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首长大人,请自重
首长大人,请自重

首长大人,请自重

  • 热度:
  • 时间:2019/7/24 1:52:11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想活命就给我闭嘴。”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沈微瑕还没有反应过来,被子里的腿上忽然一寒,锋利抵着她的小腿肚。 好在棉被够厚,能够完全将男人的身体遮挡住。 沈微瑕上身只穿了一件肚兜,里衣还没来得及穿。她咽了咽唾沫,呼吸一滞。 …… 沈微瑕咬紧了下唇,贝齿细细颤抖,一言不发。 “哑巴?” 沈微瑕摇摇头,后退一步的同时,男人忽然极快的出手,将她腰间的玉镯滑到了自己的手中。 进来时便看她在摩挲这只玉镯,应当是很重要的东西。 男人将玉镯攥在掌心:“你既不肯说,我也总有办法找到你。” …… 一来而去,注定解不开的纠缠。 不过,首长大人,你还要脸吗?请自重!

精彩章节预览

去往青城的火车最后一节高等车厢里,年轻的女子舒服的靠在柔软的铺上换衣服,她刚刚沐浴完,原本瓷白的脸颊被熏的绯红。

沈微瑕伸出一截白藕似的手臂,慢慢抚向另一只手腕。

白皙纤细的腕上赫然戴着一只通体晶莹的玉镯。镯子是当年督军夫人与母亲给自己定下娃娃亲的信物,她戴了整整十六年。

沈微瑕慢慢将玉镯摘了下来,掂在手心里,玉体莹润冰凉,晶莹透绿,一看便知是上好的玉材。

她正出神打量玉镯时,包厢的窗户忽然被打开,一个黑色的身影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跳了进来,直接就钻入了她的被窝。

沈微瑕清楚的闻到了一股冷冽的血腥味儿。

“你……”

“想活命就给我闭嘴。”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沈微瑕还没有反应过来,被子里的腿上忽然一寒,锋利抵着她的小腿肚。

好在棉被够厚,能够完全将男人的身体遮挡住。

沈微瑕上身只穿了一件肚兜,里衣还没来得及穿。她咽了咽唾沫,呼吸一滞。

包厢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几个身穿军装的男人冲了进来,走廊上寒风猎猎,沈微瑕冷的一哆嗦。

被褥下的刀尖似乎抵得更用力了一些,沈微瑕本能的护住胸口,然后惊恐的大叫出声:“啊——”

墨色的发遮住弧形优美的锁骨和胸口迭起的峰峦,女子清澈抵触的目光中带了点儿水汽,看乱了年轻军官的心。

“都出去!”一身军装的男人低喝一声,红着脸,低下头,跟沈微瑕道过歉后飞快的关门离开。

外面脚步声渐渐平息,沈微瑕觉得裸露在外的皮肤有些冷。

男人掀开被褥,在沈微瑕耳边说了句:“多谢。”

沈微瑕已经从最初的恐惧中慢慢镇定了下来,但却没有搭话。她飞快的穿好上衣,从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中找出一只瓷瓶,上面只写着“止痛”二字。

她放在男人手心,男人低头出神打量了她一会儿,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身量青涩但却窈窕,女人的婀娜已经初见端倪。

换做一般的女孩子,遇上这样的情形保不齐早就被吓哭了。

“小姑娘,你叫什么,家住哪里?”

他这样问只是想以后报答她的时候能有个地址,却不想把她给吓到了。

沈微瑕咬紧了下唇,贝齿细细颤抖,一言不发。

“哑巴?”

沈微瑕摇摇头,后退一步的同时,男人忽然极快的出手,将她腰间的玉镯滑到了自己的手中。

进来时便看她在摩挲这只玉镯,应当是很重要的东西。

男人将玉镯攥在掌心:“你既不肯说,我也总有办法找到你。”

言罢,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包厢的窗外。

一切就像是场荒唐的大梦。

可沈微瑕却不是梦中人,她从里衣内摸出一把手枪,满意的笑了。

那只镯子虽然值钱,但再值钱也比不上这把枪。

男人刚刚靠近她的时候,她便从他身上摸出了这枪。

枪是有价无市的东西,何况还是这种军用的二口柯尔特。

但那男人不简单,若让他发现了自己的配枪不见,恐会给沈微瑕招来灾祸。

沈微瑕抿了抿唇,把枪藏好后来到外面的通铺。

“大管家,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安城?我的头好晕……”沈微瑕摁着微皱的眉心,一副极不舒服的模样。

“恐怕免不了一天的时间。”临行前得了沈老爷的吩咐务必要将沈微瑕好好的带回沈家,宋管家看着这两天明显消瘦的沈微瑕,关切的问道:“小姐觉得不舒服?”

沈微瑕点点头,“我实在太晕了,几乎吃不下去东西,吃一点又吐出来。先母之前带我坐船,我记得也不是这么晕的。”

宋管家思忖了一会,“再过半个时辰就是永城站了,到了永城,我带小姐走水路?”

正中沈微瑕的下怀,她乖巧的点点头,答应下来。

因为走水路的缘故,沈微瑕迟了半天才回到沈家。

沈家的府邸已然修葺一新,原本挂着外祖姓氏“祁府”的牌匾已然换上了气派的“沈府”二字。

沈微瑕站在门口,用力攥紧了双手。

她一定要向沈家,把她曾经失去的东西,一样一样都拿回来。

“大小姐,别愣着了,快进来啊。”宋管家以为这个乡下小丫头被气势恢宏的府邸镇住了心神,不由得出言提醒。

沈微瑕也装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跟在宋管家的身后对着沈宅的一切都表现出好奇的模样。

一个身穿水红色洋装的婀娜女人站在正厅的门口,十几年不见,但沈微瑕也知道这大概就是苏绣梅了。

她是母亲的表姐,却在母亲新婚后勾引父亲,先母亲生下嫡子,这才被收了房。

苏绣梅热络的迎上来,四十多岁的人,保养的当的脸却还像三十刚出头。

她顺手接过沈微瑕的行李箱,端详着沈微瑕,眼里似乎有真切的笑意:“微瑕长大了,变成大姑娘了。”

沈微瑕羞怯怯的低下头,宋管家在她身后推了她一把,“大小姐,叫人啊。”

沈微瑕低头盯着苏绣梅脚上的红皮鞋,小心翼翼的开口:“夫……夫人。”

瞧着她这幅胆小怕事的模样,苏绣梅受用的抚掌大笑:“微瑕啊,叫夫人多生分。”

“李……李妈跟我说,来……来沈家要懂规矩,夫人……就是夫人。”沈微瑕故意说话结巴,恭敬的垂着头,苏绣梅还算满意。

晚饭时分,小花园里传来汽车的鸣笛声,沈万海和他另外四个散学的儿女回来了。

沈微瑕跟苏绣梅迎出来,苏绣梅亲热的揽住沈微瑕的肩,沈万海一下车,苏绣梅便笑盈盈的说:“万海,你瞧谁回来了?”

沈万海的目光落在沈微瑕身上,眼神震了一下子:“哦,是微瑕啊……都长这么大了。”

沈微瑕眨巴着澄澈的眼,腼腆又羞涩的喊:“阿爹。”

暮秋时分,她一身单薄的褂子裹住羸弱纤瘦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分外招人心疼。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