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帝王蛊,妾本无心
帝王蛊,妾本无心

帝王蛊,妾本无心

  • 热度:
  • 时间:2019/7/23 17:44:14
  • 来源:快阅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乱世之中,谁人都想觅一场心安,得一世白首,可三千浮华之下,已事事疮痍。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有这样一个人,她生来不死,却容颜甚陋,没有人待见她,背负着一颗不死的心,却生来就是个诅咒,凡接触到她的人,都不会有好的下场,抚得一手琴曲,却谱出一段段人世荒凉,画得一副山水,却留不住一缕墨香,本以为人生就此,然而一场不死心的争夺却令她陷入一段亡命天涯的旅程。 救她的那个人,给了她一张假的但却很美的容颜,也给了她一个假的名字。 当她随着他踏上那一段逃亡路,她心里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自己除了他,就没有再可以相信的人,她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他一直都很爱惜。 纷争的天下,叵测的人心,谁会踏上权力的最高处,当机关算尽,回首一望,那些已经被自己紧紧握在手里的东西,到底哪一个才是最珍贵的?是权力?地位?还是人心? 一曲帝王蛊,倾尽世事沉浮,说是无心,却也有心,一日君临天下,谁人陪我看尽天涯?

精彩章节预览

引子

  1,

  北燕国这个地方,虽是地处偏僻,也是大周王朝下一个小国,但在自有封地的一百三十多年里皆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臣民虽无大财,但也生计无忧,生活自在闲乐。

  也许是安逸的时间久了,现任的北燕国国君生出几分懒散,朝中那些商议国事的臣子,也都背着君王勾着脑袋养着精神打着瞌睡,即便是没有多大的功业可邀,隔三差五的挑个美人送给君王,就算再无才无用,仕途高官赏钱厚禄自当是一件也不会落不下的。

  君王久坐朝堂高处,听着臣子一日复一日的歌功颂德我主圣明,自是觉得自个儿正是名贤圣主,功耀古今,而年前的一场大旱,君王更是及时的开仓放粮,救济难民,百姓对君王更是歌功颂德,捧做了真神。

  北燕国位于横河之东,国域不及三百里,还不过一条横河的长度,按理是不该大旱的,且北燕国自有封地一来的一百多年里,一向都是风调雨顺,事事昌和,横河以东的北燕国一片焦土旱地,而那条横河却是碧波荡漾,哗哗流水,这番景象着实令人费解。

  连着大半年的大旱,国库日渐空虚,屯粮也快告磬,正快要到山穷水尽之时,北燕国王都深处,迎接了一个新的生命,她的出生带来一场绵绵秋雨,拯救了整个北燕国。

  这便是北燕国的小公主,现任北燕王唯一的一个女儿。

  北燕王虽是姬妾众多,塞十来间屋子不是什么难事,但子嗣并不繁茂,稀稀疏疏一个巴掌就能数个明白,民间推测,许是北燕王在某个方面能力不足,但却偏好那一口。

  2.

  据传,北燕国的这个小公主生下来模样并不好,只在还可接受的范围内,谈不上美,北燕王除了三个儿子之外,并无女儿,得了这一女,虽是长相模样并不好,北燕王也只得如此安慰于自己:“小孩子生下来都是这样,等长开了自然是个美人,再如何说也是王族血脉,总不会太骇人吧?”

  北燕王将这捧在手心的小公主取名叶凝,因一出生就为北燕国带来祥瑞,三岁之时便赐封号康宁,取盛世康泰,长乐安宁之意。

  随着岁月的增长,事情并非是北燕王所预料之中的那样,叶凝虽然是有着王族的血脉,受的也是王族礼仪的教导,除了有着王族子女该有的知书达理和端庄之外,却没有王族子女该有的美貌,模样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成反比例的骤减。

  北燕王最初宽慰自己的话落了空,身为一国之君,自然是极其看重自己的颜面和威严,他觉得,这样一个丑女实在是有失王族的颜面,若是传出去堂堂北燕王却生了一个丑八怪的女儿,不仅仅是自己脸上没有什么光彩可言,就连北燕国,估摸着也要沦为天下诸多诸侯国的笑柄。

  顾虑到这些,北燕王逮着个机会,找了个借口将叶凝囚禁在王都里最为偏僻寂静的紫竹苑。

  叶凝虽是容貌上委实抱歉,但是却天赋异禀,有着不凡的才能,在琴画之上有着极高的天赋,而随着年纪的越来越大,她渐渐发现,自己有些异于常人的地方,比如,一些不小心受的伤会在极短的时间里不药而愈,而一场巨大的变故发生在她十五岁的那年,就那场变故,几乎是让整个北燕国付之一炬,也改变了她的一生。

 

  正文

  紫竹苑这个地方,坐落在晋宁王都里最偏僻的角落,向来都是座无人问津的僻静院子,不过最近这两日,倒是热闹得很。

  沐沐推开紫竹苑大门的时候,我正坐在铜镜前整理刚刚带上的人皮面具。

  沐沐脸色焦急的跑到我身前,急急忙忙又吞吞吐吐的与我说:“公主,王上,王上他,打算,打算……”

  我看见铜镜里她咬了咬嘴唇,话到了喉咙口,却磨叽了半天也不见吐出来,裙带在她的手中打了圈又解开,看上去很慌张。

  沐沐是紫竹苑里伺候我的婢女,我天生是个不祥的人,样貌也极为丑陋,自小就无人安愿与我相处,沐沐自小便同我一块长大,也唯有她见惯了我长满龙鳞的脸颊,故而才没被吓着。

  脸上的人皮面具敷的妥帖了,看着铜镜里那张精致的脸蛋,心情也畅快了不少,没有女孩子是不着紧自己颜貌的,我当然也不例外了。

  我见她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话吐出来,便站起身拉起她的手,笑着对她说:“沐沐,父王是打算把我交给那靖国太子了吧?”

  她泪眼巴巴的看了我一会儿,点了点头,抽着鼻子哭哭啼啼的说道:“公主,是奴婢无甚用处,半个时辰前,王上写了妥协书差那羽林军都尉绑在箭弩上,射进了城外靖军的大营里,王城里那些拿厚禄的大臣们近来更是日也奔走,夜也奔走,说,说……”她泣不成声,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出来。

  我偏着脑袋问她:“说什么了?”

  她接着抽泣了好一会儿,才呜咽着对我道出下文:“他们说公主左右不过一个妖孽,为了你而至江山社稷于不顾,导致万民哀怨,社稷存亡安于一线,朝不保夕,实是不该,若是让北燕国上百年的基业毁在公主这么,这么一个女人手里,那王上将是个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黎明百姓,中间还对不起一干妻妾儿女的昏君,望王上别在惦念着公主的生死,社稷是正经,黎民百姓是正经,宫里一群嫔妃臣子们是正经,王上的生死更是正经,起先王上也犹豫不决,可是,可是……”

  我咋一听这话,脑子先是一阵嗡鸣,感觉双腿瞬时间失去了气力,沐沐赶紧上前搀住我坐在身旁的圆木桌上,手忙脚乱的倒了杯凉茶与我,哭着说:“公主,不管是生是死,沐沐这辈子都跟着你……”

  我端着她递过来的凉茶,房间里烛火如豆,屋外冷月潺潺,紫竹摇摇,我双目泛起一层水雾,却冷笑了起来:“沐沐,他们说的,也全是在理,我左右不过一个不会死的妖孽罢了,晋宁城被围了一十三天零六个时辰,父王挣扎了这么久,也,也算是对得起我们这一十八年的父女情了。”

  我放下手中的茶杯,挤出一丝笑出来看着沐沐,“我们自小就是在一块长大,也只有你不嫌弃我这么个丑陋的主子。”

  沐沐赶忙打断我的话,“公主这是说的哪里话,公主是天底下最好的主子,沐沐愿意一辈子都跟着公主,不管生死。”

  我笑着安慰她:“可惜,那靖国太子要的,可是我这颗不死的心。”我站起身,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沐沐,你跟着我这许久的日子,也应该知道,我有多恨这颗不死心!”

  沐沐说道:“奴婢自然是晓得,公主这颗不死心是多大的负累,奴婢也晓得公主是有多想摆脱这种不会受伤、不会流血更不会死的魔咒,如今,如今那靖国太子有办法取了这颗不死心,可是,可是公主你也要想明白,一旦你没了这颗不死心,可,可……”

  “我当然知道。”我笑着对她说:“沐沐,我当然晓得,没了这颗心,我也活不成。”

  我抬头看了一回房梁,沉默了片刻,说道:“也许这个世界,本就不属于我这样的异类,沐沐,你说我一直都这样恨这颗不死心,有人能够拿掉,我,我本该欢喜才是,可是为何,为何我现在愿望要成真了,却怎么,怎么还有些害怕了?是父王抛弃了我么?还是,还是我,我害怕离开这个也许本来就不该属于我的世界?”

  沐沐低着头,摇了摇,又偏着头问我:“公主,我们逃吧,好不好?”

  “逃?”我提高了音调冷笑一声,反问她“怎么逃?这紫竹苑外有三千羽林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个蚊子都飞不进来,怎么逃?即便是逃出了这紫竹苑,整个晋宁城外可是有着八万的靖军把晋宁城围得更如铁桶一样,我们又能逃到何处去呢?”

  我继续抬头,透过雕花的古窗看见今夜的皎白月色,一直未有好好看看晋宁城的月色,第一次觉得,它离我这般近,就那样挂着窗头,近的好似我伸手就能触摸得到。

  沐沐听了我这番话,没了言语,我想,既然父王已经应允了那靖国太子的条件,用不了多久,那父王差来的人就会造访这所王城里最为偏僻寂静的紫竹苑。

  这个念头刚刚冒上心尖上,就听得屋外飘来一阵熟悉到陌生的声音:“凝儿。”

  紫竹苑的大门并未关,想来是沐沐疏忽了,不过这也不能怨她,这间里,常年也不见半个人进来。

  父王披着月华迈进这间他十八年来从未迈进过一步的院子,沐沐连忙上前行礼,犹记得我还是在三年前见过他一面,那时的他,可不像今夜这般苍老。

  他对沐沐摆了摆手:“本王与凝儿有话要叙,你先且退下。”

  沐沐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对她勾了勾嘴角,笑道,“你先下去吧。”

  她迟疑了刹那,点了点头:“那奴婢且先退下。”

  沐沐退了出去,屋子里就剩我和父王还有一支摇摇晃晃的灯烛,他宽硕的身子直直的站在大门口,屋子里烛火摇摇晃晃,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晃晃悠悠的,身形也有些模糊,看不真切。

  “凝儿。”他往前两步,声音深沉且沙哑。

  我双腿微曲,拜在他面前,“康宁公主叶凝,拜见燕国公。”虽是父王自小便不欢喜我,可是这王城里的礼仪倒是少不得的,而我也一直都将那繁杂的礼仪印在脑子里,却一来少对父王行过礼,二来少与母后行过这等礼仪,因为他们都从不见我这个丑陋的女儿,若是没有这次靖军围城,点名要我,估摸着他们连是否还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也忘却了吧。

  他见我拜在他身前,急急忙忙的过来把我扶起,我抬头看了一眼他,模样与三年前没有什么变化,只多了几根白丝。

  他也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我,嘴角掀起一丝淡淡的弧度,笑着说道:“三年不见,你也出落得这样标致了。”

  我先是楞楞的看了他一眼,他这是在寻乐子还是怎的?这北燕国里谁不晓得我的样貌有多丑,虽是我从未去过民间,但这趣事估摸着早已传遍这大周各个诸侯国了罢。

  我很勉强的笑了起来,轻轻地将刚刚才弄好的人皮面具扯下来,满脸微笑的对他说:“父王觉得,这个模样也是标致?”

  他的眼眸在我长满鳞片的半边脸上瞪了好半响,像是被吓得呆住了,脸皮子都抖了几下,好半天过去才干咳一声把脸转向一旁,坐在圆桌上自顾自的倒茶,我索性也不再把人皮面具带回脸上,就这样露着一张长满了鱼鳞似的脸直直的站在他身后。

  他看上去好像很不自在,杯沿好几次碰到嘴唇边,又被他放下了,想是我这张脸影响到了他的食欲。

  他好几次拿起杯子又放下,我就拿着一张恐怖的脸在她身旁毫不掩饰的站得规规矩矩,巴巴的将他望着,他终于是长叹口气放下了茶杯,形容颓废的用手撑着脑袋靠在圆桌上。

  “凝儿,我们北燕国是小国,乱世里难保周全,之前因得靖国庇护才得无恙,苟存乱世,如今靖国太子看上了你这颗不死心,要拿了去救他病危的父王,暮辰被挡在了衡谷关天堑外,王城孤立无援,靖国大军短短一月连陷我北燕国一十六座城池,如今的北燕国空余这晋宁一座孤城……”

  “这靖国太子着实是个带兵的好手。”我打断他的话,偏着脑袋问他:“父王要与我说的,就是这个?”

  他也不回头看我,持着茶杯饮了一口,声音低沉,“凝儿,你可知,你值这一十六座城池?”

  我抿着嘴唇笑了笑:“自然是晓得,准确的来说,是我的这颗心,值这十六座城池,父王的决定很英明,拿我这个妖孽换这一十六座城池,细细算下来还是父王赚了。”我打量了他一眼,道:“父王可还有话与叶凝说?”

  他依旧不回头看我,我自心里了然,对他再次拜了拜,“父王即已无话,那叶凝便退下了。”

  陪我走出紫竹苑的,只有铺的白白的月光和习习夜风,沐沐被父王差人扣了下来,出不得苑门送我最后一程。

  圆月隐在云层里,晋宁城上空云层皑皑,守门的十个军士合力拉开了紧闭的城门,露出一丝缝来,刚好够我出去。

  护城河对岸,雾气袅袅,依稀可见一排站得极为整齐的军士,吊桥缓缓放下,无人陪我,也无人送行,月亮从云层里撒下一束冷冷的月光下来,将将好的铺在身前的吊桥上,照亮了我的去路。

  这个王城里,再也没有丑陋的康宁公主了,心里不知为何,兀然涌出一股深深的害怕,夜风凉凉的吹在裙衫上,罗裙摆摆间我打了个哆嗦。

  薄薄的雾气笼的视线一片模糊,吊桥走过大半,我才终于看清对面站着的那一排整齐无比的军士们,那是靖国迎接我的军士。

  “你便是康宁公主,叶凝?”雾气深处飘过来一声极好听的声音,我在那群军士的面前停下脚步,见着列成方阵的军士们让出一条道,从中走出一名紫衣男子,他手中的折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一头黑发随意的披在肩上,只在发尾处寻根丝带绑着。

  他的这张脸,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的男子中,生的最要好的一张,白白净净,很有几分秀气,不过那眼神宛若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我抬着眼皮打量了他一眼,屈膝行了一礼,“尊上可是靖国太子羽华?”

  他在我面前三步距离停了下来,啪的一声合上折扇,优雅的伸出手中折扇挑起我的下巴,我顺势站直了身子,对他笑了笑,眼角的余光划过他的手指时,白,嫩,细,宛若无骨是给我最深的印象,这,的确是一双美得不该是男人该有的手指。

  他的唇角掀开一道很完美的弧度,笑着对我说,“闻听康宁公主是个异人,不仅画得一副好山水,弹得一手好琴,更是有着一颗万古不死的心,不知可是真假?”

  他收了挑起我下巴的折扇,我重新低下头,对他弯了弯身子,回道,“太子谬赞了,谁人都知太子的萧技与琴画乃是众诸侯国佼楚,小女子这等浅薄的技艺实受不起太子这般抬赞,再说这万古不死,古往今来,虽也有过几颗不死心,可就目前而言,好似还真没哪颗心真的是可以做到那万古不死的。”

  他手中折扇敲着左手掌心,大笑一声说道:“康宁公主这话可真中听,生死轮回这档子事,谁敢说逃得掉?”

  他的话阴阳怪气,似有深意。

  我低头笑了笑,“羽华太子用兵入神,以雷霆之势占了衡谷关天堑外唯一一条出关索桥,逼得暮辰数万大军难进分毫,致使我北燕国无兵可调,再以重兵短短一月横扫北燕国十六城池,围了晋宁王城,当真是好手段。”

  我抬起头,偏着脑袋笑着问他:“可是叶凝这厢有一事不明,既然之前羽华太子这般焦急,连着一月连攻十六城,可为何偏偏到了晋宁王城之时,却命手下军队只在晋宁城外架锅做饭,练军操练,围了晋宁一十三天零六个时辰也不攻城,难不成羽华太子不怕靖王公的病况撑不过这许久的时辰?或者说羽华太子的目的,并不在救父?这先急后懈,叶凝实难理解……”

  羽华太子拿着折扇敲手的动作在我这番话之后猛地一滞,他忽然抬起眼眸,额前的几缕青丝无风自动,那眼眸之中忽然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杀气直朝我扑过来,心头一惊,只感觉心头像是被一股磅礴的气势犹如排山倒海一般狠狠的击了一下。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都凝固了起来,夜风撩起雾气弥漫在我们之间,气氛一时间压抑到了极致。

  “康宁公主这是说的哪里话?”他一开口,顿时那种让我胸口发闷的感觉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高手,而且还是一个可怕的高手,就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可怕杀气,像是连温度都瞬时降到了冰点,那种感觉,很可怕。

  他微笑着来到我的面前,很优雅的弯下身子,做出一个很正统的请的姿势,“康宁公主,车马已经备好,此番回靖国路途遥远坎坷,又山路崎岖,我们需要即刻动身,耽误不得。”

  面前列队整齐的军士们再次分开一条道出来。

  “好,劳烦羽华太子了,只是不知,羽华太子之前的诺言,可算数?”

  “自然是算数,明日起,北燕国的一十六座城池定会不少一砖一瓦的重回北燕国。”

  “如此,叶凝也就安心了。”

  我坐进羽华备与我的马车里,天色渐亮,一轮红日遥遥的挂在晋宁城上空一隅,金色的霞光铺满了天边,整个王城像是渡了一层金粉,在霞光中金光四溢。

  三匹骏马拉着马车,缓缓前行,靖国,退兵了……

  马车摇摇晃晃,心头思绪千百,宽敞的马车里像是一所屋子,可是却只有我只身一人,我生下来就是不会哭的。

  可是在马车车轴转动的那一瞬间,我撩开帘子,这是我第一次见着晋宁城的轮廓,隔着那条护城河,百丈城墙上,一个渺小的身影宛如一颗小小的豆子站在那,我天生视力远超常人,我看清了那如豆子般渺小的身形,那是,抛弃我的父王,北燕国的国君。

  眼泪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眼眶里,我放下帘子,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康宁公主,叶凝,在马车车轴转动的一瞬间,就已经死了。

  这是一条不归路,前方等待我的,是死亡,还是一番别样的天地?这颗不死心,能护我多久?是否真的能让我,万古不死?

  我从未有过,像此时这样的害怕和恐惧,不死的传说,是否真的会在这条道路的终点,被终结?

 

本站为广大网友整理了文笔强大的古风好文,都是些好文笔、质量高的古代言情文,每一本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 捡来的影帝老公

    午后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洒进室内,柔软而温馨。  一个妖娆入骨的女人坐在靠窗的桌子边,阳光将她精致的面容剪影成了一幅优美的油画,她手里端着一个咖啡杯,杯子里褐色的液体正在徐徐冒着热气,熏得她微微眯了眯猫儿似的漂亮眼睛。  “冯婉,你给我滚出来!”  伴随着一个女人愤怒的尖叫声,原本想好好享受这个悠闲午后的冯婉瞬间皱起了柳眉。  “李妈,出去看看谁在外面大呼小叫的?”  李...

  • 最强NPC:疯狂宫斗系统

    苏彤踩了狗屎运,成为奇星公司推出的新款游戏的首位内测玩家。系统为普天同庆采取全球直播,观众互动。穿越剧情选择纠结症?不怕——不仅系统贴心随机帮忙抉择,剧情走向以全球直播由观众决定。游戏走剧情单一枯燥?也不怕——初始人物直接变为npc,乐趣相争。怕局势过于劣势?更不怕——直接给你尊贵的帝姬之尊!一系列绑定来得太快,再睁眼就身处一片宫墙之中,挑选驸马在即,四个备选人眼里却只有权势,只把她当做垫脚石。苏彤怒了,游戏体验太差,差评没

  • 穿越现代:本宫一心想求死

    夏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堂堂公主穿越到现代,成了什么都不懂的小白菜,什么!听说死了之后就能够回去,于是……她开始了各种死亡,与某人从此纠葛到天荒地老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