这个薪水,最后咬了咬牙说:“每个月五千元,你看是不是回去和你父亲商量一下。”

王艳红听了陶国伟的话后答道:“陶董事长,您对我这么好,这件事我做主了,不用商量,明天我让我父亲开车来公司上班。”

一件大事就这样解决了,陶国伟的心里如释重负,但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显露了出来,就是成本增大了很多,如果再不能出业绩的话,公司将面临入不敷出的局面。

第一次谈单遭到歧视,打击对陶国伟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他决定改变一下自己原来的经营模式,不能再这样低调下去,应该注意宣传公司的形象。

说来也奇怪,自从王爱国把自己的红旗轿车开进伟聚齐飞公司后,无论是王艳红还是陆峰,尽管每天都在努力工作,可就是不出业绩,甚至连一个面谈的客户都找不到。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又到了发工资的日子,陶国伟愁容满面,贺飞急得来回踱步。公司已经面临着坐吃山空的窘境。

陆峰在汇报工作时,面色铁青,王艳红几乎是带着哭腔介绍了她这段时间的工作。总的来说,电话打出去没有人回应,出去见客户也不顺利。

公司的资金已所剩无几。

陶国伟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当众宣布了自己的任务要求,他要求陆峰和王艳红两个人在下个月务必要出单,否则就要更换新的业务员。

这个消息宣布出来后,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同时也说明了公司已经处于一个危险的边缘。

回到家后,王爱国开始劝慰自己的女儿,说:“艳红啊,是不是你打电话的方式不对呢?”

王艳红本来就很伤心,加上父亲这么一问,顿时泪流满面了。

她哽咽地说道:“现在的客户脾气都很大,我打电话过去,不是中途被挂断,就是遭到一阵数落,有一次我差一点和对方吵了起来。”

其实,王爱国也不太明白电话销售方面的事情,只是觉得女儿在处理上有些问题,但具体哪里出了问题也说不清楚,他目前能做的也无非是用言语来安慰自己的女儿。

陆峰几乎找遍了所有原来拥有的客户资源,但他们都只是口头上说考虑一下,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他急得快要蹦了起来,但他坚信,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一定会拿到订单的。

如果再拿不到,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自己的能力不足,再一个就是公司项目有偏颇。

他是一个相当自信的小伙子,他宁愿相信原因在于后者。

在一家大饭店里,齐晨端着酒杯,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坐着的陈晓云,怎么看怎么觉得她是一个大美女。

齐晨问道:“你已经来公司两个月了,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呢?”

陈晓云喝了一口饮料后没有立即回答齐晨的问题,而是转移话题道:“我怎么觉得公司前景不是太大呢?”

这句话着实让齐晨出了一身冷汗,他立即反驳道:“公司刚开业,业务当然不能像咱们想的那样一帆风顺。

但是,我们公司还是有实力的,只是我那个国伟比较抠门罢了,我们的注册资金就达到了一百万,还有若干流动资金,他们那样做无非想刺激销售员出业绩,这也是情理之中的,公司再有钱也害怕坐吃山空呀。

假如公司前景不好,我还能有这样的心情陪你喝酒吗?

别看你人长得漂亮,脑子太慢!吃完饭,我们去歌厅吧,今天全部由我来埋单。”

陈晓云撇了撇嘴说:“我和大董事长混,什么时候能轮到我出钱呢?是不是,齐大董事长?”

齐晨咬了咬牙后答道:“是,是,是,我的姑奶奶,你说得全都对。”

公司里,陶国伟和贺飞两个人正坐在办公室里商量着下一步的计划。

贺飞说:“国伟,看来我们当初的设想错了,在上海,人家讯创公司一直不去谈付费客户也是有道理的。我们是不是也沿用他们的方法来做,把平台的‘盘子’做大后卖掉,兴许能卖个好价钱。”陶国伟摇了摇头说:“贺飞,我一直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可能我们的见识确实短了,当时也就是一时冲动。现在广告业如此发达,在哪里都可以做广告,人家凭什么要来网站投资呢?更何况流量只是一个虚的东西,不足以打动客户。但是呢,我们也不能像讯创那样做,虽然那样做可能会得到一些利益,但绝非长久经营之策。我们要做企业就要做好,做大,做强,不能做那种一锤子的买卖。我们只有转型,这才是唯一的出路。”

贺飞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陶国伟,似乎在问:“往哪里转?怎么转?”

陶国伟也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贺飞,似乎在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诈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诈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诈道

一部创业史的厚黑学,一部让年轻人变得聪明的书。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