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青春如此 > 正文

青春如此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2 6:43:15热度:

《青春如此》是一本剧情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那个电话就像美丽圣洁的樱花瓣被人摘落的那一瞬间,碎了一地,也滴碎了我的心。...

青春如此

二零零六年三月,春。

阳光初照,有微微的暖意,包围着春天的气息。春意初泄,百花蓓蕾绽放,清新动人。冰雪融化,零零落落的雪水,晶莹剔透,绿草嫩芽吞食着晶莹的雪水,春风拂过,绿草成荫。

咸阳国中的樱花又到了开放的季节,它们肆意在属于它们的季节里驰骋奔扬。嫩芽悄悄探出头看着外面有些暖意的世界,接着告诉所有的花蕾,一起感受着初春的温暖,接着尽情绽放它们的芬芳。我看着那些徐徐绽放的花蕾,虽是点点的花瓣,但是已经足够芬芳整个花园了。

看看它们,我就笑了。

它们是这个春天里最幸福的花朵。

我也是这个季节里最幸福的人。

我想,我很幸福。

我和展胜明就像热恋中的两口子一样,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感受着美好的恋爱时光。但是我也没有放弃我的学习时间,以及和毛敏、暮雪在一起的时间,我们的学习都在直线飙升,那是我们努力的目标。还有周克华他们也还是一样地以各种角色出现在我的身边。那段时间,不管是姐妹,还是恋人,还是哥们,我都都很好。

所以,我很幸福。

但是,幸福只是我觉得,觉得我幸福。

在我们的成绩都在不断飙升的时候,展胜明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地差,我给他补过课,但是他根本就听不进去。上课的时候他总是在睡觉,但依旧笑得没心没肺。

也许,他觉得这样的生活,对他而言,就是一种无言的幸福。

但是在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的幸福里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溜走了,失去了它,我的幸福也将会失去原来的颜色,不再灿烂辉煌。

曾经在一本书上看过一句话:只有身边的人都幸福,才会是真正的幸福。

在那一刻,我是真切地感受到了。

因为在我觉得我幸福的时候,陆自莉,那个我一直疼爱的女孩,她失恋了。

她的幽怨和哭声就像一把刀一样直直地戳着我,我感到那有些痛,不见血的痛。

“小肖,他不要我了,就像颜文一样不要我了。”她抱着我,我也抱着她。

我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一次又一次地陷入情网,而她的每一次哭泣似乎都是因为所谓的爱情。犹然记得不多久的时候她的生日的时候她还抱着我跟我说,“小肖,你看,这是他送我的音乐盒,我真的很喜欢。”她说着就笑了,那样的笑容要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如今,不过多久,她一样抱着我,拿着那个让她幸福的音乐盒,用相反的心情哭倒在我的怀里,我不知道那个男生怎么忍心她这样的哭泣。

“自莉,乖,他不要你,姐姐我还要你啊,还有毛敏,还有陆琪啊,还有那些每一个疼爱你的人,我们都要你,没有了他,你一样很幸福。”

“小肖,我真的难受,我以为他会真的对我好的。”

“傻小妹,那只是你以为嘛。不要哭了,临近六月,你要好好上学,为自己的将来打算,知道吗?现在那些,不算什么的。”

“呜呜……”她终于放声在我的怀里哭起来。我的衣服一点点冰凉,我知道那是她的泪水。

“小肖,那你和展胜明呢?你们有未来吗?”我听到幽幽的声音传来,很低很低,但是我听得真切。

我猛然一震,我会跟别人说那么美好的话,可是我自己呢?我们有未来吗?未来那么长,我们真的可以走过去吗?

那一次,我没有回答她,不是我不敢确定,而是我没有勇气确定。哪怕我计划好了一辈子,但是那个计划里的人是否想要和我执行这个计划呢?那是一个未知的未知数。

菱和他的男朋友正式分了手,她把那个曾经代表了幸福的音乐盒还给了他。同时听闻,孔玲艳也和他男朋友分手了,我看着她的表情有些落寞,心底的心疼在心间蠢蠢欲动。但是,我知道我们回不去了,不管怎么样,一条沟壑,恐怕一辈子也填不上了。

随后,我们班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素闻,新来的那个女生是洛月和张洋的同学,但是同学里却是分很多种,她们就属于那种水火不容的同学。

那个女生叫梁雅,一个气势汹汹的女生。

张洋是一个暴脾气的女生,这一点我很了解。

那天中午,我们都坐在班上里看着自己的书,也许是中考的气氛压抑得大家都很勤奋,班上里也不再有以前那般吵闹了。

“他妈的,哪些没有爹教的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说我是笑得像烂柿子,你算什么,就是一个没爹教的。”那是梁雅的声音。她很愤怒地骂着,不知道是针对谁而言。

我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昨天晚上,我和洛月还有张洋及几个人在外面谈得很开心,但是一到梁雅接近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不笑了,我们班的女生似乎都不太喜欢她,她的脾气很怪,人也很怪。等她走了,我们又重新说起好玩的事情,还在那儿说“你看你,刚刚笑得像烂柿子,现在怎么不笑了?”我不知道是不是那句话引起了误会,还是有人在中间挑唆了,反正她说的那一句话我就是觉得很不爽。没爹爹的人,那会是自己一辈子最痛的话题,也最不愿提及的话题,她竟然这样说出口。

“你说谁没爹教啊?”我猛然抬起头来,那是张洋。她跑到她那儿怒视着她。

“就说你呢,没教养的。”

“你才没教养你。”

“你没爹教的。”

“你才是。”

……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谁也不会放过谁。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有人试图拉开她们,但是被激怒的狮子又岂是轻易就能拉开的。看着那些混在一起的人,好像打起来了。我一向不太喜欢那样的场景,如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啊……”突然有人尖叫了起来。我匆忙看过去,那是血,很多的血,接着就看到有人扶着梁雅出去了,凡是她经过的地方都会滴下殷红的鲜血,看着那些鲜血,我突然觉得很恶心,但还是跑了过去,我想知道张洋怎么样了。我刚过去就看到洛月扶着张洋出来了,她的脸色惨白。

“她怎么了?”我着急地问道。

“她被踢了一脚。”洛月也很着急。

“那扶她去医务室吧。”

“好。”

我们刚要走,就听到一个同学的声音。

“听闻梁雅是我们学校校霸的妹妹,我想这次张洋是死定了。”我听到这儿,心里“咯噔”了一下,那种不安迅速传遍全身,原来她竟那样的不俗,难怪会那么嚣张。

“不用怕,我们是他的干妹妹,他一向处事公正,不会怪我们的。”洛月淡淡地说。

她的话更是擂到了我,原来,她们都那么不简单。

之后我们去了医务室,后来张洋的妈妈来了之后,我就回来了。我始终跟他们不是一路的人。

我回到班上以后,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听闻讲师来过了,行政处的人也来过了,我们因为是跟事情有关的人,还写了报告。

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张洋回家疗养了几天,梁雅也去医院住院了几天,学校也没有追究什么,那个同学所谓的校霸也没有来过,似乎一切都那么顺利地解决了。我们班也因为这一架再一次地响遍全校。

只是那一串长长的血迹,狠狠地烙在了我的心里。我想起了展胜明,他也是那个世界的人,那个我融不进去的世界。我一直以为,我会试着接受,接受那样纷乱复杂的世界,但是直到真正地存在了,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走不进去,一直都进不去他的世界。

但是,我却懦弱地不愿去承认。

懦弱地继续着我以为的幸福。

二零零六年四月,还是春。

这时候的樱花已经满园盛开了,一簇簇,其华灼灼。在中考早前的几个月里,压力总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尽管有那么一些解闷的人,但是我还是觉得寂寞,觉得烦闷。这样的时候,我就会去花园里坐坐,看着那一簇簇的樱花,淡淡的幽香飘入鼻尖,流进心里,真是沁人心脾。

我用手一点点地触摸着那多多洁白的花,感受着樱花瓣上的一点点冰凉,奇异的感觉传遍全身。这样的感觉只适合自己欣赏,不适合和人分享。

那个春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家里的电话。

那个电话就像美丽圣洁的樱花瓣被人摘落的那一瞬间,碎了一地,也滴碎了我的心。

“娜娜,你两个哥哥要去当兵了。”电话是打到我们导师的手机上的,这是妈妈说的第一句话。

我感觉到妈妈的话音有些颤抖,但却没有哭泣的声音。但是我似乎听到我的心在一点点地崩溃。当兵,在别人眼中,多么自豪的一件事情,但是在我16岁的心里,那是无情的离别,就像爸爸好不声息的离开一样,让人痛彻心扉。

“为什么呀?他们不是做得好好的吗?”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也有些颤抖。是的,我觉得他们一直做得挺好的,虽然大哥有时候总是惹妈妈生气,虽然大哥总是欺负我,即使二哥为了他所谓的自由放弃了他的学业,但是他在家的时候一直都很听话,虽然我总是和他们吵架,但是我心甘情愿。

“是你二叔,今年沪城招兵,你二叔给他们争取了两个名额,你也知道你哥哥的脾气不好,你二哥又不懂事,所以想要让他们去部队历练一下。”妈妈的声音很轻,她越说越轻松,像是真的是一件好事,也像是在欺骗自己。

“可是,可是,妈,当兵,那是很危险的啊。”我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忧虑,我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不会的,他们去的不远,就在彩云之南红河州,不会有事的。”

“那好吧。”我妥协了。因为我突然意识到,我只是一个孩子,他们的决定不是我一个孩子可以改变的。不过也幸好我拖妥协了,因为在几年后,哥哥们也确实证明了那一点,他们是我的骄傲,是妈妈的骄傲,是我们一家人骄傲。

“他们走的时候,要从沪离开,我们会下来看你的。”

“嗯。”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我有些恍惚地走回班上,这是算计好了的吧?算计好我和妈妈从此真的只能相依为命了。

大家都看出了我的不对劲,但是我谁也不想说,包括毛敏,包括暮雪,包括展胜明。

我不想说,真的不想说。

几天后,妈妈如约而至。

她给导师请了假就带着我离开了。

青春如此

青春太短,你好难忘。我在青春年少的时节爱上了陆涛,此后他成为了我一生中最大的笑话。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