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将军嫁我 > 正文

将军嫁我大结局在线试读第20章云霓

发布时间:2020/9/29 9:59:21热度:

《将军嫁我》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明殊摸着下巴思衬着,莫不是这位郡主落花有意,咱们世子爷流水无情?...

将军嫁我

在外头叫骂的是个姑娘,是个非常泼辣的姑娘,是个相当相当漂亮又泼辣的姑娘。

她看着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穿着一身云霞红的宫裙,外头罩了件银绣遍地海棠的银红纱衫,系了条猩红斗篷,头上梳着高髻,配着嵌红宝金海棠的一套头面,粉面带煞,杏眼含威,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贵门千金。

贵门小姐们明殊见过的不过两手之数,不过像这样凌厉霸气外露的千金小姐,明殊估计全大盛朝也找不出两手之数的来。

何况她此时对上的是堂堂庆平侯世子,安阳长公主的嗣子,还能这样霸气侧漏,一定不是个寻常官家的女儿。

“云霓郡主。”

书房门一开,出来的不是顾昀,竟然是玄武。

玄武依旧是那身青色箭袖的打扮,眉目英挺,一如既往地当着外人面表情冷漠,跟白虎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的兄弟俩。

“世子爷在更衣,请您稍待。”

大约是因为骂了半天出来的不是正主儿,云霓郡主见着玄武的时候声音一噎,竟然就偃旗息了鼓。

实在让明殊很意外。

难不成玄武有特殊的让人闭嘴的技能?这样霸气的姑娘见了他的面儿都能消停了。

“顾玄武,怎么是你?”声调儿这么一降,十六七岁少女特有的明媚娇嫩的声音就回来了,跟方才气势汹汹震天吼的声音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发出来的。“咳咳,你家世子呢?”

都跟你说过在更衣了,难不成郡主你耳朵有病?

玄武没说话,只是将身向旁让了让,露出身后负手站着脸色十分不好的顾昀来。

当然,顾昀此时是戴着面罩的,这脸色十分不好的论断,完全是明殊想像出来的。

像顾世子这样成天冷冰冰的家伙,被人当面儿这样挑衅,脸色能好才叫奇怪,怪不得这么久不出来,敢情是要拿面罩把脸遮一遮。也对,就算他是侯府世子,对方可是郡主的身份,爹大一级压死个人呐。

明殊不厚道地想。

顾昀:“……”

顾世子一个字也没说,只拿着能冻死人的眼光看着她,云霓郡主刚刚的嚣张就像阳光下的露珠,咻的一声通通跑没了。这时不像个泼妇,倒似个千金闺秀一样搅着衣带噘着嘴儿。

“顾昀你太不地道,来了江州也不叫人给我送个信儿来。”云霓郡主说着,偷眼儿去瞧顾昀的面色。

当然,隔着面罩,啥也看不出来。

“哼。”顾昀轻轻哼了一声,睨着她,“有事?”

云霓回头看了看她带来的人,那些侍女仆妇们一个个垂着头,躬着身,气儿都不敢出粗了,像鹌鹑似地缩在那儿,她咳了两声,对顾昀说:“咱们进去说。”

“事无不可对人言,郡主有事就在这儿说。”

云霓跺脚,心说,要是能对人言,我还用那么大张旗鼓地骂上门来?不找抽嘛!

“真有事儿!”她柳眉一竖,双手插腰,一副马上就要开骂的架势,却在那儿不住给顾昀使眼色。她带来的下人们都在她身后,自然看不见她的举动,可明殊在一边儿躲着,看得真真的。

眼见着这位郡主的眼角都要抽抽没了,顾昀却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半点不为所动,就是不肯让云霓郡主进屋跟她单独谈。

明殊摸着下巴思衬着,莫不是这位郡主落花有意,咱们世子爷流水无情?

不会吧,这么漂亮的姑娘,还是宗室女,换旁人早扑上去了,世子爷真就不动心?

云霓郡主媚眼抛给傻子看,心塞得不行,但好不容易出来这趟,要不把话对顾昀说清楚了如何肯甘心。

“顾昀,你别以为江州离着京城远,你在京里说我的坏话我就不知道了。”云霓郡主声音很狠,但表情无辜,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顾昀,“不就是去年在宫里跟你吵了一架吗,就值得你那样在外头坏我名声!我就是骄纵,就是蛮横了怎么的,皇祖母都没说过我一句重话,你算哪根葱,也好来对本郡主指手划脚的了!”

郡主身旁的侍女一脸尴尬地去扯主子的袖子。

虽然顾昀只是庆平侯世子,但安阳长公主是在太后跟前儿养大的,一向得太后喜欢,又因着驸马冤死,皇家对她有一份歉疚,所以这位长公主在京中地位与别的长公主们相当不同。谁都知道顾昀虽然不是长公主的亲儿子,但长公主把这位嗣子看得比眼珠子还重要。这位爷,就算是跟皇子们打架也从来不犯怵,惹恼了他,才不会管你是不是江州王的女儿,揍你可没商量的。

只是郡主从小娇养,向是无法无天惯了的,就这样打上门来,回头叫王爷王妃知道,不活扒了她们一层皮去。

“郡主,有话您好好说,好好说啊。”

“是啊,好歹您跟顾世子打小一道儿长大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

云霓喘了两口气,对顾昀说:“我当然不是那心胸小的,只要今儿个顾昀你给我道个歉,这事就算揭过去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顾昀神色不动,淡淡地说:“哦,道歉是吧,好,我道歉,而且我发誓,以后不管是不是在京中,都绝口不会再提云霓二字,这样可好?”

别啊,您别应得这样快啊!你都这样说了,我该怎么跟你往下说正事啊!

云霓郡主急得满面通红,眼瞅着都要急哭了。

明殊在一旁躲着偷眼看着,都觉得有点不忍心。

这么漂亮的姑娘,一看就是瞒着别人有事来求你的,你怎么这么不知怜香惜玉啊,你看,你看,哭出来了啊喂!

在她身后的侍女们却都是松了一口气。好了好了,顾世子已经赔礼发誓了,郡主总不好再纠缠着闹了吧。传出去可怎么得了!咱们快点儿回去!

明殊摸摸脸,直起身垂着头,慢悠悠走过来:“世子爷,您要的粥!”

那边侍女们面露喜色,转身捧了只朱漆大食匣子来:“顾世子,这是咱们江州特产的袜底酥,郡主特特让人做来带来,送与世子您尝尝。”

收了礼,咱立马就走了。

上门来骂阵,居然还带着点心送仇人……

明殊了然地看着那几个都愁出抬头纹的侍女们,再次感叹,这年头,给人当下人真心不容易啊!

面上却是一脸欢喜:“蛋花粥配着袜底酥,果然是再合适没有的了!”

顾昀横眉,瞪了她一眼。

有了明殊这么一岔,云霓郡主可算是进了屋里了,对这个横空跳出来给她台阶下的小侍从怎么看怎么顺眼,当然,赏了一个大大的荷包。明殊捏了捏,知道里头装着约八钱的银锞子,这回笑得更加真心,把荷包揣了就给郡主行礼。

顾昀身后站着玄武,云霓身后站了两个侍女。云霓一脸欲语还休,又不停给顾昀使眼色,顾昀却像是没看到一样,只顾着去揭粥盖子。

“怎么这么腥气?”顾世子十分不满。

“呃,凉了?”明殊探头。

“拿去重做!”顾世子把瓷瓮往桌上一墩,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

明殊扁着嘴,这么明显就要把人往外头赶,让她怎么留下来好好听八卦?

云霓却是眼睛一亮,忙说:“哎呀我说小昀哥,你怎么让小子给你熬粥喝,男人粗手笨脚的会什么啊,我这俩丫头手艺都特别好,让她们给你做吃食去。”说着就要把她那两个侍女往外头赶。

玄武突然笑了起来:“如此甚好,我们这儿的厨娘只会做些粗陋的食物,世子爷这两天用的不好,都有些瘦了。两位姑娘随我来,麻烦你们了。”

真别说,顾昀自己长得漂亮,手下的白虎和玄武一个眉清目秀,一个俊朗端正,他这一笑,那两个侍女都红了脸,你推我让。

“快去快去。”云霓赶她们。

“那郡主,我们让外头的红袖和绿芍进来伺候?”

“伺候什么?都外头给我站着。顾世子是我安阳姑姑的儿子,一家子亲戚又不用避嫌,你们当他能吃了我不成?快快出去,多做点好吃的,我也有点饿了。”

玄武把那俩羞答答的侍女给带了出去,云霓郡主又去看明殊:“你还站在这儿做什么?”

顾昀摘下了面罩扔在桌上:“你不避嫌我避嫌,总得多留个人在旁边,省得瓜田李下传出去难听。你别当我不知道,你父王当年可是跟我娘提过亲的。”

“呵呵呵,”云霓干笑,“这不是没成嘛。”

“是啊,你母妃嫌我是嗣子,不是长公主亲骨肉,觉得我配不上你嘛。”

“不会吧,那么久的事了你现在还记恨着啊,”云霓撇了撇嘴,“我说顾昀,你不会真对我有什么想法吧。我可是心有所属的,你长得再漂亮我也不能动心。”

顾昀的脸更黑了。

啧啧,到底是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马屁都不会拍,您能把“漂亮”换成“英俊”啥的吗?我保证我家世子爷不会生气!

“你说哪家姑娘乐意嫁给一个长得比自己还好看的男人呢?”云霓郡主丝毫没觉察出来,还在自己给自己挖着坑,“所以你放心吧,我嫁猫嫁狗也不能嫁给你,天天瞧你这张脸,总有一天生无可恋拿把刀子自裁了,心塞得不要不要的。”

“爷,吃酥!”

明殊实在听不下去了,赶手把那朱漆大匣子打开,捧了块袜底酥出来送到顾昀的面前。

将军嫁我

双生姐姐成了金枝玉叶,慈母严父突变索命阎罗,所居之地成为一片焦土,苦命的国公家小姐卫明珠只好女扮男装一路逃逃逃,逃成了世子爷的亲随,逃成了逍遥王爷的兄弟,逃成了国舅爷的知己。“将军嫁我!”“不,将军嫁我!”……本将军谁也不想嫁啊啊啊!新晋骁骑大将军抱头逃走。本将军还有仗未打完,爹没找到,那个谁,现在真心不能嫁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