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曼荼罗 > 正文

曼荼罗无弹窗_曼荼罗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26 20:39:01热度:

《曼荼罗》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哗——哗——”一阵水声突然从寂静的湖面下传来。...

曼荼罗

大泽北面的树木似乎比南面略小,然而却更密更茂,南面藤萝虽盛,毕竟还能看出树木形态,而此处藻葛横生,不仅将树木干裹了个密不透风,连树木之间的缝隙都被缠满,一眼望去宛如丛林中遍布着各种形态的围墙,直耸入云。

稍入树林深处,耀眼的阳光顿失,林间雾霭氤氲,寒气逼人,几步之外的景物就已暗黑难辨,只隐约可见一些阴森的轮廓,虽是白天,却和夜间浑无分别。

几人越过沼泽,继续向北行去。

走了一会儿,步小鸾感到又冷又累,于是几人便在林中升起一团篝火,略为休息。千利紫石一直服侍在小晏身边,暗自垂泪。然而小晏神色安闲,一路与众人谈笑,似乎全然无碍。

相思拾起一捧枯叶,正要添入火堆,却偶然间透过篝火的烟尘,看到小晏手持一根树枝,轻轻拨弄篝火。他俯身的一刻,难以克制的痛苦从他的眉宇间一闪而过,脸上也隐隐罩着一层青气。然而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等他抬起头时,那张苍白的脸看上去又已完美无缺。

相思忍不住问道:“殿下,你……”

千利紫石回头冷冷看了相思一眼,目光中透出几许阴冷的敌意。

小晏似乎陷入沉思,并没有听到她的话。

相思还想说什么,身后的落叶突然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脆响。她一开始以为是虫蛇一类,没有回头,却看到对面步小鸾正惊惶地望着她身后,似乎那里正站着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

相思惊觉回头,一双熟悉的碧绿色眸子顿时跃入眼帘。

那赫然正是伏在曼陀罗肩上的火狐!

就在那一瞬间,相思心中的恐惧、惊讶都随着这双眸子深处的阴翳一起散去,剩下的只有无尽的迷茫,一种宛如不知身之所来、心之所往的迷茫。

她只觉得双眼乃至整个身心都被这两团绿光占据,周围的一切都在这绿色的鬼火照耀下显得黯淡无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转向西南站立,更让她吃惊的是,西南面的丛林角上居然是一块月牙般的小湖。

相思一抬头,发现卓王孙等人就在身旁,也正遥望着那不远处的湖泊。

相思如梦初醒,喃喃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卓王孙眉头微皱,没有答话。步小鸾回头不解地看着她,道:“我们刚才一起追那只火狐狸,追了好远才被引到湖边来的呀,难道姐姐不记得了?”

相思茫然四顾,道:“那,那只火狐到哪里去了?”

步小鸾觉得她的神色有些古怪,偏着头看了她一会,道:“逃走了,我们亲眼看见它逃进湖水里的,扑通一声,到现在都没见上来。”

相思不可置信地摇摇头,突然感到一阵疲惫,再也说不出话来。

杨逸之望着湖水,皱眉道:“它会一直跟着我们。”

“哗——哗——”一阵水声突然从寂静的湖面下传来。

水波推开一圈涟漪,树木倒影顿时凌乱不堪。波纹越扩越大,几乎荡满整个水面,无数水泡从水中澹荡而上。

相思还没有回过神来,一群人已从水中浮了上来。

这群人有男有女,看上去十分年轻,然而却披发文身,皮肤黧黑,突唇暴齿,颧骨高耸,极其丑怪,唯有一双眼睛,明亮异常。他们身材都极度矮小,宛如儿童。

他们似乎是一群土著渔民,身上却没有带着任何捕鱼的工具,整个身子都潜在水下,只露出一双碧绿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不远处的陌生人,神色看起来却并不友好。然而,无论如何,此时看到水中出来的既不是怪兽也不是火狐,的确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双方对峙片刻,杨逸之上前一步,骈指当胸画了半道弧。

那群渔民默然不语,过了一会,一个看上去略为年长的拨开众人,游到岸边,也向他回画了道半弧,似乎是在回应。其他渔民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冒出个头来。然而,他们似乎远不及无綮国民好客,仍远远浮在水面,疑惑地望着来人,似乎只要略有惊动就会立刻潜入水中逃走。

杨逸之和那个游到岸边的人交谈了片刻,回头道:“相思姑娘,借你的珠宝一用。”

相思似乎没有听明白:“珠宝?”

杨逸之点头道:“这些喜舍国人逐水而居,生性多疑,却极为贪财好利,他们极为喜爱明亮晶莹之物,甚至胜于生命。如果外来客人不以贵重珠宝为见面礼,很难获许进入其领地。”

世人多贪利,倒不出相思的意料。只是她性文质朴,不喜珠宝之物,身上并没有喜舍国人想要之物,听杨逸之所言,不由大感为难。

千利紫石伸手从发髻上解下一枚明珠,递给相思道:“相思姑娘妙相天成,自不必以俗物污其丽质。紫石这点浊物,还请姑娘代为转交给杨盟主。”

相思脸色微红,将明珠接过,递给杨逸之。那粒明珠浑圆乌黑,足有龙眼大小,阳光之下乌光流转,闪烁不定,虽只一粒,却已是价值连城。

杨逸之摇摇头道:“千利姑娘的珠宝虽然珍贵,无奈这群喜舍国人虽然好利,却并不识货,他们只要是七彩透明、光华粲然之物就认作稀世之珍,而且一味求数,恨不得每人都分得许多,千利姑娘这枚墨色珍珠,只怕在他们眼中只被枉被认作顽石。”

相思道:“仓促之间,到哪里去找那么多七彩透明之物?”

杨逸之望着那群喜舍人,皱眉不语。

卓王孙淡淡道:“一群荒野刁民,何足纠缠。”

相思错愕道:“难道先生想硬闯过去?”

卓王孙淡然道:“世间一切,无不是路。”

小晏道:“若这些喜舍国人不肯让开,卓先生又当怎样?”

卓王孙道:“他亦是路。”

小晏将目光从湖水深处收回,缓缓道:“深山野民,与世无争,卓先生何必痛下杀手?”

卓王孙冷冷道:“拦路索财,无异行劫。如此凶顽愚钝之民留之何用?”

小晏摇头道:“他们心中贪念与生俱来,天性使然,并非出于恶意,虽然过于执著,然而天下何人无执?我等六人,不远千里涉此蛮瘴之地,心中何尝不是各存一念之执?同样是执,又何分贵贱?何况他们喜好之物,在先生眼中一文不值,却是此地罕见之珍,绝难找到。这些人世代积攒,也不过数粒,这些喜舍国人日夜受贪欲煎熬,已是天降之罚,你我若出吹灰之力,代其寻找,就能将很多人暂时从痛苦中解脱,又何乐不为?”

卓王孙淡淡一笑道:“原来殿下已有解决之法。”

小晏回头看了看水中的村民,他们似乎听到众人的争执,更为惧怕,全身都隐没水中,而水面上一双眼睛,却直盯着前方,露出贪婪之色,似乎既要逃走,却又舍不下来人的礼物,神色极为痛苦。

小晏叹息一声,不忍再看。

相思疑惑地道:“这里丛林绵延千里,连岩石都极少见到,殿下去哪里找他们要的珠宝?”

小晏微微一笑:“树脂。”

相思抬头望去,林间果然有不少松树,苍老的树干黑皮龟裂,挂着一些明黄色的垂脂。然而那些树脂在林间受湿气蒸熏,已显得光华黯淡,何况树脂本只一色,又哪里来的七彩透明?

相思正待再问,小晏袍袖一拂,数道寒光猝起,直向松树枝干而去,恍惚间,只见一团碗口大的淡紫光幕在林间穿梭,宛如穿花紫蝶,在每一处花枝上略作栖息,又已回到他手上。

小晏双掌在胸前抱圆,将紫雾围拢掌心。紫气在他双掌之间飞速旋转,越来越快,渐渐传出噼噼啪啪的轻响,宛如气团里面有什么东西正被高温灼烤爆裂。

而那团紫雾的外层,寒光闪烁,似乎笼罩着一层薄冰。寒气从他衣袖间散出,渐渐扩大,在紫光之外形成一团硕大的冰雾,氤氲流转,将小晏的身体笼罩其中。

就在冰火交替淬炼之下,紫光之内渐渐透出几道虹彩般的光华,似乎有很多细小的亮点在隐隐闪耀。小晏手腕一沉,一声脆响传来,先是那团外层的白光似乎春冰初化一般从当中裂开一道极细的裂痕,迅速扩散,整个裂为碎屑,而那团紫光却从他掌心腾空而起,一面上升,一面迅速膨胀。眼看已膨胀到云彩大小,就止住上升之势,在空中一顿,颤抖了几次,突然凌空爆散。

半空如散开一朵千层紫莲,缓缓飘散,由浓而淡,由淡而无。

数百粒晶莹彩光从紫云间纷扬落下,宛如下了一场七色珠雨。

小晏一抬手,那场珠雨像沙漏中的流沙一般,无声地向他袖中汇聚,片刻之间已被全数收入袖中。千利紫石双手托出半幅织锦,守候在一旁。小晏袍袖微拂,织锦上已多了一堆七彩碎珠,在阳光下不住滚动。

小晏对杨逸之道:“这些碎石,就请盟主代为转赠喜舍国人。”

杨逸之微微颔首,接过织锦向湖边走去。湖中的喜舍国人个个眼露贪婪之光,直勾勾地盯着杨逸之手上那包碎石,似乎已忘记了害怕。

杨逸之一面做着刚才那个画圆的手势,一面将锦帕递给领头人。那人发出一声狂喜的尖叫,劈手夺了过去。杨逸之低声说了几句土语,那群渔民面露喜色,向湖边游来,他们水性出奇之高,在水中宛如泥鳅一般,穿梭几次,就已爬上了湖岸。

那些人喜极高呼,将那包碎石不停传阅着,每个人拿在手上,都贴于胸口,抚摩良久,才肯交给旁人。然而他们似乎对来客仍心有忌惮,不敢太过接近,只排成一行向西南面丛林中行去,不时回过头看诸人一眼,似乎是在带路。

喜舍人的村落与无綮国民大相径庭。他们沿着湖岸用原木建起低矮的房屋,圆顶,方墙,靠近地基的地方多半用碎石砌成一个大池,其中注满清水,将木屋的一大半都泡在水中。

这样的屋子村落中不过五六间,彼此相隔甚远,加上地形曲折,有时几乎要走上将近一个时辰的路程。

每间房屋都十分宽大,每间能容几十人同时居住,每一姓家族就居住在同一间大屋里,数世同堂。每当添丁增口,房屋不够时,就靠着原来的木屋再搭建一块出去,再将墙打通,就这样代代扩建,从不分家。

眼见天色又晚,杨逸之向喜舍人借宿,喜舍人虽然面露难色,终究还是答应了,只是要让他们两人一组,在村中诸姓人家的大屋中分别留宿。

入乡随俗,几人便分别跟着各姓村民回到屋中。杨逸之借宿于村长之家;卓王孙、步小鸾借宿于村北鲲姓人家;小晏和千利紫石则在村南鳙家,相思则随一个小女孩来到村东鲤家。

相思跟着女孩涉水入屋,只见屋内湿气极重,桌椅都浸在水中,半浮半沉,桌面上没有放任何东西,却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木桶、葫芦漂在水上,里面储存着熟食、米酒和水果一类,任何人只要随手一伸,就能捞过一桶来大快朵颐,看来这群喜舍国民虽然贪财吝啬,在吃食上却还算大方。

房间很大,中间没有墙门隔开,只有一些柱子支撑着,为了防止柱子被水浸泡腐朽,柱子底部涂着一种鲜红的油漆状物质。屋内没有床,只在大屋的北角停着许多独木舟,用人臂粗的藤萝彼此连接起来。

这些独木舟统统是由几人合抱的大树从中纵劈两半,再挖开一个可容一人的深坑制成,这正是喜舍人夜晚休息之处。有的仅容一人侧卧,有的略大,可容两人栖身,看来就是夫妻的婚床了。那些婚床也和普通的木床连在一起,看来喜舍人已惯于合居,并无隐私之念。

喜舍人个头极矮,而所用的木材却又显得巨大异常,远看上去十分滑稽,仿佛水獭在横倒的树木上钻出一个栖身的小洞,又仿佛古人厚葬时三棺三椁的巨型棺木。

那个女孩领着相思到了屋角的一张船床上,并递给她一个由螺蛳壳制成的灯台,里面盛着半盒贝油。点燃贝灯,相思才发觉眼前的这张船床居然做得极为精致。床身上刻画着种种花纹,多半都是鱼龙水藻一类,厚厚的床壁上还挖着许多小槽,陈放着一些食物、工具和贝壳等饰品,床坑中铺着一层厚厚的干苔藓,看上去十分舒适。

船身只比水面略高,右面挖出一小块凹槽,用木钉钉着十余根绿色的细绳。仔细一看,绳的那头正系着好些木桶、葫芦,看来只要躺在床上伸手一拉,美食美酒就自动到了嘴边。

相思一时兴起,四面寻找,却发现左面船壁上竟也穿着一条红色的丝线,却比右边的绿绳细了好多,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觉,而且红绳那头并没有系着东西,一直没入水中,却不知道何用。

相思欲将红线拉起来,却发现它似乎被钉死在船床之下,刚要寻找其源头所在,只听一个中年男子在屋中高喊了一声,其他喜舍人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涉水向船床走来。

相思以为自己拉动红线惹起主人不快,正要道歉,却见那些喜舍人似乎并没有看她,一个个径直走到床前,翻身进了木船里。他们刚一躺下,就伸手拉过水中的木桶,仰面吃喝起来。一时间,近百人一起动口,咀嚼饮食之声不绝于耳,颇为好笑。

相思听了一会,也不由食指大动,正要也拉过一些食物来和主人随喜,那个中年人又一声高喊,四面响起一片将木桶放回水中的扑通声,紧接着每个船床上的油灯都被吹灭了,只片刻,房中就已毫无声息,似乎那群喜舍人已然睡熟了。

相思只得打消了宵夜的念头,拉过软软的苔藓被子盖在身上,虽然树坑显得有些小,但却十分舒适,蜷起腿来也可以美美睡上一觉,聊慰多日的疲劳。

正在这时,她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水响。

相思一惊,坐了起来,却看见千利紫石站在面前。她神色憔悴,两眼红肿,似乎刚刚哭过。

相思惊道:“紫石小姐,你为什么在这里?”

千利紫石声音嘶哑,道:“紫石有一件急事,要请相思姑娘帮忙,去晚了只怕就来不及了。”

相思道:“到底什么事?殿下知道么?”

千利紫石摇头道:“此事纯粹是紫石个人所托,并未告诉少主人。姑娘不必多问,去了自然就知道了。”言罢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就往外走。

相思一面起身,一面道:“紫石小姐请轻一些,不要惊扰主人。”

千利紫石回过头来,冷冷看了她一眼,道:“相思姑娘不知道么,他们是听不到的。喜舍人一旦睡着,就算你拆了这间房子,也不会醒来。”

曼荼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曼荼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曼荼罗

是命运的放逐,还是自我的贬谪?遭天之妒,寂寞于一隅。她枉拥匹敌神明的力量,倾国倾城的容颜,却主宰不了沉浮不定的命运,和自己那颗追求无限力量而不得安宁的心灵。于是,她离开了。在永世轮转的曼荼罗阵中,她那颗抗拒天地的心平息下来,犹如一株在荒原上寂寞绽放的牡丹……云裳如花,风华绝代。这是牡丹的繁华,也是牡丹的寂寞。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