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锦瑟治 > 正文

锦瑟治第6章叫花子堵门

发布时间:2020/1/30 0:51:34热度:

《锦瑟治》是文笔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成碧小姐讲完之后,我便慢条斯理地讲述起来,从这些四处流窜的乞丐的成因讲到历史上出现的丐帮,还有这些人在城市中的利弊分析等...

锦瑟治

“老爷,小姐昨日感觉头痛,我陪小姐去了一趟唐氏医馆!”趁着谭须年高兴,我赶紧提起话头。

成碧小姐立刻接着说道:“是啊,爹爹。女儿昨日去医馆去问了病情,见那医馆之中秩序井然,百姓们对唐大夫的医术无不交口称赞。女儿想,像唐及先生这样的医术仁心,郸城府百姓都交口称赞,爹爹定当多多弘扬才是!”

谭须年拈起稀疏的胡须郑重地点点头:“唐家世代在此地行医,的确是有大功德!本府十分欣赏唐家之作为,为官者当造福一方,为医者当治病救人嘛!”

谈到治下的唐家,谭须年略微打起了官腔。

老爷似乎对唐家的兴趣不大,我必须暗中加把劲。等他爷的话音落下,便接着说:“老爷,锦心听说皇宫里有专门的御医和专门负责采购药材的部门,可是真有?”

谭须年诧异地望着我,回答:“皇宫里自然是有专属的御医和用药制度,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郑重其事地建议道:“锦心是觉得,既然皇宫里有专为皇上看病的御医,也有专门采办供应的药材,那咱们郸城这里也不妨效仿,让那些医术高超、价格公道者得到官府的保举和推荐,老爷觉得这样可好啊?”

谭须年被我这几句话说得愣住,他想不到从我嘴里突然说出这样的奇想,为怕谭须年对我的身份起疑心,我急忙解释:“老爷,锦心是随便乱想的,老爷觉得不对也不要骂锦心!”

“是啊,爹爹,锦心一向有口无心,她说错了您可不要生气!女儿也觉得,唐家在爹爹的治下又规矩守法、深得百姓的爱戴,对我们家也很尽心,若是爹爹能对唐家在郸承府的贡献进行嘉奖,必然也是一段佳话!”成碧小姐也在旁边吹风点火。

“对呀,小姐说的极是。历史佳话可是名垂青史呢,就像那古书里说的‘刘备三顾草庐’,不就是一段佳话吗?”

借着谭须年刚刚读完的《出师表》,我生拉硬扯地找着话题,其实不过是为了让谭知府移驾到唐氏医馆的那条街上去参观一下。

就是这句话起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历史佳话这一说法让谭须年十分兴奋,他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冠,脸上浮起一片向往之色。

“成碧,你和锦心这么一提,为父也觉得应该以知府之名赐给唐家一块匾额,上面写‘妙手仁心’几个大字,再落个款儿底和时间,隆重送出去,以彰显我谭某赏罚有度、管理有方!”谭须年似乎开了窍,从书桌的椅子上转出来。

“老爷,心动不如行动!不如,今日,我和小姐就一起陪老爷到唐氏医馆附近去看看,您亲眼见过了那里的情况,到时候再送匾额奖赏岂不是更有说服力吗?”见时机成熟,我赶紧在一边催促。

“现在就去吗?”谭须年自言自语,“也好,择日不如撞日”。

“爹爹若是无事,女儿愿意陪爹爹走一圈,当是陪爹爹散心了!”谭成碧不愧是小姐,拿出一副娇羞小女儿的态度,挽住了谭须年的胳膊,硬是把还踌躇不定的谭老爷牵出了书房。

我跟在成碧小姐和谭老爷的后面,还不忘继续马腿儿一句:“老爷微服上街体验民情民风,也是一桩美谈!”

三人出了后园角门,谭须年虽然着了便装,商家、店主还是认出他,纷纷鞠躬行礼地打招呼,谭须年满面含笑、步履轻快,心满意足地颔首而过。

“老爷,郸城百姓对您很是敬仰,您在他们眼中就是郸城府的青天了。”

“惭愧,惭愧哪!”

行了一段路,前面还有几十米就到了唐氏医馆。

医馆前面围着一圈人:“呀!老爷、小姐,你们快看,那医馆前面好像围了许多人,我们还是不要靠的太近了,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谭须年虽然迂腐、书呆了些,但的确是个心系百姓的好官,听说前面围了许多人,无意中加快了脚步,大有一探究竟的意思。

待来到唐氏医馆的门前,发现医馆被十几个叫花子围着,有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还有一位破衣烂衫的妇女,剩下的都是男子,他们十几人正围着医馆大喊大嚷。

“唐大夫,我们那里有个老头快没气了,你快到城南破庙里去看看!”

“唐大夫,你是菩萨心肠、活佛转世,你若不救他,他就死了!”

“是呀,我们虽然没钱,可好歹是条人命啊!”

这便是我让两可特地到城南破庙附近去雇佣来的叫花子,瞧那一个个的扮相都太正统了,连那妇人都露着半个膀子在外边,黑漆漆的皮肤像是爬满了蚂蚁似的。

几人这一喊,出来进去的病人们都被惊扰了,唐及连正经的病人还看不过来,哪里有功夫出来管这些叫花子呀!

我琢磨着,我们没来之前,几个人已经在这里喊了一阵子了,这会子劲头已经没那么大、嗓子也喊得有些嘶哑!

“我说你们几位,快别在医馆门前胡闹了,这里边来来往往的都是病人。别说唐大夫忙的根本没时间,就是有时间也不可能跑到城南破庙去给叫花子看病啊?”

有人看不过眼,便出来劝说,让他们赶紧到别处去,别挡着医馆门口闹事。

“果然是世道变了,人命不如草啊——钱没权的叫花子连蝼蚁都不如啊!”叫花子里忽然有一个人声调古怪地高声唱起来:

“世人都道神仙好,唯有金钱忘不了,金钱再好也没用,两腿一蹬撒手去,西天路上你再瞧,穷富贵贱谁知道——叫花子有病没人看,生死富贵全在天,人人都道唐家好,我看唐家虚名高……”

这个叫花子嗓门又亮、又会两手弹唱,坐在唐氏门前竟跟卖唱赶场似的不慌不忙、抑扬顿挫地说唱起来。

看时机差不多,我赶紧向成碧小姐和谭须年请示:“老爷,不如我进去看看吧,莫让这群叫花子惹出什么事!”

谭老爷毕竟是知府,此刻不方便出面说话,小姐更是如此,不能当着这么多人出面,只能由我去查看。

谭老爷点头:“你速去找唐及,让他设法将这些人弄走,这样堵在门口有伤民情风化!”

“是!”我求之不得,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台阶。

宏伟计划的实施

腾腾跑进医馆里面,进门赶紧朝两边观瞧,在一道窄窄的旁门内侧,两可忽然跳出来:“锦心,你怎么这么半天才来呀?我都快等急了,你在门口看见那些叫花子了吗?他们咋样?”

我连连点头,“不错不错,他们的表演好的很!你现在快把东西交给我,速速回府吧!”

两可把手里提着的几包药草塞给我,“那我走了!”

两可从另外的一处偏门走出去,我又在医馆避人的角落耽搁了一会子,才拿着几包草药重新走出来。

我急匆匆跑下台阶,顾不上跟谭老爷和成碧小姐打招呼,直接走到那群叫花子面前,开口说道:“几位不要喊了,这里有止痛化瘀、消肿活血的草药,是唐大夫开的。这里每天排号的病人少说也有百八十,唐大夫实在走不开,不过,你们刚才说的病症唐大夫都知道了,所以开了这些方子、嘱托我亲自拿了药给你们,你们速速回去吧,若再在医馆门口闹事,唐家可就报官了!”

几人见我拿着药出来,立刻不喊不闹了,呼啦一下围上来。

“拿了药和钱赶快离开,莫要将此事说出去,否则赶你们出城!”我把药草包交给其中一名领头的男子,并低声威吓。

“姑娘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道理我们都懂!姑娘以后有差遣,随时欢迎到南城破庙找我们!”那领头的花子十分谨慎,往周边看了看,又朝身边的几个人一使眼色,叫花子们立刻齐膝下跪,在我面前“砰砰”磕了几个响头。

“唐大夫果然是活菩萨!”

“唐大夫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啊!”

一边说着,一边千恩万谢地拿着几包草药离开了,有其中两个草药包里裹着满满的两贯铜钱,足够他们吃喝一阵子了。

办完这件事,医馆门前立刻恢复了平静。

待回到谭老爷身边,我十分感概地回话:“老爷,唐大夫太忙了,今天下午光排队等着看病的病人就有二十七个,见我进去,他才抓了我的差,让把药带出来给这些叫花子。听说是一个老花子被人打了,筋骨受了损伤,不太严重!”

谭须年点头:“唐家果然是仁心仁术,堪比扁鹊华佗!”

医馆来往进出的人很多,我和小姐又陪着谭老爷在医馆门前站了一会, 并借着机会把街上的这些药铺向老爷做了介绍。

回府的路上,我故意叹息道:“虽说皇上治国有方,可各地还是有许多乞丐流民啊,他们一旦生病就只能等死了!”

老爷似是对刚刚发生的事情所触动,一直沉默不语地想心事。

一天平安无事。

第二天傍晚时分,在街上巡逻的差役报告,说在城南的破庙里发现了两具尸首,衣衫破损、身体柴瘦,是两名身份不明的乞丐,但不像是被恶人所杀,应是病饿交困而死的。

小姐得知这个消息很吃惊:“你不是刚刚给了他们两袋铜钱?怎么还会有人饿死呢?”

我摇摇头,道:“小姐以为叫花子都是个人人靠别人施舍度日的吗?你不知,他们内部也是和我们一样,分为好几个等级。一群花子的头目有三两个,都是不乞讨的。真正上街乞讨的那些,每日却要交份子钱,若讨不够例钱就要挨饿、挨打。而一旦有人生了重病就会立刻被抛弃掉,不会被医治。所以,即便我们施舍了钱财给他们,也是没用的。他们是花子,死亡和饥饿就是宿命;就像我,生在贫苦人家,只有给人当丫头的命啦!”

小姐看着我,想了半天,叹口气道:“爹爹恐怕不知道这些的!你呀,别整天在我面前丫头丫头的,我看你自从摔坏了脑袋,倒比从前更不像丫头了。”

我嘿嘿干笑两声,赶紧将话题扯开。

不过,老爷对这间不大不小的事情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这无形中让我的计划实施的更加顺利。

晚饭之后,谭老爷找到我和小姐,似是闲聊又似是征询看法。

“成碧啊,今日那两名花子之死你可有看法啊?”谭须年开口问成碧小姐,因为儿子不争气,谭知府有时会让自己的女儿帮他出谋划策,而之前我也偶尔参与讨论!“锦心,你有话也可以讲!”谭老爷没忘了站在旁边的我。

我当然要讲,不但要讲,而且还要大讲特讲好好讲,这可是关乎挣钱大计呀!

谭成碧的话不多,不过是讲了一点灾民流徙和防止他们械斗生事的常识,谭须年点点头,这些都是每一任、每一处地方官府必须要做的,官府对流徙的灾民以及由此引发的大量乞丐的唯一策略就是堵截、驱赶,实在驱赶不了就将他们赶到一个狭小的区域里去,不准他们到处流窜。

当然,我也听说过特殊的案例,就是有些地方官为了消灭这些乞丐、美化自己的政绩,会将那些不幸窜入城中心的乞丐全部抓起来,或者投入大牢、或者让他们充当苦工去挖沙、开石等等,更有甚者直接集中屠杀,这些都是历史上有过的。

成碧小姐讲完之后,我便慢条斯理地讲述起来,从这些四处流窜的乞丐的成因讲到历史上出现的丐帮,还有这些人在城市中的利弊分析等等,听得谭须年和成碧小姐都有些吃惊,他们想不到我滔滔不绝说了这么一大套的东西,而且句句都不是信口胡说,皆是有根有据、引经据典。

“想不到,锦心竟有如此的见识和慧根,真是让本府刮目相看!”谭须年最后抚掌而起。

“老爷高抬锦心了,不过是跟着小姐陪读,又有老爷的教诲,锦心常居幽兰之室难免身染花香罢了!”

谭须年对我的谦逊也很赞赏,微笑着朝我点点头,又问:

“那,若依你的见解,如何能避免这些人因病饿等缘由枉死街头啊,可有什么办法治理?”

“老爷,锦心倒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说出来老爷不要见笑!”我依然十分谦卑,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因得意露了马脚。

“你讲!”谭须年竖起耳朵,神情十分认真地听着。

我便将自己的计划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最后又强调说:

“老爷,我们这么做上是效仿皇宫的治理办法,下是让利于百姓、服务于人民,如果我们依托唐氏药馆,建立起官府采购药材的制度,就可以由官府指导药品价格,并由官府把那些没有钱看病、没有钱吃药的贫弱人群照管起来,就像今天的唐氏医馆一样,可以免费给他们派发医药。这件事唐及能做,老爷您更能做,而且一定比唐及做的更好,更制度化,更让百姓称道。到时候,整个郸城府的人都会对老爷交口称赞,这是上至朝廷下到黎民的一种创举,不但利民惠民,而且还能让官府的税赋有所增加,是有百利无一害的重大举措,老爷以为如何?”

听我侃侃而谈,呱啦呱啦说了约有半个时辰,好不容易才停住,成碧拽着我的衣袖,惊讶起来:“锦心,你这满脑子的奇怪想法都是怎么来的?”

“很简单,动脑筋想出来的呗!”

其实,我对谭老爷说的这些的确很简单,这就是现在意义上的一种政府采购制度,只不过,我的真实目的可不是为了利民惠民、服务百姓,而是为了挣钱!

显然,这一伟大设想得到了谭须年的认同,他觉得这个想法的确一举两得,不但让官府得利,还能取信于民、让利于民,实在是天大的好事!

“锦心,这件事一定要办!我看,不如就让少迁负责操办此事吧,背后由你出谋划策辅助他,再让府里的管家和师爷配合你们!”

我向谭老爷保证,只要官府出具的文书公碟等手续办好,这件事的促成绝不会要谭府出钱,也不需要官府出一分钱。

谭老爷将这件大事的操办实权交给了自己的儿子谭少迁,同时他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对少迁多用心,让他能成大器!

锦瑟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锦瑟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锦瑟治

一个没有武功没有异能没有银子没有美貌的小丫头,穿越回古代能做什么?想挣钱,一不小心就成了某人的合伙人?要自由,一不小心就成为逃婚一族?爱帅哥,一不小心就沾惹了一身血债?……且看谭锦心一波三折的穿越生活。本文风格轻松、活泼,男主为忠犬型。新书《乱世红颜劫》已经发布,请各位读者亲多支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