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战王毒爱小蛊妃 > 正文

战王毒爱小蛊妃第17章峰回路转

发布时间:2020/5/24 9:32:25热度:

《战王毒爱小蛊妃》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叶清撩了撩后衫,半眯眼沉思半刻,“圣上口喻,叛国之徒,得尽诛杀。”...

战王毒爱小蛊妃

你这是要抗旨?”小太监惊亥的嚷叫起来。

“来人,把这帮叛贼拿下。”

众士兵一拥上前,“谁敢?”老太君拐杖一抖,厉喝一声,场面一时剑拔弩张。

“住手。”在这危机时刻,叶清扬声制止。

“叶大人何意?”小太监从一士兵身后,伸出头责问。

“刘公公,稍安勿躁。”

“圣上都念陆家昔日功迹,往开一面,想来老太君抗旨不遵,定然有什么原由。我等需查清民意,上达圣听。”

刘太监眼珠上下翻转一番,叶清现在是庆王身边的红人,得罪不得。眼前的一堆女人,也不过垂死挣扎,且忍你一忍,待收押入监,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出宫前,奴才师父曾说,叶大人清正廉明,叫小的切莫出头,一切事物全听叶大人安排。”刘公公一脸谄媚。

“多谢齐总管对本官的信任,请刘公公回宫为叶某带一声好。”叶清做得一手谦虚低调。

常言说小鬼难缠,在皇宫里行走,最要小心的便是这群太监,看似微不足道,如若不小心得罪某个,破坏力往往在你意想不到的环节。

“姚丁,带公公从旁凉亭处适作休息,本官会好好劝戒老太君一番。”

刘公公冷哼一声,随侍卫止高气扬的走了。

“老太君,叶清从来都敬重陆氏一门的忠烈。可是广陵将军通敌判国的证据真真切切的躺在大明宫的御书房内,圣上御笔朱批,这做不得抵赖。”

“今上对于此事异震怒,直接下旨诛杀贵府众人。是庆王殿下跪于圣殿前为贵府陈情,这才改了流放。”

“老太君莫要把庆王殿下的努力付诸东流。”叶大人踱步上前,好意劝说。

陆老太君面上不过冷冷,目光如炬:“什么叫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今儿个老太婆算是见识了一番。”

“如今陆家在风口浪尖,虽然我老太婆几百年未出陆府大门,朝廷之事,莫要欺我耳聋眼花。”

“倘若不是叶大人与庆王殿下,唯儿还不会惹一身乱七八遭的罪名。”

“明人不说暗话,叶大人今日的目地只怕不只宣旨这么简单?”

陆老君句句带刺,丝毫不留情面,叶清倒也不恼。

“老太君,莫要听信坊间谣言胡乱猜测我与庆王殿下的一通好意。圣上下罪陆家已无可挽回,且听叶清一句,老太君俯首认罪,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叶清好意好语,做足了对忠良之辈惋惜、尊敬之态。

“认罪?”老太君嗤笑,头顶上的四爪凤嘴步谣随之乱颤,“我陆家历经三朝,代代忠烈。我老婆子的丈夫、儿子、孙子的命全部用来捍卫大唐疆土。”

“我要面见圣上,与庆王当场对峙”

“如若证据属实,陆家满门以死谢罪。”

陆太君全然不听劝说,态度坚决。

“老太君,何苦为难下官。”叶清忐忑为难的行过一礼,陆太君只沉默以对。

果然如庆王所料,这陆家人全是啃不动的硬骨头,好在,庆王做了两手准备。

“叶大人,为何不把圣上的密诏拿出来,让陆老君掌掌眼。”刘公公急不可耐的走近叶清。

“刘公公,如何知晓此事?”叶清回头与之对视。

刘公公扬声一笑,抛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陆林氏,快快俯首认罪,否则,密昭一出,陆家当血流成河。”

刘太监幸灾乐祸的威胁,叶清一脸犹豫不决。

“老太君?”叶清做最后的努力,看看天色,时间过去大半,想来已近午时,避免夜长梦多,需速战速绝。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陆老太君肃然无惧。

叶清撩了撩后衫,半眯眼沉思半刻,“圣上口喻,叛国之徒,得尽诛杀。”

“陆老太君与众位夫人还是乖乖脱去诰命衣袍,与叶某回宫复命,还有一条生路。”

“否则,休怪本官公事公办,不尽人情。”

叶清终于撕下伪善的面具,挂起一惯的冷峻无情。

“叶大人要围杀陆府,恐怕还没有这个本事。”陆老太君手仗往地下一压,寒光扫过,杀气四溢,周遭空气一阵冰凉。要知道早年陆老太君实打实上过战场杀敌,铁娘子的威名还存有几分震慑。

有几个蠢蠢欲动的士兵吓得后退了几步,刘太监缩在人堆里,怂样毕现。

周嬷嬷,请出先皇密诏。”陆老太君威声振喝,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

叶清听完此话,脸色惊变,没想到陆府还留有最大一张底牌,不知这密昭的内容会是什么,难道庆王的所有计划又将功亏一篑?

“密昭在此,各位大人下跪听旨吧。”周嬷嬷面带鄙夷,略过下首所有人,扬起一卷明黄的绢帛,等待众人行礼。

刘公公偷偷从人群里递过眼色看向叶清,奈何叶清神色不虞,只顾暗暗揣摩事态,没有接收到他的讯息。

刘太监暗自咽下一口唾沫,极度懊悔答应师父接下这份差事,本想在庆王面前露个脸,日后讨些恩典。可事情走向越发复杂,小命似乎有些悬挂荡悠。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地下一大片人直呼万岁,场面一时无两。

“立德兴邦,必在推诚;天子言鼎,惟尔从遵。

陆氏长门,征师四方;生死之命,无惧论悖。

君以明为圣,臣以直为忠;敢贺有其始,亦诺有其终。”

“今特赐金牌一块,以慰陆家世代英灵。”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陆杰与青山易容夹在人群里,高声跪拜。

有了免死金牌,叶清一行人心有暗恨,却也不得其法。

此时,另一众人马也姗姗面来,卫王一身金袍玉蟒被包围在队伍中一路扬鞭急驰。

“卫王也来了...”人群中有人高呼.

“陆家怕是脱险了。”嗡嗡声一片议论。

“卫王驾到,闲杂人等一率回避。”仗义太监前路清扫一干人等。

人群退步三丈,闪出一条空道。

卫王打马而下,急急奔向陆老太君:“老太君受累了。”

因一路急行,卫王话语里带着喘息与愧疚。

“陆氏林玉微拜见卫王殿下。”陆老太君笑着行礼,表示一切安好。周嬷嬷收好密昭默默退步,移身陆太君身后,下跪行礼。

“兵部尚书叶清,参见卫王殿下。”

“太宣殿奴才,刘允子,拜见卫王殿下。”

卫王回身,与叶清打了一个照面:“原来是叶大人领了这份差事。”

“辛苦了,平身吧。”

“谢卫王殿下。”叶清整理好官服,退回一旁。

“刘公公也在?”卫王冷若冰霜,好似此时才发现有这么个人的存在。

“回卫王殿下,奴才奉命前来传旨。”刘太监一个激灵,双手呈上圣旨,急急为自己解释。

“哦……”卫王拉长语音,点了一下头,“刘公公为父皇办差,不辞辛苦,本王要好好奖赏你一番。”

“奴才…奴才能为君分忧,是奴才的本份,不敢居功。”

刘太监俯身跪在卫王下首,半个身子压在地面,惶惶不安。

卫王与庆王向来面和心不和,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今天自己与师父太宣殿御前总管齐仲才触了陆家的霉头,上位者角力,遭殃的往往是他们这些办差的下人。此刻,自己面前的胜利者显然是卫王,师父在宫中也算有些地位,可自己?岌岌可危。

“来人,把这个污蔑朝廷重臣的奴才拖下去杖毙,以儆效尤。”

卫王一声令下,刘太监被人连拖带拽丢出门口,手起刀落,血涌四柱。

那一声饶命还未出口,便一命呜呼。

人群先是惊呼害怕,继而一片欢声高呼,真真大快人心。

“卫王何意?”叶清怒目而视,发出冷冷的质问。

“本王为父分忧,仗杀逆奴。”

“叶大人似乎要为其喊冤?”卫王冷笑,俊逸的面上长眉一挑,不答反问。

“叶清今日奉旨前来收押陆氏一门,王爷这是唱得哪一出?本官只想问个明白而已。”叶清毫无退让,节节而上。

“呵……”

卫王又一声轻笑,“父皇昨日入梦,梦中先帝乘鹤而归,在太心殿,对着父皇一阵语重心长,说李家昔日亏欠陆家一门众多,他年少曾留给陆令公一块金牌,怕得便是后人乱法其行。”

“父皇醒来后,急急召我与三哥进殿,痛陈悔意,誓要长跪太庙,以慰战神陆公英灵。”

“因父皇年迈,故三哥代父行职,固守太庙一载。”

“父皇已欣然应允。”

“事后,三哥迅速传命齐总管前来拦截于你,不曾想老太监因旧年私怨对老太君怀恨在心,只待圣旨一下,罪名坐实,陆家无力回天。”

“天理昭昭,好在有先皇临危托梦,这才保了陆氏一门性命。”

“齐姓奴才陷我李家不义,三哥怒不可竭当场将其斩杀于圣前。”

卫王云淡风清的陈述事件始末,让叶清明白今日大势已去,此计败局而终。

“叶大人今日也受了贱奴之当,三哥已在御前保你性命无虞。”

“圣上英明,下臣愚昧,着了奸人之道,差点陷害忠良,叶清这就回宫领罪。”叶大人痛陈心路,忏愧难当。

“尚书大人年纪轻轻位居高位,难免有所懈怠,缺乏决断。我想有三哥的担保,父皇定会既往不咎。”

卫王恩泽四溢,谆谆教诲,尚书大人洗礼恭听,诚心受领,一场阴谋就这样消声弥耳。

卫王大手一扬,振臂高呼。

“贱奴包藏祸心,害我大唐忠良,圣上仁德,宁自罚其罪,保陆家清白。”

“陆家听喻:奉天承运,门下中书令行,遵先帝遗训,念陆门忠实,唯恐乱纪朝岗。朕任命太子傅尤喆、丞相杨识、卫王李灌、庆王李沂联手彻查广陵将军一案。

“陆氏林玉微,功德章璋,俭以贵德,赐玉如意一枚,以抚臣下。”

礼毕,叶清带着一众人等无功而返。

陆府危机暂告一个段落,百姓拍手叫好。

人群中,青色布衣的少年,用力擦掉喜极而泣的眼泪,青山拍拍他的肩膀两人相视一笑落入人潮……

战王毒爱小蛊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战王毒爱小蛊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战王毒爱小蛊妃

她程越秉承父训一心想与邻村的李秀才过那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成亲当日新郎被杀,自己被人灌了南诏的蛊毒,丢于破庙与受伤昏迷的广陵将军陆唯有了肌肤之亲。两个不相干的人,因为一段相思蛊毒,纠缠了一生。金戈铁马,纵横天下,独爱昔日那一抹牵挂。长安风云,阴谋层层,怎可负你情深不悔?这更像一本将军的恋爱史,不过其中穿插了一场阴谋与家国,爱情与割舍的脚本。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